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入長淵,詭異殿宇

.....掌控你的思維與生死,令你成為我最忠誠的奴仆!”“我倒是很想看看......傳說中至仁至善的劍君,若是成為一尊殺人如麻的惡魔,會是怎樣的場景。"蘇晚夏輕笑著,其眸中的戲謔之色更濃。“你........”聞言,劍君麵容亦是不斷變幻,眸子中充滿駭然之色。"怎麼......不敢嗎?"蘇晚夏冷笑道。"......哈哈哈哈!"劍君突然仰頭大笑,聲音淒厲悲愴:"若能夠用我的性命換得一城生靈平安.......-

“.......聖符?”

良久之後,蘇晚夏纔是微微自語一聲,目光微凝。

於葉塵虛的記憶之中,那乃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古老符篆,傳說中乃是一位無上的符道大帝煉製而成,對於魔物以及絕境長淵之中的淵鬼有著極強的剋製效果。

數千年前,葉家僥倖從一方上古戰場得到了三枚聖符,但如今.......最後一枚聖符已被那葉漠二人使用,已然不複存在。

“...............”

蘇晚夏不語,眸中卻是隱隱有著一絲惱怒升騰而起。

區區絕境長淵,竟也敢阻擋本帝前方的道路?!

"白陌雨!”

驀然間,她冷聲開口,眸中有著凜冽的殺意閃爍!

"屬下在!"

一旁於虛空站立的白陌雨聞言,當即便是半跪而下,恭敬的應道:

"請陛下吩咐!"

蘇晚夏看向白陌雨,平靜道:

"將此人帶回魔都.........讓她的肉身遭受萬刃淩遲,而後用噬魂蟲一點一點啃食她的靈魂。”

“膽敢屠戮我魔朝的子民........本帝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遵命!"

聞言,白陌雨的眼中亦是閃過一抹狠辣之色,隨後便是將那昏迷之中的葉塵虛抓起。

“另外........”

蘇晚夏的目光看向遠處,那黑暗的長淵邊界彷彿是清晰可見,即便相隔數十萬裡,卻也是能夠感受到那詭異黑暗之中隱藏的無儘危險!

“本帝要獨自進入那絕境長淵中,我魔族的腳步........不能因此止步!”

冷漠的語氣之中,卻是透著濃濃的殺伐之意,令得周邊的溫度都是下降至冰點,連空間都彷彿為之凍結!

"陛下三思!"

聞言,白陌雨神色猛地大變,連忙勸阻道:

"那絕境長淵之內,危機四伏!縱然是天至尊級彆的強者進入其中,都會陷入無儘的危險之中,甚至隕落!"

“陛下,便讓我等前去.......您乃是魔族的真正核心,怎能夠輕易涉險?"

"請陛下三思!!"

霎時,六大殿主都是跪伏於虛空之中,紛紛開口,恭敬懇求道。

"不必多說。"

"此事,本帝心意已決!"

而蘇晚夏則是直接打斷了她們的勸告,眸子裡散發出懾人的精芒,渾身更是散發出一股浩瀚的霸道威壓!

"魔族理應不畏任何阻攔,但若是本帝連絕境長淵這一關都走不過,還談什麼踏平諸天?!"

話音未落,蘇晚夏的身形便是化作一道黑芒,徑直衝向了那絕境長淵的所在!

“陛下.........”

望著蘇晚夏遠去的背影,白陌雨等人的臉色頓時都是蒼白了幾分,眸中更是流露出了一抹擔憂之色。

"走吧。"

林夢那低沉的聲音響起,令得眾魔的目光都是一陣恍惚。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僅憑我等如今的修為.......貿然進入絕境長淵,無異於自尋死路!”

“陛下也不會希望我等送死,我們隻需按照陛下的意願,折磨此人......以及等待陛下的歸來。”

說著,她望瞭望那昏迷之中的葉塵虛,眸中亦是閃爍著無儘的殘忍之芒。

“咻咻..........”

隨後,林夢便是化作一道黑芒遁空,其餘五大殿主也是身形一震,有些無奈的低歎一聲.......隨後便是緊追而上,離開了此地。

........................

絕境長淵,乃是玄州生靈億萬載歲月認知中最深邃、最恐怖的禁忌之地,冇有人知道穿越長淵能夠到達何方,也冇有人知道長淵之內究竟隱藏著何等凶險!

無儘的歲月以來,不乏有無數的強者嘗試闖蕩此地,卻始終都難以逃脫死亡的命運,隕落於長淵之內。

“轟!”

交雜黑暗與血色的黯夜之中,蘇晚夏的身形緩緩下降,狂暴的威壓將下方數頭醜陋魔物都是生生碾碎,化作血霧。

在這裡,光明彷彿已是迷失了蹤跡,黑暗吞噬一切,整座長淵之地皆是被濃鬱的至暗和陰森充斥!

唯有天穹之上那一輪無比詭異的血月,依稀散發著猩紅之色。

這,便是絕境長淵的真實麵貌!

一片漆黑如墨,充滿無儘死寂之感,給人一種深不見底,永不見底的感覺,宛若那真正的九幽深淵.......

此刻,蘇晚夏已經進入長淵千裡之距!

"呼........."

長呼一口氣,蘇晚夏眼神微眯,看向長淵之頂的血月,隱隱之中......彷彿能夠看到如同觸手般的血線自其中蜿蜒扭曲,散發出驚悚而狂暴的波動。

彷彿.......就像是一個真正的活物般,令人頭皮發麻!

這長淵之內,果然不簡單。

蘇晚夏心中凜然,體表之上無儘的帝魔之力湧動而起,將她護佑其中!

雖然她也是喜好黑暗的魔族,但此地的氣息,卻是令她感受到極其的不適.........與魔族的力量截然不同,乃是一種極度邪異的詭異之能!

“嗡嗡.......”

“嗯?!”

霎時,蘇晚夏猛然發現.......短短瞬息,他後方的空間與事物竟是發生了改變,彷彿被生生挪移到了另外一方天地!

"這裡是........"

蘇晚夏眉頭皺了皺,旋即目光掃視周圍。

於她前方,一座殘破不堪,古樸滄桑的殿宇聳立,上麵鐫刻著各種奇特紋路,瀰漫著一道道晦澀而詭異的力量。

"咚!”

突兀,一道沉悶的鐘鳴之聲自那殿宇響徹而起,迴盪在這方天地,令得大地都是微微顫抖!

“你來了......”

霎時,在那殿宇之中,竟是有著一名身襲玄服的道人徐徐而出,其身形微微虛幻,彷彿隻是一道即將消散的殘魂般,顯得縹緲而虛無!

-!如今自己斬殺了男血龍侯,便已經相當於得罪了整個九霄皇朝。那麼......接下來她便是要必須做好準備,迎接整個九霄皇朝的怒火!不過即便如此,她蘇晚夏亦是不懼半分。隻要那九霄皇朝敢向她伸出爪牙,那麼她便會毫不留情的鎮壓一切!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之中,唯有實力纔是唯一的真理!“魔主大人.....”這時,白陌雨二人亦是來到蘇冥身旁,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男血龍侯屍身,皆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那可是一尊真正的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