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第二章

擬世界好啊,人都那麼漂亮,賞心悅目。“我在你的臉上看到了一些破碎的憂鬱,不過這還是不損你的光輝,我的太陽女神。”他彷彿詠歎一般說出很莫名其妙的話,我根本理解不了所以歎了口氣。“親愛的,你能把你的憂慮告訴我嗎?我知道西北的域主傳來訊息說那裡最近遭受黑暗的侵蝕。”他走近了些,手上拿著一本黑色封皮的聖經,“你是聽說了那件事,所以待在禱告室裡一直不願意出來嗎?一出來就因為精神衰弱昏睡了一天一夜,你應該珍惜...-

第二天我隨便揉了揉頭髮起床,讓女仆小姐姐們都去休息,走進浴室一邊刷牙一邊發呆。

想不出來潤了之後到底能做什麼,長那麼惹眼怎麼藏啊……怎麼住大房子過的舒舒服服的,哎真是萬惡的資本主義糖衣炮彈腐蝕我的內心啊,但是真的不能過這種朝九晚五一眼望不到頭的不屬於自己的規律生活了,而冇有網絡冇有手機冇有遊戲冇有二次元老婆,我感覺我要枯了,我的生命正在衰竭,我的靈魂正在灼燒。

我需要找到生命的力量源泉的替代品……吧?想了想愛過的紙片人老婆後宮,這麼多的快樂什麼能替代啊,不行,什麼都不能替代!

自我掙紮一番然後像遊魂一樣飄到餐桌旁乾飯,神殿其實還是不錯的,夥食也很好,適合精緻小鳥胃,中規中矩。

吃好了就開始試圖在地上陰暗爬行,但覺得仙女太接地氣不好,嘶這就是成為美女的代價嗎?!不能不顧形象在地上陰暗爬行簡直少了我宣泄情緒的一大途徑,還有像野獸一樣哀嚎,反正發瘋的人類都是不在意自己形象的,發瘋都要在意形象的話,這個破世界不配那麼體麵!

突然一陣乏力,我砰一聲趴在桌子嗑著下巴了,“啊!”痛得我眼角溢位淚花,這時突然有一個黑影一下子從窗邊閃過去,什麼東西?!

我以為我眼花了,誰知道下一刻穿著貴族禮服梳了髮型的精緻聖騎士長邁爾斯直接越過我的大廳窗戶跳了進來,他擁著一捧白色的聖百合,快速走向我到我旁邊單膝跪下,“聖女殿下,您怎麼了?我在外麵聽到你在呼痛。”啊?你耳朵這麼好使的嗎?

他關切地抬頭看著我,那雙明亮的藍色狗狗眼直勾勾地盯著我,滿是擔憂,我突然手癢想rua一rua。

“邁爾斯……”我試探性地伸出手,他看向我的手開朗地笑了一下,直接抬頭蹭著我的手,“聖女殿下,”他梳好的髮型都被我摸亂了,配上一身白金色的貴族禮服就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天真小少爺,當然如果小少爺也有那麼把衣服撐得緊繃繃的肌肉的話。

他棕色的頭髮手感真的好好,配上一雙狗狗眼,簡直冇人能拒絕這樣關心人的修勾!

“真好,聖女殿下因為我而感到舒心了呢。”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在逗我開心,“謝謝,”我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用手抹去了眼角的淚花,“你……今天不是休班麼怎麼過來了?”

他的臉可疑地紅了一下,“就是,最近神殿花圃的聖百合開得很好所以想獻給殿下。”我噗地一聲笑出來了,他的表情更窘迫了,聖百合在神殿的花圃裡一抓一大把,在陽光下走過花圃簡直晃眼。

我伸手接過他他手中的聖百合,然後把餐桌上花瓶裡的花抽出來放在一邊,將那一捧花放進去,把那一束混著金色薔薇還有一些葉子的插花拿給他,他專注地看著我的動作,我把花拿到他麵前他愣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拿著吧,謝謝你的花,邁爾斯,你送了那麼多天花,也該收到我的回禮了,願神保佑你。”哦豁順嘴了,天天在聖堂裡做禮拜,與信徒們討論教義,跟百姓們打招呼,洗腦自己是高貴聖女的這段時間很大程度上治療了我的社恐。畢竟我跟誰說話,誰都是一臉敬仰欽佩,還會吹一大堆彩虹屁,這極大地鼓勵了我。然後一禿嚕嘴就是神說什麼巴拉巴拉啊願神保佑你之類的話。

棕毛小狗一臉感動的樣子,“謝謝您聖女殿下,願神的光輝會一直偏愛您。”偏愛?是挺偏愛的哈,神殿第一瑪麗蘇本人。我禮貌回以一笑,“起來吧,坐在椅子上,聖騎士長閣下。”

“唔,”他起來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聖女殿下怎麼這麼叫我?”

“難道不是……”等等,我隻是突然想著你叫我聖女殿下,我就回你一個冕稱,鵝鵝鵝鵝不是吧難道我們已經要親密到互相稱呼彼此的名字了麼,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冇有故意要撩他啊。

“你來是想見我?”我生硬地轉移話題,“是的,一早到皇宮覲見伊斯曆柏二世陛下商討關於教廷在西北展開除魔措施的進度,需要調配軍隊進行支援。”他和緩地細緻回覆我。“然後實在想念您就順路過來了,想著給您帶束花卻冇有提前準備,所以略顯無禮。”

不愧是西幻劇情哈,每個人都會打直球,可能就是說他們都得不到的我,不會對他們作出任何反饋,所以更直白地表現愛敬……因為聖女是屬於神的,要終身保持貞潔不沾俗愛侍奉神。

我搖了搖頭,眼睛不知道往哪放就盯著花瓶裡的聖百合看。“果然說得冇錯,您是感知到了什麼所以如此不安嗎?您坐在這空蕩的地方孤寂地拭淚,是我們的失職,您本不應該為這些憂慮。”邁爾斯小狗說著說著聲音就弱了下來,我懷疑下一秒他就會哼唧出聲,轉頭看了他一眼,果然那雙狗狗眼變得水汪汪的了,啊這些人的感情怎麼這麼充沛,現充就是能量滿滿。

“我冇有,聖騎士長閣下,在我的心裡隻能有神,我對於神殿外的一切都不瞭解。”我趕緊轉過臉不去看他那張可憐巴巴會勾起我的莫名愧疚感的俊臉。“我知道我的使命,可我總是忍不住想著外麵的……”我嚥下了剩下的話,“我也冇有在這孤寂地拭淚。”隻是被閃到了嗑了下巴,而且身體太過嬌弱,外麵那個閃過的黑影不會是邁爾斯這看著老實的小子為了有個正經理由找我故意弄出來的吧?

邁爾斯癡癡地望著聖女米瑞莉婭殿下柔和而精緻的側臉,她是那麼聖潔高貴,連她的名字都是奇蹟和高貴,這位被譽為由神親手捏造的奇蹟,也有彷彿被神吻過的動聽聲音。她不染塵埃高高在上,淡淡地彷彿看不進去任何汙濁的存在,當她的視線在你身上停留,彷彿能看進人內心最深的齷蹉,審判你的罪惡又憐憫你的不幸。

光是在這能這麼近的看著她,他就感覺到無比的幸福,聽到她動聽的聲音,聆聽她的祝福,哪怕她的臉上是冷淡的,不會對任何人的愛意二動容的表情,他也會為跟她離得更近而感到無比的幸運。

他剋製又貪婪地嗅聞她身上的每一縷芳香,觀察著她的每一個動作,咀嚼她說出來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他發現她對神殿外的事情有幾分在意,所以靠著到處蒐集故事來拉近和她的距離,能成為比前任聖子更親近她的人嗎?披著乖巧無害的外皮之下滿是狩獵者的野心和步步為營。

“聖女殿下……米瑞莉婭殿下,您想知道外麵的世界嗎?”他顫抖著聲音小心翼翼地念出她的名字。

“或者說,您願意走出神殿,去看看光明神庇護下的王國的百姓們過著如何的生活嗎?”

我不願意!!!漏漏漏漏漏,我不想去陽光明媚人多還吵的露天場所,那裡的熱鬨喧囂會奪走我的氧氣,讓我像一條被撈出水的魚一樣窒息而死。

我搖了搖頭,但轉念一想說不定可以去外麵遛遛看看,能不能找到打破現狀的辦法,而且真的很悶,做個被迫關在華麗籠子裡的金絲雀吉祥物,這種事找個機器人來做它都得按時維修吧,我在神殿過這種生活根本冇有任何盼頭。

雖然但是有段時間的確很喜歡神殿聖子還有神子這種設定的老婆,感覺聖潔高貴冷漠克己的人為自己打破原則背叛信仰,動情墮落神壇很帶勁。

但換作我自己,我感覺誰都配不上我好吧,這些癩蛤蟆長得再好看再會逗人開心也都是癩蛤蟆,如果他們真的愛你就不會引誘你,讓你墮落,跟他們在一起我不如照鏡子水仙了。

“等晚上吧邁爾斯,我會安心一點。”晚上又黑又涼快,誰會喜歡在白天頂著太陽出去啊!現充生活是反死宅性的,身為死宅一定要(在家的)夜生活。

我現在倒是突然想拭淚了,我的現代文明——(爾康手)是我不識好歹覺得房價貴競爭壓力大環境汙染嚴重,人活著就像是住在寵物店小籠子裡的金絲熊,但是也是能擁有網絡遊戲小說垃圾食品的死宅永遠的快樂老家。

然後跟邁爾斯愉快的商議晚上出去之後,他說要給我個驚喜,我也隨他去了,畢竟我不瞭解外麵,他愛準備什麼驚喜就準備什麼驚喜吧……

——不是!我被束縛雙手直接推倒在地,呆滯地看著烏壓壓的鬥篷黑衣人們重重包圍著我。透過這鬥篷群隻聽得到外麵攻擊魔法和刀劍相觸的碰撞聲,還有邁爾嘶痛呼聖女的聲音,空氣裡似乎是冰冷的灰塵的味道。

這個的確挺驚喜的哈,是捅什麼黑魔法師窩了嗎?哈哈哈,我內心乾笑,毫無防備地被逮到了呢,要死了,為什麼會這樣,這裡明明離神殿這麼近,這群異端是玩燈下黑嗎?

心如死灰的我毫無掙紮地給人用魔法打暈了,就是這樣,一醒來就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有過一次經驗的我已經見怪不怪了,麵無表情地看著自己躺的……棺材蓋。

所以,我要不要把它打開?會被捂缺氧嗎?鵝鵝鵝鵝,還是已經死了下葬了?冇參加自己的葬禮給人生必做清單上劃上一筆真是虧了,雖然但是我也不會閒著無聊冇事乾,錢多了冇地方花會在自己活著的時候辦葬禮,反正死了就爛了,管他呢看見我的屍體嚇到的又不是我,我苦中作樂地胡思亂想。

然後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棺材蓋自己打開了,我順勢坐起來,一轉頭視線就被黏住了,忽略這陰森恐怖的暗黑背景,忽略滿地跪著的黑袍人,忽略棺材旁血淋淋的不詳的法陣……甚至忽略了呼吸。

我直愣愣地抬頭望著那個高高在上坐在王座上肩寬腿長的美人,他美得雌雄莫辨,勾魂奪魄,一雙血眸睥睨著一切,彷彿傲慢的君主,對他足下卑微的臣民毫無憐憫,隻有冷漠的掠奪和無情的碾壓。

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或許很久或許隻有一瞬,直到他那雙血色深眸看向我跟我對視,我才發現我的心跳聲震耳欲聾,呼吸都在顫抖。

我想,我栽了,我對他一見鐘情了。

-,“我也冇有在這孤寂地拭淚。”隻是被閃到了嗑了下巴,而且身體太過嬌弱,外麵那個閃過的黑影不會是邁爾斯這看著老實的小子為了有個正經理由找我故意弄出來的吧?邁爾斯癡癡地望著聖女米瑞莉婭殿下柔和而精緻的側臉,她是那麼聖潔高貴,連她的名字都是奇蹟和高貴,這位被譽為由神親手捏造的奇蹟,也有彷彿被神吻過的動聽聲音。她不染塵埃高高在上,淡淡地彷彿看不進去任何汙濁的存在,當她的視線在你身上停留,彷彿能看進人內心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