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威彌世,絕境長淵

見此,蘇晚夏卻是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冷漠開口:"殺了她們.....”"是!"旋即,白陌雨便是微微點頭......其誅魔劍出鞘間,無窮劍芒爆射而出,朝著這些天玄宗之人斬殺而去!"轟轟轟!!"劍光橫掃虛空,如同狂風驟雨般降臨!一聲聲淒慘的慘叫聲隨之響徹而起,漫天的血雨綻放於天際之中,令得天地間瀰漫著濃鬱的血腥氣息。在白陌雨的麵前,她們就彷彿隻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般,毫無抵擋之力,頃刻之間......便是被...-

“至於你們........”

蘇晚夏的眸子微微眯起,唇角的弧度愈發的深邃,冰冷的氣息自其周身瀰漫而出,令得整個殿堂都是籠罩在了一層陰冷的肅殺之中!

“求魔帝陛下饒恕我青山帝國,我........”

大殿之下,一名青袍女子竟是率先開口,她麵色蒼白,額上滲出細密的冷汗,聲音中也是充斥著一種難以掩飾的驚慌。

“噗嗤!”

然而,還未等她的話語落下,其身軀竟是直接炸裂開來.........猩紅的鮮血將周邊的數人都是濺射一身。

“本帝讓你……開口了嗎?”

蘇晚夏緩緩的走向帝座,森然的目光掃過下方眾人,令得所有人都是忍不住渾身一凜。

“嗬嗬......”

她輕聲笑著,聲音中透出一種詭異的冰冷,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森寒。

“本帝可以給你們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是臣服……亦或是死亡!”

“而現在,是時候做出最後的抉擇了。”

"我蒼龍皇朝,願臣服於陛下!"

"我七虛神宗,願臣服於陛下!"

"我落北帝國,也願臣服於陛下!!"

“.............”

一時間,隨著蘇晚夏的話音落下,大殿中頓時有人便是立刻再度叩拜,紛紛表明忠誠。

“很好。”

蘇晚夏抬手,示意眾人停止,目光冰冷的掃視那些臣服的勢力之主,濃鬱的魔氣更是於其手中翻湧不休,令得空間都彷彿為之凝固。

旋即,她將目光放置於那負荊請罪,恭敬俯首的蒼龍帝君古墨雲之上,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不錯的選擇.......”

“轟隆!!”

下一刻,無儘魔氣化作魔種,植入在場的每一人體內......將其化作真正的魔族。

“嗯........”

頃刻間,大殿之中傳出陣陣的悶哼聲,一個又一個的強者皆是被種下魔種,向著蘇晚夏再度俯身而下!

"屬下參見魔帝陛下!"

"參見魔帝陛下!"

"參見魔帝陛下!"

這一刻,所有人的眸中皆是隻剩那濃鬱至極的狂熱,看著那帝座之上如同神靈般偉岸的身影,她們的內心更皆是激盪不已!

這纔是她們心目中真正的帝王!這纔是真正的無上魔帝!

"起來吧......"

蘇晚夏嘴角微揚,聲音低沉,但卻透露出令人心悸的寒冷。

"謝陛下!"

眾人聞言,當即連忙起身,目光熾熱而恭謹。

“玄州,已是我歸於我葬天魔朝統禦......去吧!去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本帝,不希望再聽到任何的反抗之言。”

蘇晚夏揮手間,其身形便是化作一道黑霧散去,消失不見。

“我等恭送陛下!”

大殿之上那數千名強者齊刷刷的再次跪倒,目光虔誠而敬畏的望著那幽暗的帝座,神色間充斥著一股發自靈魂的敬畏。

"願陛下萬世不朽,願魔朝永恒不滅!!"

"願陛下萬世不朽,願魔朝永恒不滅!!"

很快,那此起彼伏的聲音便是響徹而起,宛若潮水般滾滾而起,久久不散!

...................................

....................

時間消逝,轉瞬之間便是過去了數月。

如今,葬天魔朝已然真正將整個玄州掌控,無數生靈被種下魔種,成為魔族中的一員,亦是成為蘇晚夏忠誠的奴仆。

而那些心懷叵測者,則是全部被斬殺殆儘,血流千裡!

蘇晚夏,亦是真正成為玄州之主,成就無上的魔帝之尊,統禦萬靈,執掌乾坤!

那覆世的帝威,更已是將萬物籠罩,震懾九霄!

這一日,玄州邊界,絕境長淵之外。

玄州的位置,處於滄溟古界的極西之地,不與任何一方大州相鄰,距離古界中域.......更是相隔了無儘距離,縱使是一位至尊想要從玄州前往中域,都是極其的困難!

隻因,除卻那難以想象的距離之外,將玄州與其他大洲隔開的.......乃是一方名為絕境長淵的禁忌之地。

絕境長淵之中,危機重重,魔物橫行,更有著名為淵鬼一族的可怕邪物。

她們誕生於死亡與黑暗,於長淵之中更是堪稱不死不滅,凶殘嗜血,一旦被她們盯上........必定難逃厄運!

“嗡嗡.....”

黑暗的邊界之地,隨著一陣空間的扭曲,兩道身影亦是從中浮現而出。

這兩人,一老一少。

老者,身材高瘦,鬚髮皆白,臉龐上佈滿了褶皺......但那雙眼眸,卻是猶如深潭一般,看不見底,深邃而浩瀚,宛若一汪無垠的海洋,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而少女模樣則是清秀非凡,身著一襲青衫,麵若冠玉,雙眸中卻是隱約閃爍著一絲仇恨的色彩。

在她身後,則是揹負著一柄雕刻日月星辰的古樸長劍,劍鞘之上鐫刻著古樸繁複的紋絡,散發出一縷縷淩厲而懾人的鋒芒,令得空間中都是泛起一陣波動。

“聖符已滅,這長淵之外.......因是那方名為玄州的貧瘠之地.....”

“如今冇有聖符,那些薑家的人,必然是無法穿過長淵。”

老者望向手中一道黯淡的符篆,一絲力量流轉,便是將其湮滅於無形。

“少主,我們應該暫時安全了。”

她抬頭望著那浩瀚無際的蒼穹,聲音沙啞。

“此地的勢力應當是薄弱不堪,若是在此韜光養晦,至少可以保證我們的性命無憂.....”

老者沉聲開口,她名葉漠,乃是上古世家葉家的一位長老,如今葉家遭受滅門之禍........僅剩下少主葉塵虛與她二人苟延殘喘,逃亡至這邊緣之地。

“薑家.......”

少女葉塵虛緊握著雙拳,在聽到那薑家二字之時,其身軀都是忍不住的顫栗,其指甲更是深深的刺入血肉之中,鮮血淋漓。

"我葉家的覆滅,都是拜那薑家所賜......"

“此仇不報.......我葉塵虛,誓不為人!!”

她雙眸赤紅,望著那黑暗的邊界之地,迸射出熾烈而瘋狂的殺意!

-此,皆是目眥欲裂,眼中充滿憤怒與絕望之色,齊齊向著蘇晚夏衝殺而出!不過..........她們的行為,卻與那飛蛾撲火的下場......相差無幾。僅僅隻是眨眼功夫,她們就被蘇晚夏屠戮殆儘!她手執冥血劍,站立於血海屍堆之上,宛若一尊從煉獄中走出的惡魔君主,渾身上下充斥著一種難言的恐怖煞氣!蘇晚夏麵露癲狂詭笑,一雙猩紅的雙瞳中閃爍著妖異詭譎的幽光,令人毛骨悚然!"各位,身處地獄的感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