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枯拉朽,絕葬之威

晚夏冷笑一聲,手中破幽劍直接對準了三人!“在你們死前,我想問你們一件事情。"她血眸死死的盯著三人,聲音森冷。"哈哈哈......在我們死之前?真是天大的笑話!”聞言,那薑明當即放肆的大笑起來,一臉的不屑與嘲弄。其他兩人亦是嗤笑連連,看向蘇晚夏的眼睛彷彿看待白癡一般。區區一個靈海境的小輩,還敢在他們這些神府境強者麵前狂妄!簡直是自尋死路!".......笑夠了嗎?!"霎時,極度陰沉的殺意瀰漫在整片天...-

“少主!”

另一邊,與六大殿主交戰中的葉漠見此,麵色瞬息劇變,其身形更是直接朝著葉塵虛墜落的方向掠來,周身的青銅古刃更是輝耀出萬千神光,將六大殿主逼退,而後便是將那墜入深坑之中的葉塵虛扶起。

"咳咳....."

葉塵虛劇烈咳嗽幾聲,淡金色的神體之血更是不斷溢位,顯得狼狽至極,如今的她.......哪還有先前那宛如天神般的姿態?!

反倒是像一個垂暮老嫗般,奄奄一息,彷彿即將隕落!

"塵虛!!"

葉漠眼眶欲裂,將自己體內的真元不斷度入葉塵虛的體內,抵抗著那殘留的黑暗之力。

“祖劍......祖劍......”

而葉塵虛卻是望著那已經破碎的太昊神劍,目光茫然,神情痛苦,不斷的低聲呢喃著。

神體崩裂,祖劍破碎,蘇晚夏的那一擊......已是幾乎將她葬入絕境,更是破滅了其心中最大的信念......

“魔族........”

見到此幕,葉漠亦是望向了那屹立蒼穹的魔影,眼底湧動著滔天殺機:

"傷我葉家少主者.......死!!"

她怒吼一聲,這一刻......渾身的氣息陡然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其身後竟是出現了無窮無儘的劍刃虛影,

那是由無儘的法則之力組合而成,宛若那代表上蒼意誌的審判之劍,散發著令得天地顫抖的無上之威!

葉漠的修為,亦是瞬間暴漲,在頃刻之間便是衝破地至尊的極限.......達到真正的天至尊之境!

這一刻的她,就彷彿是一尊真正的通天神明,渾身繚繞著無儘的浩蕩偉力,其神威浩蕩,舉手投足間,可撕裂蒼穹大地!

“終於不再隱藏了麼.......”

見到那葉漠身上的升騰的恐怖異象,蘇晚夏卻是冷漠一笑,彷彿對此早有預料。

天至尊,距離那傳說中帝之領域,僅差一線。

其擁有的力量,更遠非地至尊可以比擬........便如同那名中之意,前者為地,後者為天,二者之差,便如同是那天地鴻溝,難以逾越!

“嗡嗡......!”

恐怖滔天的威壓轟然擴散,使得萬裡天穹都在不斷地扭曲破碎,而後......

"轟!”

葉漠一劍斬出,其身後那無儘劍影亦是跟隨而動,宛若九霄神雷炸裂,彷彿化作十方天罰之刃,將這一片空間都是直接湮滅!

劍影橫掃,攜帶無匹神威,徑直衝破蒼穹......直指蘇晚夏!

“嘭!!”

蘇晚夏臉色淡漠無比,彷彿隻是在觀賞著一場精彩的演繹,其腳步一踏.......縷縷魔神之力瀰漫周身,竟是讓其周遭的規則與時空都為之停滯,讓得葉漠那威勢無窮的恐怖一劍,生生凝固在了半空之中!

天至尊的力量雖強,但在承載魔神之力的蘇晚夏麵前,卻依舊顯得如此不堪......可笑!

"這怎麼........可能?!”

霎時,葉漠的臉色也是陡然大變,於瞬息之間,竟是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壓抑感,讓其有種靈魂都要崩潰的錯覺!

“天至尊?於本帝麵前.........不過也隻是弱小不堪的螻蟻!"

蘇晚夏冷漠開口,浩瀚的魔神之息猶如淵海般的翻湧而至,讓得葉漠渾身汗毛炸裂,體內的真元更是瘋狂運轉,欲要逃遁出此地!

可惜..........

此時的她,已經根本無路可退!

“轟!!”

那一刻,無儘偉岸的魔神之手,猶如那遮天之幕般,直接鎮壓而下!

“.....不!!少.....主.....”

“嘭!!”

隨著那震撼天地的一掌拍落而下,葉漠根本冇有絲毫逃遁的機會,直接被生生轟殺,屍骨無存,連靈魂都被生生抹滅,化作虛無!

一尊天至尊......

便是如此隕落!!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至尊一重天生靈,修為提升至地至尊四重天!】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至尊一重天生靈,獲得10殺戮值!】

【叮!魔神之力承載結束,恭喜宿主獲得“絕天葬滅”!】

霎時,係統的聲音也是響徹而起,蘇晚夏的修為與力量........亦是再度獲得提升,另外......

絕天葬滅!

天葬魔神的至高神通之一,乃是毀滅萬物為代價的禁忌之力,即便是如今的蘇冥施展.......千萬裡之內,一切的空間,大地,法則,生靈........皆會瞬間崩滅,化作一片混沌的虛無!

可以說,這乃是真正作為底牌的絕對殺招,一旦釋放........即便是使用者本身,亦會受到極深的反噬之力!

“............”

隨意的檢視了一番係統的介紹,蘇晚夏便是將目光再度投向那奄奄一息的葉塵虛,麵露殘忍的冰寒之意。

此刻的後者,在見到葉漠的隕落之後,已是目光無神,整個人如同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癱軟在地!

"嗡嗡......”

蘇晚夏心念一動,便是將葉塵虛禁錮於虛空之中,而後便是來到其三尺之內,無儘的黑暗之力瘋狂的湧入其腦海......令得後者整個身軀都是在不住地顫抖抽搐!

“.......啊啊!!”

麵對蘇晚夏這無比粗暴的搜魂之舉,僅僅是堅持了三息時間.....葉塵虛便是不斷髮出淒厲慘叫,雙目之中更是充滿了濃鬱的怨毒和猙獰之色!

"你......你......”

靈魂被生生撕裂的痛苦,令得她連說話都是變得無比困難,五官更是不斷的溢位鮮血,眼珠凸起,看起來極為的猙獰可怕。

“東天道域,上古世家,葉家,薑家.......”

一個個字眼從蘇晚夏的口中吐出,卻是讓後者聽得如墜噩夢!

"噗嗤.........."

最終,葉塵虛還是抵擋不住那無儘的痛苦,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直接暈厥了過去。

而蘇晚夏則是繼續沉思,消化著自葉塵虛的腦海之中得到的訊息,從中尋找著帶領魔族離開玄州的方法。

-開了那渾濁的雙眼,眸中隱隱迸射出兩束奪目的熾烈神光!"嗯?"“金陽王那傢夥.......竟然隕落了?!”這位老者眉宇微蹙,目光凝聚,望著那破碎的魂牌,眼中閃過一抹凝重。金陽王可是赤霄帝國五大封王之一,其實力更是恐怖莫測,怎麼可能........就此殞落?!一念至此,他便是掐動印訣,運用某種秘法推演起來!“嗡嗡.......”霎時,金陽王死前的最後一幕便是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令得他瞳孔都是陡然收縮,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