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重,玄旭終幕

四方!“嘭!!”她隨意一拳轟出,虛空頓時塌陷,恐怖的氣勁爆發開來......竟是將萬裡之外的一座高山生生轟成齏粉,煙塵瀰漫四方!這乃是純粹的肉身之力,不帶任何真元波動,卻是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威勢,足以摧枯拉朽的毀滅一切!“不錯.....”蘇晚夏握了握拳頭,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漠的笑容。這種肉身力量的增幅,是真正的全方麵提升,無論是肉身強度還是速度,都因此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叮!開啟皇主境突破任務,斬殺五...-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人境十重天生靈,修為提升至天人境四重!】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人境十重天生靈,獲得5殺戮值!】

與此同時,兩道係統的提示音響徹於蘇晚夏的腦海,亦是令其微微一怔........望著那腳下炎辰的殘屍,她有些嫌惡的搖了搖頭,心中的戾氣也是逐漸消退。

"倒是便宜他了......”

蘇晚夏冷聲低語,眼中露出了一絲惋惜之色,她竟是在暴怒之中直接將其殺死,實在是便宜了此人!

不過.......這種親自手刃仇人的感覺,卻也是讓她感到無比的暢快!

“接下來.......”

蘇晚夏一步踏空,望向那些仍處於呆滯之中的天玄宗眾人,嘴角浮現一抹殘酷而嗜血的弧度。

"該輪到你們了.......整個天玄宗,都要為我蘇家陪葬!”

“帶著絕望.......死去吧!”

她的聲音如同雷霆轟鳴,滾滾盪漾在整個玄旭城上空,令得所有人都是反應過來,心中升騰起一絲冰涼,一顆心更是提到嗓子眼!

不死魔主的力量........已經遠遠超過了她們的想象,即便是天人境十重的強者.......都難逃厄運!

而她們,又有何資格和不死魔主抗衡?

“吼!!”

霎時,於暗影之中......一尊體型達到數百丈之巨的陰影魔物顯現,其猙獰的麵孔令人毛骨悚然,渾身上下散發出滔天凶煞之氣!

“......啊啊啊!!我要脫離天玄宗,我不想死!"

"逃!快逃.....啊啊!"

"............."

一時間,天玄宗一方皆是陷入混亂,一個個皆是麵如土色,驚駭萬分,心中升起了無儘恐慌,生出了想要逃跑的念頭!

一些人更是捏碎通訊玉牌,想向著宗門求援,卻是無法得到任何迴應......

天玄宗,已然將此地徹底放棄.......也放棄了她們這些前來支援的門中之人!

“噗嗤!!”

劍光閃爍間,數百名欲要逃離的天玄宗之人便是屍首分離,鮮血飛灑!

白陌雨眸中閃爍著冰冷的寒芒,那個心懷天下的劍君早已消逝,剩下的......僅僅隻是一個持劍的惡魔!

“哢嚓.....哢嚓.....”

那體型巨大的陰影魔物一口吞下數十名神府境強者,駭人的咀嚼聲不斷響徹,讓人心膽俱裂!

霎時,無數的哀嚎聲,哭泣聲,嘶喊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讓人聞之膽寒!

偌大的玄旭城,已然成為了一方真正的人間煉獄,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不死魔主,我等願意臣服......求您饒恕我們,讓我們成為您的奴仆!"

突兀,竟是有幾名修為達到天人境的天玄宗強者向著蘇晚夏跪下,苦苦哀求道:

"我願意獻出一切,隻求您放過我們!"

"我也願意獻出一切......"

"............."

一時間,數百名天玄宗強者皆是紛紛效仿,齊齊跪拜下來,神情惶恐無助,額頭冷汗涔涔而流,渾身上下更是止不住地顫抖。

見此,蘇晚夏卻是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冷漠開口:

"殺了她們.....”

"是!"

旋即,白陌雨便是微微點頭......其誅魔劍出鞘間,無窮劍芒爆射而出,朝著這些天玄宗之人斬殺而去!

"轟轟轟!!"

劍光橫掃虛空,如同狂風驟雨般降臨!

一聲聲淒慘的慘叫聲隨之響徹而起,漫天的血雨綻放於天際之中,令得天地間瀰漫著濃鬱的血腥氣息。

在白陌雨的麵前,她們就彷彿隻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般,毫無抵擋之力,頃刻之間......便是被斬殺殆儘!

【叮!斬殺天人境一重天強者,修為獲得略微提升!】

【叮!斬殺天人境三重天強者,修為獲得略微提升!】

【............】

【叮!斬殺天人境四重天強者,修為提升至天人境五重天!】

【叮!斬殺大量生靈,獲得10殺戮值!】

係統的聲音不斷響徹著,在斬殺了這些天玄宗強者之後........蘇晚夏的修為也是終於突破至天人境五重。

她抬起頭顱,眸光森寒的望向那高聳入雲的天玄聖山,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等著吧......”

"這場好戲,可纔剛剛開始......"

................................

與此同時。

天玄宗,宗門大殿。

大殿之中,一道虛幻的光幕顯現,玄旭城中的恐怖之景.......亦是於其中清晰呈現,令得大殿之中的眾人皆是臉色陰沉,目眥欲裂!

幾位核心長老更是在見到那李曉的隕落之後,神情憤怒至極,咬牙切齒!

“本座已經向劍天閣與赤霄皇室求援,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會有強者來到天玄宗.......共抗不死魔主!”

天玄宗主看著光幕,那麵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一抹陰冷,沉吟片刻之後,方纔開口說道。

“師祖,如果是您麵對那不死魔主的話......勝算有幾成?"

旋即,她便是向著丹玄子問道。

丹玄子.......天玄宗內的最強者,其真實修為已然踏足尊者........亦是天玄宗最後的底牌之一!

"......不到五成!"

半晌,待丹玄子沉吟片刻,纔是緩緩答道。

此言一出,亦是令得在場眾人的神情都是變得有些凝固,臉色更是變得極為難看!

“此女的修為雖然隻有天人中境,但其真實實力太過恐怖.......天人十重的炎辰於她手中,簡直就像是玩偶一般脆弱!"

丹玄子搖了搖頭,眼中浮現出一抹忌憚之色:

"此外,那跟隨於她的白陌雨,同樣是一尊不容小覷的存在.....”

“那我們........”

聞言,一名長老忍不住開口,語氣充滿遲疑。

“嗬嗬......劍天閣那個老東西可是欠了我不少人情,這次.......她必然會出手相助,你們也不要太過擔憂....."

丹玄子輕笑,眸光深邃無比:

“此外,我天玄宗的天罡滅魔陣.......也不是什麼擺設,大陣不破......那不死魔主也奈何不了我們......"

眾人聞言,臉色也終於是好看了不少,紛紛鬆了口氣。

天罡滅魔陣,乃是她們天玄宗的鎮宗大陣,威能極其恐怖,百年前......更有著磨滅數百尊魔道天人的恐怖戰績!

那不死魔主雖然強橫,但想必.......也應該是無法攻破那道恐怖的殺陣。

-為莊重。"嗡嗡.......”自棺中而出的九霄先皇眸中渾濁不堪,彷彿是在接受著某種訊息,嘴巴一合一張之間........竟是有著數千萬九霄將士化作精純的鮮血,被其一口吞下。一時間,無數九霄皇朝強者皆是怒目不已,可當看到那叩首而下的九霄聖皇..........卻又是瞬間啞火。“九......霄........”吞下那數千萬生靈的精血,九霄先皇的眸中也是逐漸恢複清明,散發出一種懾人心魄的寒光。她名為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