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天帝朝,外域之敵

,令得地上的灰塵紛紛揚揚飄落而起,遮擋住了視線。蘇晚夏立於樹枝之上,紋絲未動,身上的黑色長袍隨風飄動,眼中閃爍著淡漠的光芒,望向遠處咆哮的巨猿。巨魔鐵猿,三階妖獸,等同於初入神府境的強大存在。"吼!!"巨猿再次咆哮,猛然間揮舞著巨拳,對著蘇晚夏就狠狠砸去!蘇晚夏目光平靜如水,手腕輕抖,持著那破幽劍,直接一劍斬出!"咻!!"劍氣呼嘯而出,與巨猿揮動而下的拳頭對撞在一起,竟是發出一陣'鏗鏘'之音!霎時...-

“吼!!”

魔物的嘶吼聲響徹天穹,宛若是萬千冤魂在咆哮,令人頭皮發麻。

"轟轟!"

一道道恐怖的攻擊更宛若是雨點般,鋪天蓋地的降臨而下,不斷激起可怕的風暴,震懾蒼穹!

“咻咻.......”

隨著破空之聲的不斷響徹,數十道身影亦是從遠方飛掠而來,直接將蘇晚夏團團包圍而起!

“真是冇想到,在這長淵之中.......竟然還能夠發現一個魔族修士......”

其後方,一位身襲染血戰鎧,手握戰戟的魁梧女子踏空而來,身上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凶戾之氣,一雙眼睛陰冷的盯著前方的蘇冥,嘴角亦是帶著一絲殘酷的笑容。

“正好,殿下想要一個魔道強者作為玩物,如此一來.......倒也是省事了。"

在那魁梧女子的身側,有著一位身襲薄紗,麵露嫵媚之色的男子走出,他身姿曼妙,肌膚勝雪,一舉一動之間,都是透著一種勾魂攝魄的味道。

數十道身影,氣息皆在地至尊之上,而那為首的二人......則是氣息如同淵海般深邃,令人心生忌憚!

其修為,至少也是在天至尊層次,比之先前那葉漠的氣息.......還要強橫數籌不止!

見此,蘇晚夏的目光亦是陡然一沉,縷縷殺意悄然瀰漫開來,令得四周的溫度驟然間降低!

“嗬嗬......”

似乎是感受到了這種殺意,那為首的魁梧女子當即便是忍不住的嗤笑一聲,旋即目光戲謔的盯著蘇晚夏:

"小傢夥,我等乃是虛天帝朝之人,本將奉勸你........乖乖束手就擒,莫要再做那無用的垂死掙紮。"

“虛天帝朝麼.....”

而蘇晚夏聞言,眸中卻是毫無波瀾,淡然一笑:

"那你們.........可曾想好了自己的死法?”

此話一出,那為首的魁梧女子和那嫵媚男子皆是微微一愣,旋即臉龐上皆是浮現出一抹譏諷與嘲弄之色,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為可笑的笑話般,笑道:

"魔人,你可知你..........”

“嘭!!”

然而,她的話語還未曾說完,下一刻........蘇晚夏便是直接身形閃爍,如同瞬移般出現於後者的跟前,直接一拳轟出!

“噗嗤!!”

伴隨一道刺耳的破裂聲傳遞而出,其頭顱竟是被直接轟碎,猶如一顆西瓜猛然炸裂,腦漿和鮮血濺射長空,猩紅一片,令人作嘔!

一擊秒殺!

這一幕,使得所有的在場之人皆是渾身巨震,臉上的表情亦是瞬間凝固!

天至尊三重天的統領大人...........

就這麼..........

隕落了?!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至尊三重天生靈,修為提升至地至尊九重!】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至尊三重天生靈,獲得5殺戮值!】

“嘭!嘭!嘭!!”

而後,一道道血肉的炸裂之聲不斷響徹,數十名神淵強者瞬間殞命,連慘叫聲都還未曾發出.......便是已經化作了一片猩紅的血霧。

“啊........啊啊啊!!”

最後,隻剩下了那嫵媚男子,此刻.......他已是被嚇得尖叫連連,身軀劇烈的顫抖,臉慘白如紙,眸中更是充斥著濃鬱的驚駭與恐懼之芒。

“哢嚓......”

蘇晚夏直接一手掐住其頸脖,恐怖的力道令得其骨骼都是不斷作響,眼珠幾欲爆裂!

"彆......彆殺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我什麼都願意說.....求求,啊啊啊!!”

男子不斷哀求,其五官都是不斷的溢血,美麗的容顏此刻卻是猙獰至極,如同惡鬼般可怖。

然而,他的話音還未曾落下,蘇晚夏的靈魂之力便是已經直入後者的識海.........不斷剝離其記憶,搜尋著關於長淵之外的一切訊息。

“原來如此.......”

很快,男子的哀鳴也是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的茫然,不斷的傻笑著,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樣。

而蘇晚夏則是自語一聲,眼中有一抹瞭然之色閃過。

虛天帝朝,一方統禦數百州的超然國度,傳說其中更是有著數尊大帝坐鎮........於整個古界,都是龐然大物般的強橫存在!

僅僅是一名帝女的侍衛.........便是擁有著直入長淵的資本,她們所依靠的乃是一位大帝所煉製的傳送令符,能夠直通長淵,從而輕易返回帝朝。

而她們此次的目的,乃是於長淵中尋找一種名為“天魘草”的天材地寶,提供那第九帝女煉丹之用。

“哢嚓!”

隨手捏碎了那男子的頸脖,將其生機亦是徹底滅絕,蘇晚夏的心中亦是陷入沉思。

在此人的記憶之中,那虛天帝朝之主便是一尊真正的大帝,她已經執掌帝朝萬年,其手段驚天動地,乃是一位真正的巨頭級存在!

甚至,那虛天帝的長女,亦是一位準帝境的可怕存在........更擁有著傳說中的重瞳神眸!

而那那所謂的上古世家,於這虛天帝朝麵前...........也根本就算不得什麼,隻需要一道帝諭,便足矣令其灰飛煙滅!

“如今本帝,以及魔族的力量,還太過弱小......”

蘇晚夏抬頭,望向這幽暗的長淵之地,目光深邃,其中更是有著一絲絲瘋狂之芒湧現!

吞噬邪神之力,對於她的實力有著難以估量的幫助,而若是將此地的淵鬼儘數斬殺,不斷汲取邪神的力量..........

她的實力,必然會發生一個難以想象的蛻變!

到時候,縱然是直麵那虛天帝朝,也不乏一戰之力!

“冇想到啊,這傳說中的死亡禁地,竟是成為了本帝的機緣所在........."

蘇晚夏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眸中的瘋狂之意更甚,隨即身形閃爍,便是繼續深入長淵之中.........獵殺淵鬼!

-....晉入傳說中的至尊之境,可謂是強大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在最後的隕落之際,這位堪稱萬古的聖皇更是將自己最後的力量封存,留給後世......以麵對最終的浩劫!“唔........”軒轅折天眸光仍有些茫然,她沉睡了萬載歲月,如今剛剛甦醒,一些記憶還仍然停留在曾經的歲月之中。“那是........”此刻,蘇晚夏亦是望向那自棺中出現的神秘身影,那股隱隱瀰漫的恐怖氣息.......即便是她,都是感到一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