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尊彙聚,焚天金炎

亦是瞬間爆裂而開!".......啊啊啊!!”僅存的幾人頓時嚇得肝膽俱顫,渾身顫抖不止,看向蘇晚夏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極致的恐懼之意。"本魔主的耐心有限........""你們若是再敢廢話半句,這......便是你們的下場!”蘇晚夏眸中殺意迸濺,聲音更是如同九幽寒潭,冷冽刺骨!“我.....我........”“嘭!!”又是一朵血花飛濺開來,將整座殿宇都是染得猩紅無比!“如果不想死,那...-

"這怎麼......可能?!"

丹玄子身軀劇烈顫抖,其眼中的驚駭已經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在接下她的全力一擊之後.......那不死魔主的修為反而是獲得暴漲?

其受到的傷勢......竟然也是瞬間痊癒?!

這一刻,丹玄子心中隻剩下驚駭,一種絕望的情緒......更是不知不覺間瀰漫整個心間!

“師姐........”

另一名太上長老亦是臉色慘淡,看向丹玄子,卻是又欲言又止。

隻因為........此刻的丹玄子已經冇有了半分先前的威嚴之色,反倒是像一個垂暮老人般,顯得有些虛弱無力。

“轟隆!!”

然而........

就在此刻,蒼穹之上竟是有著無儘金霞傾瀉而下,照耀整座天玄聖山,彷彿有一**日冉冉升起,綻放出奪目璀璨的無儘光芒!

"這是.........."

見此,天玄宗主的臉色先是微微一怔,旋即......便是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忍不住大喊道:

"是金陽王殿下!!”

此言一出,瞬息驚醒了其餘天玄宗高層!

"哈哈哈哈!"

"太好了,赤霄皇室來拯救我等了,我等的希望......終於真正來臨了!!"

"我們,終於得救了!"

一時間,天玄內中的諸多高層紛紛歡呼雀躍,臉上皆是充滿了劫後餘生的狂喜之色!

金陽王,赤霄帝國五大封王之一,乃是一位玄尊境的超級強者,其實力極其恐怖,在整個赤霄帝國.......都屬於最頂尖的存在!

“嗡嗡.......”

霎時,天玄宗眾人腰間的佩劍竟是不斷的嗡鳴著......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召喚,欲脫離而去!

“轟!”

一道天劍之影,於天際瞬息斬落.......將大量的陰影之魔儘數湮滅,化為灰燼!

“丹玄子,數年不見......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

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隨著聲音的落下,隻見一名身形佝僂,持著一柄黑劍的老者,緩緩踏空而下。

“這是..........”

人群之中,有人立刻便是認出了此人的身份,不由得臉色驟變,忍不住失聲道:

"她是........枯劍尊者!!"

枯劍尊者!

僅僅這一個名號,就已經足以讓眾人噤若寒蟬!

她乃是劍天閣的真正元老,修為踏足玄尊之境,其一手枯寂劍訣.......更是讓得無數強者聞風喪膽!

此刻,金陽王,枯劍尊者,再加上丹玄子........便已是有三大尊者彙聚於天玄宗,其威勢簡直可謂是滔天蓋地!

“............”

丹玄子無言,似乎還未從先前的震撼中回過神來,而那枯劍尊者也是微微搖頭,將目光移至白陌雨,道:

"白陌雨,冇想到你竟是成為了這魔人的走狗......真是將我劍天閣的臉麵丟儘!"

聞言,白陌雨的臉色仍是毫無波瀾,冷漠開口道:

"能為主人效忠,乃是我至高的榮幸!”

“嗡.....”

她劍鋒高舉,對著那枯劍尊者,眸中滿是森然的殺意!

“.....不死魔主?”

“嗬嗬,膽敢與我赤霄帝國作亂的蠢貨......可是許久都未曾出現了。”

與此同時,金陽王的身影也是從那無儘金霞中顯現而出。

她身襲一身赤金色鎧甲,揹負雙手,那高傲至極的姿態,就彷彿是一位俯視天地的神祇,渾身上下透露著無儘的威嚴!

此外.......

在金陽王的身後,更是有著一圈熾烈的光輝繚繞.........宛如神環般,使人無法直視!

"枯劍?你不必來的......區區一個愚蠢的魔人,本王一人便可斬之!”

金陽王傲慢一笑,有些不屑的看向蘇晚夏二人。

她的話,亦是令得白陌雨眸子驟然眯緊,湧動著淩厲的劍意,宛若實質!

“自說大話的傢夥.......本魔主倒是想要看看,你要如何斬我?”

蘇晚夏冷漠出聲,寂滅之雷遊走於其身軀表麵,散發出極致的毀滅氣息,恐怖的真魔之息如潮水般洶湧澎湃,直壓得整座巨山都是一陣輕微晃動!

"魔人就是魔人,不過碰巧擁有了一點實力.......就敢在本王麵前大放厥詞,簡直是自尋死路!"

見此,金陽王嘴角掀起一抹戲謔笑意,其身後神輝爆閃,宛如大日般璀璨奪目!

“炎燼焚天!”

金陽王抬起右手,彙聚無儘天地之力........頃刻間便是化作漫天金炎,攜帶著摧枯拉朽般的恐怖威能,向著蘇晚夏和白陌雨所在的方向轟殺而去!

炎燼焚天,乃是赤霄皇室所擁有的天階神通之一,其威能恐怖至極,縱然是玄尊境強者遭遇,恐怕都會被瞬間焚燒殆儘!

而金陽王自幼便是習練此門神通,早已將完全掌控........此刻施展而出,威能更是強悍到了極致!

"嗤嗤嗤......."

刹那間,漫天金焰席捲天地,彷彿將蒼穹都燃燒得沸騰了起來,炙熱無比,使得周圍的空間都是扭曲不堪。

"哼!"

然而,蘇晚夏卻是毫無懼意,冷哼一聲,體表的寂滅之雷陡然迸射而出,竟是化作一道道貫穿天地的雷電之柱!

“轟轟!!”

雷與火的碰撞,爆發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炸響,宛若天崩地裂......那狂暴的氣勁,更是如海嘯、颶風般席捲四方!

整片蒼穹,都是變得再度昏暗起來,宛如末日降臨!

這一幕,看得無數人心中悚然。

若是三大尊者都不是不死魔主的對手,那她們.......便隻能於絕望中等待死亡的臨近!

“錚!!”

與此同時,劍刃的碰撞聲陡然傳蕩而開,白陌雨與枯劍尊者劇烈交戰.......兩人的速度快到極致,幾乎是一個呼吸之間,便已經交戰了數百次!

"鏗鏗鏗........"

劍光激盪,鋒利的劍意衝破雲霄,令得虛空劇顫!

白陌雨雖隻是天人極巔,但其對於劍意的領悟,卻是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此刻與枯劍尊者對戰,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轟!!”

漫天的金炎化作點點殘光消散,恐怖的雷霆之柱威勢不減......依舊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威勢,朝著金陽王轟擊而去!

霎時,金陽王臉上的笑意也是在此刻僵硬,心神之中,竟然於此刻升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之感!

那是.......對於死亡的感知!

如若被那一道詭異的雷柱所擊,即便是她.......恐怕也隻有死路一條!

-魔軀,隻覺得一顆心都快要沉到穀底。“.....呃啊啊!!”霎時,又是一道劇烈的慘叫聲響徹而起,隻見一名皇天衛於兩尊魔殿殿主的圍攻之下,身軀都是被生生撕扯開來,血花漫天!一尊皇主境的存在,竟是於頃刻間隕落......這一幕實在是令人膽顫無比!"該死的!”見此,神武侯的麵色陰翳到極致,恐怖的威壓爆發而出,令得百萬魔族都是感覺到身軀一沉,彷彿要墜入地獄!她望向蘇晚夏,眸中殺意如火焰燃燒,手掌探出,竟是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