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第一章

我一下。然後就是守衛神殿的聖騎士長,他在維納走之後的每一天例行巡視後都會給我送一束鮮花擺在我的窗台上,有時是滿天星有時是大麗菊有時是說不上來名字的野花。但當我看向視窗都會收穫一個陽光俊朗的笑容。這個笑起來像元氣俊朗小狗的少年是某位伯爵的子嗣,他很優秀,但也會很靦腆地跟我說情話。我自然不會對這種小動物一樣的人有多少防備,他經常給我講述外麵城區的生活,一些好玩的俚語還有故事。我有時候會聽來打發時間,有...-

“我的老天奶啊——天殺的我的老婆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南無阿彌陀佛我的聖母瑪利亞啊聖子耶穌顯靈吧——!!!”

我痛得直接跪地上麵對我心愛的老婆全球限量珍藏版手辦掉在地上的殘骸,想死,好想死,時間能不能倒流啊。

然後我嚎啕大哭,哭的像殺豬一樣慘烈,鼻涕眼淚糊得滿臉都是也不想去擦,老婆都碎了要形象乾嘛,反正平時也冇在意過。

——如果能時光倒流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真的?】

“啊!是誰在說話我不是故意把你碰碎的啊老婆,原諒我吧我錯了啊老婆——”

我的手都在顫抖不敢觸碰我破碎的愛人我愛的泡沫。

【這裡有一份工作隻要你完成就可以實現你一個願望。】

我猛一哆嗦打了個哭嗝,“殺人放火我可不乾。”

【放心冇有生命危險也不違背法律道德。】

“額…額……我能鬥膽問一句您是什麼啊…貴物嗎?”

【我是7032係列光環測試運行係統,需要您配合我們工作。】

“我,我…額,就是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額我這個人吧……您可能不清楚.......”

【乾不乾?!你不是說能讓時光倒流你做什麼都行嗎?】

哇好暴躁。

“好…好吧。”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你們是乾嘛的啊也不知道你們在哪上班能不能自由支配時間居家辦公五險一金有冇有加班的要求又是什麼!?我心裡逼逼賴賴無能狂怒,說出來的話唯唯諾諾。

【好,綁定了,準備一下進入係統空間中轉站。】

下一秒我的眼前一黑。

你讓準備什麼了啊摔隻是走個程式都那麼敷衍簡單粗暴嗎你跌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討厭真想讓他滾!

【好了潘芊芊工號879687006509,準備進入第一個世界。】

【接受劇情中……

身份外掛載入中……

投放完成。】

係統我日你個仙人闆闆啊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最後一個想法是難不成是我死前的幻覺死都死得那麼不安生啊喂!

【工號879687006509,確認意識正常進行記憶投放。】

我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一根頭髮絲都不想動,大悲大怒搞得我脆弱的神經更加岌岌可危,急需睡眠進行修養。

但是神經衰弱和入睡障礙逼得我不得不聽完係統巴拉的一大堆關於劇情的廢話,哈哈反正冇有一點記得住。

救救我救救我,這就是我之前短短半年的求職經曆中跟老闆懟跟hr吵跟傻唄同事乾的現世報麼?一個毫不在意我的想法自以為是我行我素的暴躁係統??

【如有特殊情況請呼叫係統口令“每個人都愛我好煩惱啊”大喊三遍。】

好,我就是死在這爛了都不會呼叫係統的。你小汁我詛咒你……不行了困死我了直接強製關機了……

等我醒來一睜開眼發現我的床上竟然有豪華床簾帷幕嗬嗬嗬嗬……什麼鬼?!我突然起頭髮現自己躺在一張超級豪華舒服的大床上,這輩子能在這張床上躺一次也算是不虛此行了,等等我真穿越了?!我本能按耐住尋找係統那個暴躁老哥的心。

“聖女醒了嗎?”從床簾的外麵傳進來一個輕柔好聽的聲音。

“嗯。”我一出聲直接驚到了什麼輕靈的聲音啊媽媽,好好聽。

旁邊有身穿長裙的女仆將我的床簾拉開,外麵竟然站著不少人,我的臉都僵了,社恐犯了救。

一名女醫師坐在床旁邊的椅子上,輕聲細語地問我有冇有頭暈噁心想吐。

我清了清嗓子,立刻有個杯子送到我嘴邊,裡麵是正好的溫水。

“聖女殿下信仰純粹,關愛世人,但也需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纔是,您精神損耗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教皇和維納主教都很關心您。”

我點了點頭,發現自己嘴裡的水比農夫三拳甜多了。

我依照係統投放的記憶走進浴室,攬鏡自照半天,非常陶醉。

我本身的臉其實有種英氣的感覺,濃眉大眼長得很帥,而聖女這張臉跟我的臉有六七分像,微調成了精緻的建模臉,仙氣飄飄像清冷的神女。眼睛是澄澈的藍色,頭髮是金黃色,像流淌的黃金,捲曲的長髮及腰十分順滑,皮膚像牛奶一般嫩滑,而不是現實死宅日夜顛倒焦黃又毛孔粗大的臉。

我都要愛上我自己了!啊聖女你這樣的女人活該孤獨終老,因為誰都配不上你。你的美就是美神維納斯下凡,你有資格看不起所有人,因為我們仙女是不跟凡人做朋友的!

我開始在腦子裡瘋狂吹自己的彩虹屁,因為精湛的吹彩虹屁經驗把自己誇得身心愉悅,畢竟我比較擅長給自己提供情緒價值。

咚咚—“聖女殿下,維納索斯主教在會客廳等您,他一聽到您醒了就趕過來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簡單梳洗這張完全不用修飾的漂亮臉蛋就出去了,在女仆的幫助下穿好常服然後走到會客廳。

啊感覺我要不行了,外麵的空氣令我感到窒息,這裡為什麼那麼大啊,老鼠人根本消受不起那麼明亮寬敞的地方。

我一露麵那個維納主教就起身招呼我,我微微點頭垂著眼不敢打量他。

他在聖女的記憶裡是她的青梅竹馬,上一任的聖子,未來最有可能登上教皇之位的紅衣主教,他有一頭銀輝般的白髮和金色的瞳孔,像天使一般笑容裡都帶著聖潔的溫暖,讓人不敢褻瀆。

我朝這人設我是瑪麗蘇那他就是傑克蘇吧。

“米瑞,米瑞?你還好嗎?”

“我還好。”第一句話了,加油這是個好開頭,你馬上就能客套完把這個人給送走了。

說著我抬起眼對視上那雙閃著金色光輝的眼睛,很漂亮,所以說還是虛擬世界好啊,人都那麼漂亮,賞心悅目。

“我在你的臉上看到了一些破碎的憂鬱,不過這還是不損你的光輝,我的太陽女神。”他彷彿詠歎一般說出很莫名其妙的話,我根本理解不了所以歎了口氣。

“親愛的,你能把你的憂慮告訴我嗎?我知道西北的域主傳來訊息說那裡最近遭受黑暗的侵蝕。”他走近了些,手上拿著一本黑色封皮的聖經,“你是聽說了那件事,所以待在禱告室裡一直不願意出來嗎?一出來就因為精神衰弱昏睡了一天一夜,你應該珍惜自己的身體。神不會願意看到你如此不珍惜你的身體。”

“維納…”我欲言又止,他庫庫說那麼多我根本不知道該回什麼。

“我知道了,我永遠不忍心你那麼憂愁。我會親自帶法師去西北探查情況的,那裡的人們很快就能得到光明神的救贖。”他認真地看著我露出一個安慰的笑容。“你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你。”我也僵硬的抬了抬唇角。

“米瑞。”他無奈寵溺地聲音讓我的耳朵癢癢的。“你還是那麼不愛笑,你就像太陽和月亮一樣神秘莫測,令我魂牽夢繞。”

“維納,彆說笑了。”我轉過頭去,心情複雜==雖然這聖潔的美貌,這酥麻的聲音,但是說這種額,比較迷惑的情話還是讓人想扶額苦笑。

“好,那我走了,我回去就找人準備這件事。你記得好好注意身體,彆再讓我擔心了,好嗎?”我轉過頭看見他的手抬起來,應該是想撫摸我的臉,但又剋製地把我耳旁的碎髮撫到耳後。然後我們唯美的互相對視,他笑得好溫柔好像在發光,我的臉也好偉大。

啊,三句話秒了。我看著他的背影想著。

他還回過頭看我,看見我在這目送他還笑得很甜蜜。我淡淡地望向天,這就是被人在意的感覺啊,感覺…冇什麼感覺。

來到這裡的第一週,非常不習慣,也不打算習慣。

而且雖然我一直努力迴避不願意接受現實,但還是要擔負聖女的職責,早起侍奉神。

這個世界無聊了基本上也冇有什麼娛樂,更不要說在神殿侍奉神的聖女,更是清心寡慾,生活千篇一律的枯燥。

開始就按照記憶裡的日常作息來扮演聖女的角色,教皇體恤我精神衰弱,也冇安排聖女需要參加各種典禮活動。

維納在第二天就走了,他走之前還向我申請給予他勝利的祝福,我隨便給他唸了一段聖經,他很感動得抱了我一下。

然後就是守衛神殿的聖騎士長,他在維納走之後的每一天例行巡視後都會給我送一束鮮花擺在我的窗台上,有時是滿天星有時是大麗菊有時是說不上來名字的野花。但當我看向視窗都會收穫一個陽光俊朗的笑容。

這個笑起來像元氣俊朗小狗的少年是某位伯爵的子嗣,他很優秀,但也會很靦腆地跟我說情話。我自然不會對這種小動物一樣的人有多少防備,他經常給我講述外麵城區的生活,一些好玩的俚語還有故事。

我有時候會聽來打發時間,有時候不會,因為我見人到外麵是需要能量的!

已經快過去一週了,我已經堅持不下去這樣朝九晚五早睡早起按時吃飯的規律生活了,我要,想辦法潤了。

我開始更勤奮地找尋與教廷需要的輔助功能性魔法無關的實用性魔法,可以幫助我逃脫教廷的控製,找個地方定居然後過上足不出戶的生活。

睡前坐在書桌前心煩意亂地撕教廷珍藏魔法書用來疊青蛙的我,此時還冇有察覺到命運的齒輪即將轉動。

-在地上陰暗爬行,但覺得仙女太接地氣不好,嘶這就是成為美女的代價嗎?!不能不顧形象在地上陰暗爬行簡直少了我宣泄情緒的一大途徑,還有像野獸一樣哀嚎,反正發瘋的人類都是不在意自己形象的,發瘋都要在意形象的話,這個破世界不配那麼體麵!突然一陣乏力,我砰一聲趴在桌子嗑著下巴了,“啊!”痛得我眼角溢位淚花,這時突然有一個黑影一下子從窗邊閃過去,什麼東西?!我以為我眼花了,誰知道下一刻穿著貴族禮服梳了髮型的精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