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魔降臨,玄旭之劫

尖叫道!"嗬嗬,我殺的......便是你們這群天玄宗的渣滓!!”蘇晚夏眸光如血,聲音如魔鬼,令人聞之膽寒!"不好!!"雲蘭麵色劇烈一變,心中湧起了一股濃鬱的危險之感!下一刻,蘇晚夏毫不猶豫地一巴掌拍出,當即狠狠地拍在雲蘭的頭顱上!“嘭!!”雲蘭頭顱爆裂,鮮血噴灑!【叮!斬殺靈海境六重生靈,獲得0.6殺戮值!】"嗚嗚......不要殺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求求你放過我!"最後一名少男亦是絕望至極,跪伏...-

另一邊。

天玄聖山之下,玄旭城。

作為天玄宗所掌控的城池之一,玄旭城的規模可謂是極其宏偉,其內建築林立,鱗次櫛比,繁華的程度幾乎能夠與一方皇城媲美!

那高達百丈的城牆之上,更是有著無數身著漆黑鎧甲的守衛巡邏,皆是麵露肅穆,目光銳利,防範著一切外來之敵。

而在此刻,玄旭城中的一座酒樓內。

“落師兄,聽說就算是丹玄子師祖也對你讚譽有加......更是賜予了你一件地階靈寶?”

“.....那是自然。"

華麗的廂房之中,落長生與三名天玄宗徒女圍桌而坐,聽著幾人對於自己的恭維,嘴角亦是掀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師祖賜予我的,乃是一件名為羅心境的護體靈寶,可以抵禦天人五重之下的任何攻擊。"

落長生傲然笑道,他可是親眼見識過丹玄子對待自己的態度,自然知曉如今自己的地位在天玄宗是何等的超然。

"嘶........”

聞言,幾人皆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如此寶物,即使是宗內的長老也未必能夠擁有,而丹玄子卻是輕易的送給落長生,這等待遇.....簡直是羨煞旁人。

“長生哥哥,雲兒今日午夜前去找你......可好?"

這時候,於落長生身旁,一位身形嬌俏,容顏嬌美的少女臉頰浮現一絲紅暈,眼波流轉的盯著落長生,柔聲說道。

落長生目光一滯,目光瞬間被其吸引。

那少女膚若凝脂,吹彈可破,一襲白色衣裙裹著她玲瓏曲線婀娜的身段,更顯得楚楚動人,惹人憐惜!

“當然,雲師妹若有什麼修行上的困惑,儘管告訴我,我必定幫助雲師妹解答。"

落長生目光炙熱,直勾勾的盯著眼前這個美妙少女。

"嗯。"

少女輕輕應了一聲,便低下頭,眼簾低垂。

見狀,其餘二人不禁心中暗罵了一句賤人,同時也是頗有嫉妒。

此人不過隻是一介內門弟子,修為更是僅僅初入神府境,也不知道修煉了何等魅功,竟然能夠讓落長生如此癡迷,實在是令人不齒!

“落師兄,在下也有一物想要贈予您....."

一旁,一名麵容清秀,看似頗為文弱的少男也是站了起來,臉上帶著一抹討好的笑容,遞出一枚乾坤戒。

"嗬嗬.....好說,好說...”

見此,落長生的笑意也是更加濃鬱,毫不客氣的接過了這枚乾坤戒。

但.........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噗嗤!”

隨著一道猩紅的鮮血飆飛而出,緊接著便是有著劇烈的慘叫聲響徹而起!

在場眾人臉色陡然一怔,隻見那用乾坤戒獻殷勤的男子,此刻竟然是被攔腰斬斷,鮮血淋漓,屍體倒落在地上,死不瞑目!

落長生的臉色......也是在此刻劇變!

“快走!”

“吼!!”

霎時.......自眾人的陰影之中,數頭猙獰的魔物暴掠而出,瘋狂的撕裂著其所見的一切生靈!

“長生哥哥......救我!救......”

“嘭!!”

“......雲兒!!”

那少女亦是被數頭魔物生生分屍,淒厲的慘叫聲還未傳出便戛然而止,其頭顱滾落在地,死不瞑目的瞪大眼睛,充滿了無儘的恐懼!

".....是誰!"

"究竟是誰?!膽敢在我天玄宗的地盤上撒野!!"

落長生暴吼一聲,其身軀無儘星光閃爍,宛若一顆太陽般耀眼,他雙拳握的咯吱作響,一股強大的威勢瀰漫四方!

"咻咻咻!!"

這一刹,無數星辰之芒自落長生體內湧出,宛如星河倒懸般,浩浩蕩蕩的朝著四周席捲而去,將數百頭魔物儘數轟滅!

他騰空而起,離開這座酒樓,竟是發現.......

整座玄旭城,皆已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無數猙獰恐怖的黑暗魔物肆虐著,吞噬著一切,整座城市在頃刻間......便彷彿化為了地獄!

而虛空之上,兩道氣息如淵般的恐怖身影俯視著這一切,目光冰冷,猶如九幽之主般令人顫栗!

"......劍君?!”

落長生身軀顫抖,望著虛空中那兩道身影,瞳孔驟縮,臉上佈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劍君之側,一名身襲黑袍的身影負手而立,其身上瀰漫出一種淩駕於萬靈之上的恐怖氣勢,猶如真正的神祇降臨一般,令天地都為之震顫!

那是.........

不死魔主!!

“逃!!”

一念至此,落長生心中陡然一跳,連忙祭出一張傳送符篆,便要施展傳送離去!

"嗡......"

然而,就在此刻,他周圍的空間卻是在瞬間禁錮,白陌雨麵無表情.......其五指微合間,便是將其移動至二人身前。

“主人,抓住了一隻暗中窺視的老鼠.....”

白陌雨眸光冷漠,其五指彷彿即將合攏,將那落長生直接捏碎!

"不.....你們不能殺我,我是落長生,天玄宗的第一男天驕,是天玄宗未來的宗主....你們要是殺了我,就等於得罪了整個天玄宗,到時候,無論是誰也保不住你們!!"

落長生嚇得麵色蒼白,聲音顫抖。

"......落長生?”

一旁,蘇晚夏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其雙手都是在不停的顫動著,她緩緩轉過頭來......那眸中的殺意,幾乎是將眼前的落長生直接碾碎!

"嗬嗬.......終於讓我找到你了,終於.....”

蘇晚夏語氣森然,話語間充斥著無儘的暴戾,一步一步向前邁進,身上的威壓越來越強橫!

"為何.......要滅我蘇家?!”

她與落長生的臉龐幾乎完全貼近,彼此的呼吸交融著,讓落長生的心跳幾乎都要停止!

"不.....不是我,是炎辰.....是天玄宗第三核心男長老,是他滅了蘇家......"

落長生額頭冷汗淋淋,驚慌失措,急速的辯解。

“嗬嗬....”

而蘇晚夏,則是一聲冷笑......其心中蘊含的極致怒火,幾欲將她淹冇!

“撒謊!”

“....啊啊啊!!”

落長生不斷慘叫,他的雙臂竟是被直接碾碎,鮮血噴灑,渾身上下都是遍佈猙獰的傷口,觸目驚心!

"不.....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蘇晚夏狠狠的掐住落長生的頸脖,恐怖的力道之下......讓得落長生痛苦不堪,雙眼圓睜,口鼻中不斷流淌著鮮血!

“我不會讓你死得如此輕鬆.......”

“我會讓你親眼看著天玄宗覆滅,讓你承受這世間最殘酷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聲,陡然響徹而起!恐怖的血色劍芒之下,天玄宗上千名徒女,當即被無情的絞殺殆儘,化為漫天的血霧,飄散虛空!天玄宗的強者一個個目眥俱裂,眼睜睜地看著無數徒女身亡,恨不得衝上去將蘇晚夏千刀萬剮,以泄心中之恨!“老夫和你拚了.......你個該死的魔鬼!今日老夫就算是死,也要拉著你一起陪葬!"最後一位男太上長老目眥欲裂,雙眸赤紅如血.......帶著無儘的悲哀與絕望,一躍而起!他的身形急速膨脹,體內真元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