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之力,至暗永夜

中,用力一咬.....竟是將其生生咬碎!她的的眸子如同兩道血色的彎月,散發著森然的寒芒,其心中的憤怒.....已然要將她的理智完全淹冇!一滴猩紅色的鮮血,順著嘴角流淌而出,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蘇晚夏抬起頭,盯著武天行,聲音冰冷:"為什麼......我明明放過了你,你卻偏偏要找死呢?"“嘩啦.....”一陣狂風呼嘯,將蘇晚夏的黑袍吹拂而起,那一頭蒼白的長髮,隨風飄揚,宛若惡魔般邪惡!“果然........-

“魔人......"

劍君掃過天涯城中的慘烈之景,那種屍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的恐怖景象,令得她的眉頭愈發皺緊。

她視線偏轉,落在那已成血人的蘇晚夏之上,神情冰冷至極。

屠殺無辜生靈,這等罪孽.....永遠也無法饒恕!

她的眸中,寒光乍現!

下一刻!

"噗嗤!"

一道劍氣瞬息而逝!

但........

“轟!!”

隨著無儘的黑暗真元暴湧而出,那道劍氣竟是轟然潰散,化作點點光雨,灑落而下!

【叮!開啟天人境突破任務,斬殺三名天人境生靈,或百名神府境生靈!】

【叮!宿主當前殺戮值已滿,是否立刻承載魔神之力?(承載結束之後,將無視突破任務.....突破至天人境!)】

“......劍君?”

蘇晚夏隨意將麵容之上的鮮血擦去,抬頭望著那個如同救世主般的偉岸身影,其眸中的冰冷愈發濃鬱!

“關於你的故事,我可是聽說過不少.......”

“冇想到有朝一日,我竟是成了那故事中的魔頭......哈哈哈....”

蘇晚夏麵無表情的笑著,那笑聲聽起來極為陰森詭異,令得天涯城中的所有人心中皆是升起了一抹毛骨悚然的感覺。

"膽敢屠戮蒼生之輩,罪該萬死!"

劍君聲音冷漠,如同萬載寒冰,冇有一絲情緒波動,彷彿蘇晚夏隻是一件物品般,隨意可殺!

“咻!!”

她一指點出,霎時....便有著無窮飛劍破空而來,朝著蘇晚夏呼嘯而去!

漫天劍刃,如同銀龍飛舞!

但........

就在此刻......

蘇晚夏,卻是詭異般的一笑。

“係統,承載魔神之力.....”

“轟隆隆!!”

下一刹那,隨著一聲轟鳴炸響,整個天地間陡然響起一陣驚雷般的破滅之音,宛若天地崩塌,乾坤顛覆!

【叮!成功承載一分魔神之力,當前承載源力:永夜魔神!】

“......啊啊啊!!!”

無窮無儘的力量瘋狂的湧入蘇晚夏的身軀之中,令得她的身軀不斷的破碎......而又迅速重組,一次次破碎,一次次的重組..........

大量的鮮血如同瀑布般傾瀉而出,染紅了大地!

蘇晚夏的身軀,已經破碎了數十次,無數的裂紋充斥其身體每一寸肌膚,觸目驚心!

僅僅隻是一絲的魔神之力,也不是她如今的身軀所能夠承載......

如今,蘇晚夏身軀每一次的破碎重組......都會令得她的肉身變得愈發堅韌,所能承載的力量亦是變得愈發龐大!

"瘋子........”

見到這無比駭人的一幕,

劍君亦是無法保持那高高在上的姿態,她嘴角狠狠抽搐幾番,眼中浮現出一抹駭然之色。

“嘭!”

終於,在身軀重組將近百次之後......蘇晚夏終於是能夠勉強承載那一絲魔神之力!

她身軀微顫,感覺著那種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嘴角勾勒出一道殘忍的弧度。

“我要複仇......我要讓黑暗吞噬一切!!”

“而你們.....都得死!"

蘇晚夏暴喝一聲,高舉手中的破幽劍......無窮的黑暗力量湧入其中,令得不斷顫抖......彷彿即將破碎般!

“永夜魔域.....啟!”

“轟!!”

霎時,隨著的話音落下,整個天地都彷彿陷入無邊的永夜......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所有的色彩,彷彿都被生生剝奪......唯留下了無儘的黑暗!

天涯城的眾人,隻感覺到自己好似置身在無儘的深淵邊緣,隻要動彈一步.....就會墜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之中,永不超生!

“本座的力量......竟是被生生壓製了三成?”

白陌雨臉色微微變幻,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乃是劍君,實力何其恐怖!

天人境十重的至強者,劍天閣的第三尊位,更是擁有斬殺十尊魔道天人巔峰強者的恐怖戰績!

但現在,她竟是被一種詭異的力量死死壓製,這讓她心底深處,都是生出一種莫大的危機感!

“轟!!”

隨著蘇晚夏一掌拍出,無窮的黑暗之力竟是在此刻彙聚在了一起,化成了一個遮天蔽日的漆黑手印,攜帶著無匹的威勢,朝著劍君鎮壓而下!

劍君麵沉似水,雙眸中閃爍出一絲厲芒,手握長劍,一劍斬出!

一道璀璨的劍光,宛若一輪驕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將無儘黑暗驅散,將這片天地照亮了一絲!

"哢嚓!!"

劍光與那遮天蔽日的巨大手印碰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撕裂聲.....隨後,便是轟然炸裂,爆發出一陣劇烈的震盪波動!

天涯城內的眾人,皆是被這股恐怖的力量席捲,直接橫飛了出去.....些許弱者,更是直接斃命!

"轟隆!!"

一擊過後,兩道身影彼此對峙,相隔百丈!

劍君盯著前方的那道身影,眉宇間的凝重之意....已然達到了極致。

她剛纔那一劍,動用了八成力量.......竟是隻能勉強抵抗眼前魔人的隨意一擊。

“嗡嗡......”

此刻,劍君手中的長劍微微顫動.....無數的銘文閃爍著,釋放著一種浩瀚而又磅礴的力量波動!

“此劍.....名曰誅魔,乃是我劍天閣的傳世至寶,劍如其名.....專斬邪魔!

“今日,本座便以此劍.....親手送汝下至地獄!"

劍君語畢,手中誅魔劍瞬息爆發出萬千劍光,宛若九條銀龍,在這一劍之下,虛空都是瘋狂扭曲,無儘的黑霧皆是被驅散開來!

"斬!"

劍君低喝,劍氣縱橫,如同海浪般向著四周翻滾,化為萬千細密的劍網,朝著蘇冥鋪天蓋地地籠罩而去!

與此同時,她亦是一步踏出.....手持誅魔劍,直接朝著蘇晚夏攻伐而去!

劍光如潮,遮天蔽日,彷彿將整個天地都淹冇!

-斷扭曲震盪,顯得極為詭異駭然。在她之下,便是那六大殿主,還有一眾尊者境的魔族強者,個個身襲漆黑魔袍,渾身湧動著無儘煞氣。此刻的大殿之中,一片寂靜,鴉雀無聲,即便是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清晰可聞。眾魔都是望向那王座之上的身影,靜靜等待著魔主的抉擇。"嗡嗡.......”良久,蘇晚夏終於是緩緩睜眸,那猩紅的眸中閃爍著懾人的寒光,一股恐怖的威淩更是宛若實質般的散播開來,讓得在場的眾魔都是禁不住打了一個寒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