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天玄

位,那九霄皇朝與靈虛聖地竟是膽敢聯手向我葬天魔殿發動進攻,爾等認為......該如何應對?"蘇晚夏聲音冰冷,話語中充斥著森然的殺意。"稟告魔主大人,屬下建議.......立刻集結魔軍發動反擊,屠滅九霄皇城,將那所謂的聖皇淩遲處死.......以儆效尤!”“至於那靈虛聖地,也要一併覆滅,以免留下禍患。"聞言,一名聖尊境的魔族強者當即便是站了出來,目露凶光,冷冽開口。大殿中的諸多魔族強者也都是紛紛點頭...-

這時,係統的聲音,驀然響徹而起。

"斬殺3名靈海境......."

蘇晚夏微微端詳一番,她倒是正想試驗一番如今自己的實力。

即便是在這天塵山脈外圍,靈海境的二階妖獸.....想必應該不少吧?

想到這裡,蘇晚夏目光一閃,隨即身形一晃,直奔天塵山脈更深處而去!

“吼!!”

很快,蘇晚夏便是見到了一隻龐大的狼形妖獸。

它足有三米長短,體型極具凶猛,渾身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灰褐色鱗甲,如同一件鎧甲般,散發出一陣陣寒芒!

魔鱗幽狼,二階妖獸之中的佼佼者,實力約莫靈海境後期,在這天塵山脈的外圍橫行,可以說是輕鬆自如。

"吼!"

魔鱗幽狼看到蘇晚夏,頓時張口怒嘯起來,一雙碧綠色的眸子死死鎖定蘇晚夏,露出凶狠的目光!

這是一種對食物的渴望,是天性使然!

它能夠感受到眼前人類的旺盛血氣,能夠帶給它極大的好處,讓它突破到更高層次!

“轟!!”

魔鱗幽狼速度極快,刹那就衝到了蘇晚夏身旁,直接一爪朝著蘇晚夏的腦袋抓了過來!

那碧綠的眸子中,隱隱透露著絲絲殘暴之色,似乎已經看到了眼前這個不自量力的人類下場!

但........

“嘭!!”

蘇晚夏一拳轟出,拳勁呼嘯而出,直接砸在魔鱗幽狼那鋒利的爪子上,直接將其轟得倒飛而出!

“轟隆!”

那龐大的身軀狠狠墜下,鮮血蔓延而出,那龐大的身軀僅僅隻是抽搐了幾分,便徹底冇了聲息。

【叮!恭喜宿主斬殺靈海境生靈,修為獲得略微提升!】

【叮!恭喜宿主斬殺靈海境生靈,獲得0.5殺戮值!】

隨著魔鱗幽狼生機的徹底消逝,係統的聲音亦是於蘇晚夏的腦海中緩緩響起。

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彷彿再度獲得了些許提升,其體內的靈脈,更是彷彿壯大了一些!

蘇晚夏臉上浮現出淡漠的笑容。

果然,如同係統所言,隻要斬殺生靈......她便可從中獲取力量,這是一條真正的捷徑。

而那殺戮值,根據係統的介紹,每當到達100點,便能夠承載一次魔神之力,在短時間內獲得遠遠超過自身極限的強大力量!

“三分之一.....”

蘇晚夏望著腳下的身軀有些乾癟的魔鱗幽狼,目光深邃。

“雲蘭師姐,那靈元玉果真的在此處?”

這時,一道極其細微的聲音,自遠處而來,傳入了蘇冥耳中。

霎時,蘇晚夏迅速收斂氣息,隱入叢林之中.......靜靜觀望。

很快,四道身襲流雲白袍,頭戴玉冠,腳踏雲靴的女男,一邊談論著什麼,一邊朝著這片密林快速行進。

而這四人,皆是靈海境修士!

蘇晚夏望著那襲白袍之上的標誌,眉頭一挑,目光陡然變得冰冷起來,眼神更是中閃爍著一抹淩厲殺意!

那是......

天玄宗的人!!

“各位,那靈元玉果有著一條實力達到靈海中境的妖獸.....青辰毒蟒守護,此獸實力強橫,若是被毒素沾染,必然會瞬間斃命!"

"這是我師尊賜下的靈劍,名為“破幽”......其鋒銳程度堪稱恐怖,即便是神府境強者的防禦,都可輕易劃破!”

“而我們四人聯手,必然可以將這條青辰毒蟒斬殺!"

一名高冷的青年女子開口,手中拿著一柄三尺長劍,劍身通體幽暗,散發出令人心悸的鋒芒。

很快,幾人繼續行進數千米左右,他便是劍鋒偏轉,指向前方的一棵巨大的古樹,一聲大吼:

"各位,速戰速決!"

"動手!"

其餘三人聞言,當即齊聲答應!

咻咻...

下一刻,四道身影,宛如流星般,迅速朝著那棵古樹飛掠而去!

“轟!!”

為首的青年女子一劍斬下,劍芒爆射而出,宛若一條巨龍之影,狠狠地劈砍在古樹上!

“吼!!”

霎時,竟是一條長達十丈的青色巨蟒猛然出現,口吐蛇信,嘶鳴不止!

“就是現在,各位.......助我!!”

手持破幽劍的青年女子看到青辰毒蟒出現,當即一咬牙,目中綻放出奪目神采,整個人陡然躍出!

她手中長劍猛地揮舞,宛如一輪彎月,朝著那條青色巨蟒斬落而下!

"嗤!"

劍芒撕裂虛空,一往無前,勢不可擋!

與此同時,其餘三人皆是催動真元.......四道攻擊,瞬息發動!!

“轟隆隆!!”

青辰毒蟒那龐大的身軀墜落在地,漫天的鮮血噴湧,再無生機,命喪於此。

見此,四人皆是麵露喜色,彼此交換一個眼神,隨即迅速施展手段,想要將那靈元玉果采摘而下。

但,就在此刻......卻是突兀的,一道身影陡然出現,手掌探出,一把奪住那顆靈元玉果!

"你是誰?!"

四人見狀,當即勃然變色,盯著那道突然冒出來的神秘身影,麵露惱怒之色,喝問道。

"殺你們的人......"

蘇晚夏冰冷的笑著,一襲黑袍將其白髮遮掩,隻露出那猩紅的眸子,給人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

她將靈元玉果放入空間戒指,身形閃爍,直接消失在原地!

"轟!"

下一刻,四人當即感覺眼前的景象一晃,緊跟著蘇晚夏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嘭!!”

蘇晚夏一拳轟出,十萬斤巨力爆發......瞬間將一人的頭顱直接轟碎,身軀倒落在地。

【叮!斬殺靈海境五重生靈,獲得0.5殺戮值!】

“.......陸師妹!!”

見此,那為首之人麵露極怒之色,手持那破幽劍一劍斬出,劍芒刺目,宛如驚鴻貫穿蒼穹!

"嘭!"

蘇晚夏的身形再次詭異一閃,直接躲過那驚鴻劍芒!

"唰!"

就在此刻,蘇晚夏身形驟然一晃,宛如一道幻影般直接出現在一名少男之側,其手化作刀鋒,狠狠地一刀切割而下!

噗哧!

一道血柱濺射而出,一顆大好的頭顱沖天而起!

【叮!斬殺靈海境四重生靈,獲得0.4殺戮值!】

【叮!突破任務已完成,宿主是否立刻晉升靈海境?】

短短不到二息時間,四人便是隕落其二,其突破任務......也是因此完成。

“你......你是何人?!我乃天玄宗內門徒女雲蘭,若你殺了我......我師尊必定不會放過你!!"

那雲蘭目眥欲裂,手持破幽劍,見到兩人的死狀......卻是整個人都是恐懼得渾身發抖,連聲尖叫道!

"嗬嗬,我殺的......便是你們這群天玄宗的渣滓!!”

蘇晚夏眸光如血,聲音如魔鬼,令人聞之膽寒!

"不好!!"

雲蘭麵色劇烈一變,心中湧起了一股濃鬱的危險之感!

下一刻,蘇晚夏毫不猶豫地一巴掌拍出,當即狠狠地拍在雲蘭的頭顱上!

“嘭!!”

雲蘭頭顱爆裂,鮮血噴灑!

【叮!斬殺靈海境六重生靈,獲得0.6殺戮值!】

"嗚嗚......不要殺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求求你放過我!"

最後一名少男亦是絕望至極,跪伏在地,連連哀求!

"桀桀......"

蘇晚夏嘴角勾勒起一抹嗜血弧度,眼底滿是瘋狂之意:

"放過你?不可能!很快......你們整個天玄宗,都要被屠戮殆儘,你們這群該死的雜碎.......隻配存活於地獄之中!!”

“嘭!!”

話音落下,蘇晚夏便是直接一腳狠狠碾下,將那少男的頭顱如同西瓜般直接踩碎.....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叮!斬殺靈海境五重生靈,獲得0.5殺戮值!】

“都得死.....都得死!!”

蘇晚夏瘋狂的踐踏著四人的屍身,一陣癲狂大笑。

半晌,待她發泄一番心中的怒意,眸子終於是再度恢複清明.......隨意掃視了一番四周的恐怖景象,便是拿起四人的乾坤戒與那柄幽暗的長劍,麵色淡漠的轉身離去!

-感。“雲晴?!”鬆鶴宮的眾人之中,有人當即便是認出了這名身著黑袍的青年,其臉色瞬息卻是變得極其古怪........雲晴,鬆鶴宮昔日的真傳弟子之一.........因修為莫名消散,此後便因此終日於洞府閉關修行,斷絕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絡。如今數百年已過,也是隻有那些長老之輩認出了她,如今.......這雲晴竟是已經脫胎換骨,成為了一尊強橫到令人髮指的恐怖強者!這一刻,一道道目光皆是齊聚於那黑袍青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