邊境之城,魔殿使徒

種狀態中,脫離出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目光閃爍,陷入沉思。那少女,究竟是何人?!他的心中,升起一縷警惕,隱隱感覺到,自己彷彿惹到了一個巨大的麻煩!“周老。”武天行將心中的疑惑壓製,看向門口處,沉聲喊了一句。"閣主。"一名眸光陰翳的白鬍須老者,身軀挺拔,麵若刀削斧鑿般棱角分明,聲音沙啞。“盯著那個丫頭,有任何情況立刻通知我。"武天行目光陰冷,語氣低沉,透出一抹寒意。說完,他便是拿出一道傳音令符......-

"少主......"

葉漠輕歎一聲,旋即伸出右臂,搭在了葉塵虛的後背之上,勸慰道:

"您擁有著太昊神體,更是得到了祖劍的認可,成就帝位隻是早晚的事情,屆時......區區薑家,不過是彈指可滅!”

聞言,葉塵虛咬了咬牙,旋即猛地點頭,眸中卻是隱隱蘊含著一股驚天戰意。

她一定會變強,親手將那薑家覆滅,為葉家報仇雪恨!

"走吧。"

葉漠搖了搖頭,帶著葉塵虛,直接便是再度浮空而起.......向著遠方的天際飛掠而去。

.............................

玄州邊界的一方城池中,人群喧囂不斷,熱鬨非凡,好似在舉辦著什麼盛會般。

數十名身襲黑袍的魔殿使徒維持著秩序,每一位的修為都是達到了尊者境的層次,氣息強大無比,渾身更是瀰漫著浩瀚的魔氣,令人望而生畏。

而在這座城池中心,恢宏華貴的城主府內,亦是一片熱火朝天,各方賓客雲集,觥籌交錯,歡聲笑語傳蕩而出,氣氛十分的熱鬨。

"哈哈哈,歡迎各位魔殿的大人能夠蒞臨我北淵城!”

“今日乃是小女的大婚之日,在下代表小女.......敬諸位大人一杯!"

大廳之中,一道爽朗的笑聲突兀的響起,旋即一名身著玄袍的中年女子站立起身來,端起桌上的酒壺,對著眾人遙遙一敬,朗聲說道:

“玄州能夠擁有今日的平定,都是因為我等那至高無上的魔帝陛下!”

“願陛下萬世不朽!願我魔朝永恒不滅!”

她一口將手中的酒水飲儘,豪邁的話語傳遍整個大廳,令在場的每一名賓客都是心花怒放,紛紛附和道:

"對,我等一定會永遠追隨著魔帝陛下的腳步!"

"魔帝陛下威武!"

"魔帝陛下萬世不朽!"

“............”

一時間,整個大廳都是沸騰起來,一聲聲的呼喊聲響徹,響徹雲霄。

自玄州統一,絕大多數人族化作魔族,將魔帝尊為共同的信仰後。

無數的紛爭,無數的廝殺.......無儘的血雨腥風,都彷彿在一夜之間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幅極其平靜,祥和的景象。

這等場景,無不與眾人曾經所想的魔域之地截然相反,如若夢幻之景。

“晚輩薑千,見過諸位大人!”

這時候,一名衣著華麗,容貌秀麗的少女,也是來到了大廳之內,對著眾人躬身施禮,恭聲道。

“哈哈,果然是一表人才,將來必然是魔中翹楚!”

一名身襲黑金長袍的魔殿使徒見狀,不由得讚賞道,旋即....便是拿出了一塊令牌,遞給了薑千。

"這是?!"

見到那令牌,薑千臉色不由得大震,連忙雙手奉還,道:

"晚輩.......實在愧不敢當,還望諸位大人收回。"

這乃是魔殿的信物,能夠無條件的獲得一次魔殿的試煉機會,若試煉成功.......便能夠真正的進入魔殿,成為一位高貴的魔殿使徒。

魔殿之中,至高的掌控者乃是魔帝,其下便是六大殿主,再次.......便是各大分殿的殿主。

而殿主之下,便是尋常的魔殿使徒,分為天,地,玄,凡四階。

即便隻是凡階的魔殿使徒,也至少需要尊者境之上的實力,以及通過那九死一生的試煉,才能夠被選拔入魔殿之內,可謂是困難重重。

“薑姑娘不必推辭,如今我魔殿正是招攬人才之際,憑藉薑姑孃的資質......絕對是最佳的人選。”

“況且,本座也隻是給予了你一次試煉的機會,能否進入魔殿......還是要靠你自己。”

那名使徒說完,便是將令牌重新放回了薑千的手中,而後便是端起酒杯,繼續暢飲了起來。

"哈哈,你真是好運,魏大人可是一位地階魔殿使.......能夠得到她的青睞,可是一件大好事。"

一旁,北淵城中的一些強者見到此幕,都是不禁有些羨慕起來。

她們這些人雖然實力也算強橫,但卻是無法被魔殿選中,這種滋味並不好受。

“你們這些老東西,我女的天姿絕頂,又豈是你們能夠相提並論?!”

聞言,那薑千的母親,也就是這北淵城的城主,不由得麵露傲然之色,說道。

“老薑啊......”

眾人皆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便是不再理會,繼續喝酒談笑。

然而.........

“咻咻......”

就在此時,自那遠方的天際之下,竟是突兀的傳來了幾道劇烈的破空之聲,霎時......幾名魔殿使皆是立刻起身,目光警惕的望向了那破空的方向。

那北淵城主更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麵色變得凝重起來。

“此地,怎會有著如此濃烈的魔道氣息?”

很快,兩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這北淵城的上空之中,正是那葉塵虛二人,她們神色有些嫌惡的俯視而下,望著那城中的一切,眼中有著森然的寒芒湧動而出。

“在下乃是此城的城主薑寒,不知二位來我北淵城,所為何事?

薑寒浮空而起,望著那葉塵虛二人,沉聲問道。

“人族?”

幾名魔殿使亦是破空而上,眸光冰冷的掃視而過。

“少主........”

見此,葉漠不由得眉頭緊皺,傳音道:

"此地,因是一方魔道的城池,老朽已是無法從她們的身上感受到一絲屬於‘人’的氣息.........”

“難道是那長淵之中的魔氣曾瀰漫至此,化作了這方詭異之地?”

“我等最好還是速速離去,不要招惹到這些魔族,免得徒生出禍事!"

而此時,那葉塵虛卻是彷彿根本未曾聽到葉漠的傳音,隻是眸光冷冽的望向薑寒,其周身更是隱隱有著宛如實質的殺意蔓延。

-而起,如同有著無儘魔龍咆哮一般,令得周圍虛空都是劇烈扭曲起來!雲晴一步踏出,那宏偉的星河異象當中,更彷彿有著一尊無儘偉岸的天神踏步走出!天地色變,風起雲湧!她手持星辰長劍遙指著蘇晚夏,以及下方百億的魔族大軍,神色平靜而傲然,宛若君臨九天的絕世仙王!“很好.......”蘇晚夏目光冰冷,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弧度,不知為何........感受到此人的氣息,竟是令得她體內的帝魔之血開始沸騰,彷彿是遇上了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