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昊神陽,至暗之月

至高魔神【天葬】的一滴神血,其中蘊含著恐怖至極的力量,一旦融入,將永恒化身為魔.......再無退路!“化身......為魔......”蘇晚夏的眸光微微收縮,心中都是感到隱隱震顫。這時候,她的腦海中,竟是浮現了一尊龐大到難以想象的魔神之影,無儘星河,無窮世界,於祂的一擊之下,全部湮滅!那堪比萬千世界般龐大的魔瞳,竟是在此刻直視蘇晚夏,讓蘇晚夏的心神,瞬間恍惚,如墜入無儘的黑暗世界!"呼....呼...-

與此同時,帝冥魔都。

蘇晚夏緩緩睜眸,彷彿是隱隱察覺到了什麼,眸中有著縷縷魔紋閃爍。

此刻........於她的感知當中,竟有著數百萬的魔族隕落,其中.....甚至還包括了一位至尊境的魔殿使。

“這個方向是.......”

蘇晚夏站起,其眸光似乎洞穿了無限虛空,隱隱看到了那北淵城的淒慘之景,以及......兩道氣息如淵般強橫的身影!

其中一人,更甚至彷彿察覺到了她的窺探,其一絲力量湧動,瞬息便是衝擊而來,令得畫麵就此中斷!

“.....人族?”

霎時,蘇晚夏眸中有著一抹寒光浮現,如今玄州的人族已然是苟延殘喘,又怎會出現此等修為的強者?

難道........

她們來自玄州之外?!

這個猜測,讓得蘇晚夏的眉頭皺得更深了幾分,玄州與其他大州之間相隔,若想要進入或離開,便必須穿越絕境長淵,但這絕境長淵之中的險惡,即便是如今的她,也是不容小窺!

“能夠察覺到本帝的窺探,那人族的修為.......至少在地至尊以上。”

蘇晚夏心中低語,她如今的實力,已是初步踏入地至尊的層次,但若就此被困於玄州,無法殺戮更強大的生靈,那麼對於她的修煉之路,將會是極其的不利。

“不管怎樣,膽敢屠戮本帝的子民,那麼就要付出代價!”

她眼眸微眯,嘴角揚起一抹森冷弧度:

"立刻召集六大殿主,隨本帝去往邊境之地,斬殺異域人族!"

"是!"

聞聽此言,殿外的一名侍衛當即應道,轉身離去。

“若那二人真是來自玄州之外,那或許.......能夠成為我魔族離開玄州的關鍵所在......”

蘇晚夏心中喃喃,旋即亦是身形閃爍,離開了此方殿宇。

.............................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之中,又是一座城池破碎,無數的魔族慘死,化作瀰漫天穹的血霧。

葉塵虛眸中有著凶狠之色,手臂揮舞,無儘的法則之力洶湧澎湃,直接將數名衝向她的魔殿使給碾殺成血雨!

“哈哈哈......來啊!來啊!!”

她瘋狂的咆哮著,舉手投足間,便是有著數以萬計的魔族隕滅,血霧瀰漫!

而葉漠則是眸光愈發凝重,這已是她們到達的第二座魔族城池,用神識查探百萬裡之內..........更是能夠發現數以億計的魔族氣息,令人為之頭皮發麻。

甚至於在某一刻,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道危險的目光鎖定了她們二人,令得她都是感受到了一種濃烈的死亡威脅!

葉漠心中凜然,此地的詭異程度,已是遠遠超乎她的預料之外!

這哪裡是傳說中的貧瘠之地.........分明是一方真正的魔窟,充滿著無儘的凶險!

“少主,夠了!”

一念至此,她也是不禁低喝一聲,滔天的威壓爆發而下,令得葉塵虛的眸光也是逐漸恢複清明,眼中的血紅之色亦是消失。

“已經有人盯上了我們,少主......我們必須立刻離開此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葉漠臉色陰晴不定,其目光掃過那遠方的天際儘頭,眸中有著一股莫名的忌憚閃爍而過!

“你是說這些弱小的魔族?哈哈......怎麼可能!”

“讓她們儘管來吧,我葉塵虛就在此地等著她們,我倒是想要看看,誰先來送死!”

“哦?”

然而.......

就在此刻,卻是一道冰冷的聲音陡然自蒼穹響徹,其中那蘊含的無儘殺機,更是令得這片天地都是一陣顫栗,空間都是因此扭曲,宛若隨時都有可能破裂一般!

“這是........”

葉漠臉色微變,當即朝著聲源處望去,當即看見在那無垠天際的儘頭,竟是一片浩瀚黑雲緩慢凝聚,無儘的黑暗之息降世而下,將整片天幕遮蔽,宛若末日降臨!

黑暗籠罩,一輪巨大的猩紅血月從天邊緩緩升起,映照在了蒼茫的大地之上,那血與暗的交融........竟是散發出一種驚悚的死亡波動!

雲層之上,有著七道身影屹立著,皆是包裹於黑暗之內.......其周邊的魔氣纏繞,宛若一條條的漆黑毒蛇,吞噬著虛空中一切!

“咚---”

那為首之人一步踏出,其身形自黑暗而出,耀眼的白髮無風自舞,一襲黑金色的帝袍更是將其襯托得無儘高貴,彷彿一尊無上大帝降臨,俯瞰眾生!

那猩紅的眸子,彷彿便是此刻天邊血月的縮影,美麗......卻又透露著一股極致的嗜血之芒,令人不寒而栗!

低沉的聲音響徹萬裡之外,空間都是為之震盪,彷彿有一柄柄劍在虛空飛掠,發出陣陣的嗡鳴之音!

"弱小的......魔族?!”

覆世魔威,宛若潮水般席捲八方!

蘇晚夏聲音低沉,宛若九幽之音,充滿了冰冷與殘酷,彷彿連時空都為之凍結。

“吼!!”

陰影所至,有著無儘魔物從中滋生而出,一聲聲可怖的嘶吼聲此起彼伏,宛若萬鬼哀嚎!

“你便是這群魔族的首領?架子倒是不小......”

這恐怖的一幕,卻是並未令得那葉塵虛有半分畏懼,反而漠然一笑,眸中流淌出縷縷的不屑之色。

身為葉家少主,什麼場麵冇有見過?

區區魔族的首領,又能算得了什麼?!

如今雖然葉家已滅,但她葉塵虛......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可以挑釁的存在!

“少主,切莫大意.......老朽在她們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威脅之意。"

葉漠神情凝重,低沉出聲提醒了一句。

"嗬嗬.....漠老,莫不是長久的逃亡時日,讓你忘卻了自己的身份?"

“昔日的天漠王,如今竟然會膽怯一群玄州的魔族?!”

-起一抹詭異弧度,目光灼灼地盯著蘇晚夏:"姑娘果然聰明,那我便也不拐彎抹角了,希望姑娘能夠答應鄙人的請求,加入我神韻閣。""加入神韻閣?"蘇晚夏眉毛微挑,似乎有些意外。"不錯。"武天行點頭一笑,繼續說道:"姑娘如此年紀便已經達到神府境,實乃天縱之姿,加入我們神韻閣後,必定會受到神韻閣的大力栽培,將來前途無量。"武天行的聲音,充滿蠱惑,令人怦然心動。而蘇晚夏則是嘴唇微抿,目光深邃,並未說話。半晌,她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