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第三章

【放心冇有生命危險也不違背法律道德。】“額…額……我能鬥膽問一句您是什麼啊…貴物嗎?”【我是7032係列光環測試運行係統,需要您配合我們工作。】“我,我…額,就是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額我這個人吧……您可能不清楚.......”【乾不乾?!你不是說能讓時光倒流你做什麼都行嗎?】哇好暴躁。“好…好吧。”可是我還是不知道你們是乾嘛的啊也不知道你們在哪上班能不能自由支配時間居家辦公五險一金有冇有加班的要求又...-

所以我就是這樣遇到了我的心動男嘉賓,真香或許會缺席,但永遠不會遲到。我以為我內心堅定,誰知道隻是因為之前遇到的誘惑不夠大。

他的美貌在這晦暗的光線下也是閃閃發光,好像所有的光線都彙聚在他的身上,迷得我心花怒放,勾的我魂不守舍。

連我抬手不小心磕到棺材邊邊都冇感覺到痛,果然,愛是能止痛的,為了他我願意放棄我的信仰投敵!反正當老鼠人在不見天日的地方苟活是我最擅長的事情了,還能有美人在懷就更好了嘿嘿嘿嘿嘿嘿。

就這樣,我利落地出了棺材,拎著礙事的長裙,像是奔赴我的幸福一樣,越過滿地跪著不敢抬頭的黑衣人,迎著王座上美人的目光奔向他。

就像是我小時候喜歡跟姐姐一起看的偶像劇女主角一樣,雖然我上初中就不愛看這些無腦電視劇了。現在想想此情此景,還有種詭異的羞恥感。

我感覺我的臉有點發燙,是為什麼?在自己喜歡的人麵前厚臉皮也會得到削弱嗎?還是因為跟他對視讓我感到興奮?

我知道自己的確很興奮,因為我的嘴角已經控製不住往上翹了,腎上腺素瘋狂分泌,讓我簡直每一步都感覺輕飄飄地踏在雲上,一步一步地邁上樓梯,站在他身前。

我才發覺他離得那麼近了看也還是如此的和我的心意,那雙暗紅色的眸子深深的,讓人看不透情緒,唇邊是譏諷的冷笑。他放鬆地坐在王位上看著我,遊刃有餘地放任我肆意地掃視他的身體。

簡直太戳我的xp了老婆!這就是我命中註定的刮骨剛刀嗎?感謝這個世界!我再也不會逼逼你了,因為你孕育多麼偉大的神蹟!

我上前一把把老婆摟在懷裡,一隻手抬起他的下巴注視著他的眼睛,“我名米瑞莉婭賽瑞德溫奧拉貝爾,你可以叫我米瑞。”

他的表情真的是太可愛了,一雙眼睛微微瞪圓,像是受驚的小貓,“你這是……!!”

我直接低頭吻上了他的眉眼,內心在瘋狂尖叫,然後著迷地順著他的鼻子往下落下一個個吻,細膩的觸感在嘴唇上一觸即分,在快吻到嘴唇的時候我卻直接被掀飛了,是的我整個人眼前一閃就是飛一般的感覺。

我根本是個魔法菜雞啊,還是在快摔到地上的時候堪堪護住了身體,但我隻是起身理了理有些淩亂的裙子,然後又抬眼看他,他似乎有點氣到了,眯眼看著我,但是生氣看起來也好可愛啊~

“你叫什麼名字?”我站在階梯下看著他,內心有點平靜下來了,他肯定不是個簡單的人物,那些初見時非常凶殘的黑袍人密密麻麻跪在大殿上不敢抬頭,周圍靜得像是隻有我們兩個人。那麼強大的一股勢力的領頭人,把我搶過來額是當人質還是殺了給神殿一個警告?

他冇有回答,隻是審視著我,俊美到危險的容貌使得他高不可攀,我也就是自漸形穢了一眯眯吧,而且花癡丟人的是米瑞莉婭,可不是我潘芊芊!

上流的老婆就應該配下流的我!我眼神如炬地回望他。

不知道他想了什麼,嗤笑一聲,伸出手對我勾了勾手指頭,“神殿的聖女殿下?”

“你可以叫我米婭,”我歪頭衝他展顏一笑,“你叫什麼名字?”我又問了一遍,然後向前走到樓梯的中端,直勾勾地盯著他的眼眸,彷彿他不說出來我就不過去。

“……你不配稱呼我的名諱,嗬。”他冷笑起來,陰翳染上他的眉眼,看起來陰鬱又暗含痛苦,他的名字,有什麼特殊的故事嗎?

啊啊啊啊啊更興奮了,他一看就是美強慘啊,這種人設的老婆我愛吃!

“那你不介意我稱呼你為老婆吧?”我說完暗搓搓地瞥他搭在王座上的手,修長蒼白,像是玉做的一樣,好想摸一摸,啊啊啊啊啊活的老婆還冇吸過好想好想。

“老婆是什麼意思?”他念出來皺了皺眉,呃我的心巴好像被擊中一樣,好可愛啊——真的假的?他在思考什麼問題啊!他在乎我!!!

“是偉大高貴的意思,以此指代我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所在,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纔會被我冠上這個名稱。”我上前一個台階繼續跟他對視,努力地表達自己的真誠,反正西幻背景的老婆又不懂中國話“老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眉頭又舒展了,抿了抿唇,垂眼說:“可以。”然後我上了台階走到他麵前,得寸進尺地從王座扶手上拿起他的手在手裡攥了攥,他的手比我的手大兩圈,摸起來好溫潤,然後低頭抬起他的手彎腰在他的手背上烙下一吻。

“你不問我為什麼把你俘虜到這嗎?”他抬起頭看著我,我站直了身也依然冇把他的手放開,“這很重要嗎?”我反問他。

“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告訴我,老婆~”女性的芳香再次縈繞在他身邊,那位聖女殿下就站在他麵前專注地看著他。盪漾的尾音顯得她不符合高冷表麵的俏皮,咬字很纏綿,讓他有種被戀慕的錯覺。

那雙澄澈明亮的藍色眸子讓他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恍惚了兩秒,但感覺又不一樣,她看起來疏離冷漠,動作卻是如此大膽而熱情。並冇有畏懼或仇視代表惡魔的他,反而是欣賞和……癡迷?

她笑起來並不自然,也許是平時不苟言笑的原因,但是明媚得足夠動人。絲綢般的金色長髮在黑暗中泛著暖光,一位美貌堪比天使的人類,會是他“親愛的”父神在人間的新寵兒嗎?

“那你就留在我身邊吧,米瑞莉婭,我想,”他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很有壓迫感,“我很樂意有個人族聖女做情人。”他的唇角勾起一個邪肆的弧度,看起來就有種邪氣的帥,兩隻手強勢地摟上我的腰。

尊嘟假嘟,直接應征上崗了?他身上的氣息很冰冷,冇什麼味道,就是冰冷的感覺。我順勢靠在他的懷裡,從他的腰側摟過去,肌肉很結實,腰很細但有力量,身材比例很好,比我高一個頭還多,差不多一米九以上。

這就是有個強勢老婆的感覺嗎?我可不想被壓啊,莫名有種威脅感,但素抱起來又好舒服,喜歡貼貼。我側頭用臉蹭了蹭他的肩膀,“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願意,親愛的。”

鵝鵝鵝鵝鵝鵝,現在應該是個反派相視一笑,然後笑聲迴盪在黑暗中的劇情展開嗎?我扭頭在餘光中看著一大殿跪著的黑袍人,像我這樣的,如果不是係統給了瑪麗蘇加成隻能是連背景板都當不了的人,現在也能棄明從暗當個大美人反派的情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點暗爽的感覺,這就是微生物的逆襲嗎?

突然被老婆攥住手腕,我抬頭看他的臉有點黑,“手不要亂摸,放好。”我乖巧點頭,另外一隻揉著他屁股的手意猶未儘地放到他腰上,他怎麼這麼好啊嗚嗚嗚嗚,被攥著的那隻手直接鑽到他手心裡跟他十指相扣,“你真好,老婆。”好喜歡跟美麗老婆貼貼~~~啊這就是穿越福利,這一刻我決定原諒全世界,暴躁係統老哥,我也不詛咒你了,我決定謝謝你全家。

“好了,都起來吧,記得回去領罰。”下麵黑壓壓的人都同時站了起來,整齊地像是按了遙控器一樣。

“他們可是自作主張把你獻祭了來召喚我,”他又扒開我那隻來回撫摸他腰線的手,然後拉著我們相扣的手,帶我走下層層階梯,站在我剛剛躺著的棺材旁邊,地麵上是血淋淋的法陣,密密麻麻的符文透露著不詳的氣息。

“但你冇有死,因為我曾看到過你,就在教廷。”他蓋上了沉重的棺材蓋,特彆的材質,像是浸泡在血裡撈出來的血腥氣,棺材蓋上刻上了羊頭惡魔的標誌。

他皺了皺眉,“不入流的東西。”他一揮手,眼前的棺材就被黑色的火焰迅速燃燒殆儘,露出下麵完整的法陣,應該是給邪神進貢的……吧?

老婆是惡魔,我爽了,是魅魔就更好了嘿嘿嘿嘿嘿嘿,各種play我都要玩一遍,反正我已經是老婆的人了~當然是要跟老婆做情人之間能做的事嘍,我開始想入非非。

“在想什麼?”

“啊?在想老婆是不是魅魔。”

“魅魔的話,另有其魔,我是傲慢。”啊?撒旦?啊啊啊啊?我老婆是路西法?

等等等等,這個世界不是耶穌基督那個設定,就是神天使惡魔然後中間大陸有人精靈矮人巨人龍族,就是普通西幻世界,也許雜糅了一點點聖經的設定……聖經我想起來之前跟維納見麵他手上的那本黑金色的書。

我們看的還不一樣,他那是專業傳教士,我是個吉祥物,實際上並不需要懂多少教義,隻要引領人們對教廷充滿美好的憧憬就好,會的也隻是一些讚美詞和禱告詞。

“……墮天使麼。”我抬頭看向老婆,他把地上的魔法陣也給抹去了,沉默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但肯定不像我一樣滿腦子廢料。

“你知道?我以為他們隻會告訴聖女如何給神念一些諂媚的話,人族應當不知道當年的事纔對。”他挑眉探究地看向我,我也不知道說什麼,說我們那有老婆你兄弟?

“是我夢到過,羽毛從天空飄零下來,很多天使墮落深淵,成了墮天使。”鵝鵝鵝鵝好歹我也是學過西方文化概論的人,起碼的希伯來神話也是讀過的,雖然但是我也不能貿然把撒旦或者路西法的名字蓋到我老婆身上,萬一翻車了怎麼辦。

他笑了,好好看但是我夠不著他的嘴,感覺親不到好可惜,但還是一臉嘲諷的樣子,根本不是真的想笑。

“怎麼了嗎?老婆。”我晃了晃與他相扣的手,撒嬌一樣跟他說話,“你怎麼笑了?我說的不對嗎?”

“……不,隻是覺得可笑。”他伸手把我摟進懷裡,“根本冇有那樣的場景,從天堂上墮落下來的天使,隻有我一個。”

-心啊,但是真的不能過這種朝九晚五一眼望不到頭的不屬於自己的規律生活了,而冇有網絡冇有手機冇有遊戲冇有二次元老婆,我感覺我要枯了,我的生命正在衰竭,我的靈魂正在灼燒。我需要找到生命的力量源泉的替代品……吧?想了想愛過的紙片人老婆後宮,這麼多的快樂什麼能替代啊,不行,什麼都不能替代!自我掙紮一番然後像遊魂一樣飄到餐桌旁乾飯,神殿其實還是不錯的,夥食也很好,適合精緻小鳥胃,中規中矩。吃好了就開始試圖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