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主

的殘篇,其體內擁有著十方太古龍象之力,一舉一動,皆擁有著無窮偉力!“該死的魔人,這裡.......不是你們能夠撒野的地方!!”“轟隆!!”一道道驚雷炸響,肖天斬力通八荒,竟是以一人之力阻擋那黑暗狂潮..........她麵色冷峻,渾身瀰漫出無儘金光,那原本就極具威勢的氣勢,此刻更是強盛幾分,宛如一尊神祇降臨,所過之處,所有魔族皆是被生生震爆!"肖老的實力........果然是名不虛傳......”...-

三日後。

虛天帝朝,乾離宮。

萬千光華垂落,浮於蒼穹的偉岸殿宇就如同那傳說中的神域般,充斥著無儘的威嚴和高貴,令凡世的一切生靈為之俯首膜拜。

此地,乃是第四帝女君無塵的行宮,亦是一尊威能無窮的太古帝器。

大殿內,一道神光流轉的人影端坐其上,身穿白色金紋長袍,黑髮隨意散落腰間,周身間透著一股無法言明的深邃與浩瀚。

君無塵,虛天帝朝第四帝女,其一身實力通天徹地,傳聞間........早已晉入準帝之境。

“殿下。”

這時候,一道窈窕的身影緩步走來,容顏精緻絕美,氣質溫婉優雅,渾然天成。

其雙眸更是猶若星辰璀璨,顧盼之際流轉著醉人心魄的無窮魅力。

隻不過,在那無儘的絕美之後,卻似乎藏匿著絲絲淩厲。

此女,名為雲溪,乃是君無塵的心腹之一。

其一身修為已然抵達天至尊九重,並且掌握有一門帝術,實力強橫得可怕.......即便是在整個虛天帝朝之中,都是不弱。

“何事?”

見到雲溪到來,君無塵仍是閉合雙眸,其周邊有著萬千霞光流淌,讓她看起來宛如一尊神祇般偉岸高貴。

“殿下,三日前,徐然等人在進入絕境長淵之後........其生機便已然斷絕。”

雲溪微微欠身,聲音輕柔而恭敬。

聞言,君無塵終於是緩緩睜眼,那漆黑如墨的眼眸閃動著一絲冷冽之意,沉默了片刻才淡漠出聲:

“本王知曉了。”

話音剛落,她手指屈伸便有無儘霞輝綻放,凝聚成一枚玄奧符文朝虛空飛去。

“嗡~”

符文飛出大殿,冇入蒼茫天際,刹那消失不見。

“哦?”

半晌,君無塵嘴角勾勒出一抹微微的弧度,自語出聲道:

“沉寂了此等歲月,冇想到還會有人觸及到‘它’的存在......”

話音未落,她猛然站起身來,周遭神光湧現......彷彿有著無窮光景閃爍而過,最終,定格於一片黑暗世界當中。

“這是.......長淵之中?”

見到君無塵此舉,雲溪雙目驚疑不定,緊盯著那神光之中的黑暗世界。

她從未見過殿下施展此等秘法,但不知怎的,竟是從那光幕中莫名感覺到一陣恐懼之意。

“呼~”

突兀的,那無儘黑暗當中有著狂風呼嘯,伴隨著恐怖的殺伐戾氣席捲八方。

“吼!!”

可怕的怒吼聲震動雲霄,彷彿有著什麼龐然巨物在掙紮咆哮,欲要脫困而出一般,令萬裡空間都劇烈顫抖起來,似有崩塌跡象。

“........轟!”

大地崩裂,山河破碎,那恐怖的咆哮聲愈發震耳欲聾,彷彿令得無儘距離之外的生靈都感應到了那股恐怖的壓迫之感。

“這是?!”

雲溪的臉龐上滿是駭然,那種滔天凶戾,讓她心頭直跳,即便她擁有著天至尊巔峰的修為,依舊難以抑製住那股戰栗。

“哢嚓!”

“轟隆!”

下一瞬,無儘虛空中響徹雷鳴,整個虛空瞬間被撕裂開來,無儘黑暗翻滾著傾瀉而下,攜帶滅世般的恐怖之威。

“嘩啦啦!”

那濃鬱至極的黑暗.......彷彿已經化作一尊真正的生靈,其所過之處,空間寸寸炸碎,無數空間亂流肆虐八方。

“此等淵鬼........”

見此,雲溪身軀猛然一僵,臉煞白無比,眼中更是佈滿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淵鬼,誕生於絕境長淵的詭異生物,由無儘大的怨恨、暴虐、嗜血衍化而生,每一尊都強大無比,擁有毀滅萬物的可怕威勢。

它們喜好吞噬生命,受死亡與怨念之氣滋養,隨著時光推移,其實力亦是會變得愈發恐怖!

據記載,曾有古老魔帝降臨此地,妄圖將整個長淵煉化,結果竟是引來了一尊強大到無法言語的淵鬼,最終被生生轟滅,連帝骨都是湮滅,化作虛無!

而那傳說中的淵鬼,則是被後世之人稱之為——淵主!

“有趣.......”

見到那傳說中淵主的出現,君無塵那冷漠的眸中也是湧動著一絲異色,不過很快......她便是將眸光轉移,望向那淵主怒吼的方向。

在那裡,有著一道身影顯現,相較於淵主那無法名狀,無窮恐怖的龐大身軀,這身影顯得是何等弱小,如同那狂風中的飄搖不定的燭光般,即將熄滅!

但..........

下一刻,那道身影卻是瞬息爆發出了一股令得萬靈心悸,震顫的氣息,令得君無塵都是感受到了幾分壓迫之感。

長淵之中,蘇晚夏緩緩抬頭,望向一方虛空.......彷彿早已察覺到了君無塵二人的窺視,詭異一笑。

“此人.......”

見到此幕,君無塵也是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眉頭緊鎖,其眸光更是死死緊盯著那光幕之中的蘇晚夏。

她倒要看看,麵對那傳說中的淵主,此人還能不能夠如同先前一樣,如此鎮定自若?

“祂.........動了!”

霎時,雲溪眼眸微凝,五指更是死死抓住衣襬,手間的關節處已經因為用力而泛白。

此刻,那被傳聞為淵主的可怕存在,終於是行動了。

那數萬雙猶如深淵般的巨眸之中,無儘的深寒之意迸射而出!

隨即......

“轟!!”

在君無塵二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之下,隻見得那整片黑暗世界都是開始寸寸崩滅了起來!

“轟隆隆!!”

甚至於,整座虛天帝朝都是在微微顫動,無儘強者都是飛身而起,望向那絕境長淵的方向,眼神中皆是充斥著敬畏與恐懼之意!

-...”黑暗的邊界之地,隨著一陣空間的扭曲,兩道身影亦是從中浮現而出。這兩人,一老一少。老者,身材高瘦,鬚髮皆白,臉龐上佈滿了褶皺......但那雙眼眸,卻是猶如深潭一般,看不見底,深邃而浩瀚,宛若一汪無垠的海洋,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而少女模樣則是清秀非凡,身著一襲青衫,麵若冠玉,雙眸中卻是隱約閃爍著一絲仇恨的色彩。在她身後,則是揹負著一柄雕刻日月星辰的古樸長劍,劍鞘之上鐫刻著古樸繁複的紋絡,散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