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宗覆滅,帝君抉擇

有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力!四大封王更是如同四隻螻蟻一般,在那道可怕的攻擊之下,直接被碾碎為齏粉!那種絕對的差距,令得赤霄太祖心膽俱寒,心底深處,更是升起了無儘的絕望!不死魔主的真正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赤霄帝國.......危矣!赤霄太祖心中悲慼,他緩緩抬起頭來,看到的........卻是蘇晚夏那雙猩紅如血的魔眸!“撕拉!!”血肉被撕裂的聲音響徹而起,赤霄太祖...-

次日,焚火聖宗。

隨著九大尊者隕落訊息傳遍整個帝國,整座焚火聖宗都是陷入了一片無邊的混亂和恐慌。

宗門的高層們終日於議事大殿爭吵不休,迫於葬天魔殿的強大壓力........更是有著數人選擇逃離宗門,不知去向。

如今的焚火聖宗,已經徹底變成了一盤散沙,宗門的徒女們皆已是人心惶惶,唯恐自己會被不死魔主的怒火波及。

而此刻,山門之前,幾名護山之人彷彿是發現了什麼一般.........她們愕然抬頭,將目光投向遠方的天際,臉上露出一抹驚懼:

"那是..........什麼?!"

隻見那遠方的天穹,竟是不知何時........被一片恐怖的黑暗之影完全覆蓋,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道道刺耳至極的尖嘯聲。

“魔.......魔........”

“敵襲!!”

“轟!!”

隨著幾人的一聲嘶吼,整個焚火聖宗的山門都是陡然炸裂!

轟鳴聲響徹天地,漫天的黑暗化作無儘的陰影之魔..........將視線中的一切事物儘皆摧毀,屠滅殆儘!

"........啊啊啊!!"

焚火聖宗之內,無數慘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此刻,她們終於纔是真正意識到.......這並非是一場噩夢,而是........一場真正的災厄之劫!

"逃.....快逃啊!!"

“師妹!師妹......不!!”

"師尊,救我.....救我啊!”

“...........”

在那些陰影之魔的肆虐下,短短片刻.........整個焚火聖宗便是化作了修羅煉獄,屍橫遍野!

"咻咻.......”

宗內的數尊天人境強者當即出手,施展出強悍神通,朝著那群恐怖的陰影之魔轟擊而去。

"嗤啦!"

可怕的力量將一些小型的陰影魔物湮滅,可緊接著.........卻又有更多的巨型魔物自黑暗中湧出,直接將那幾尊強者生生撕裂,吞噬殆儘!

蒼穹之上,白陌雨更是緩緩現身,高舉手中的“誅魔”之刃,攜帶著一股傾天覆海的驚世魔威......無情斬下!

“轟!!!”

一劍之下,焚天聖宗所在的山嶽都是直接崩塌,無數生靈瞬息葬滅,煙塵瀰漫天際,將一切儘數遮掩!

屹立千載的焚天聖宗,終究是在此刻......徹底化為烏有,灰飛煙滅!

白陌雨的身影猶如九幽之魔,那無情的雙眸淡漠掃視而下,竟是在尋找著那廢墟之中的倖存之人。

畢竟......蘇晚夏給她的任務,是覆滅四方勢力的一切生靈.......不留一人!

“轟隆!!”

她再度一劍狠狠斬落,在反覆確認再無活口之後,方纔是收起長劍,帶領著無數陰影之魔,朝著那遠方的劍天閣飛掠而去。

...........................

“哈哈哈........”

“古雲派,你們平日不是最囂張跋扈的嗎?怎麼不繼續囂張下去了?啊?!”

另一邊,古雲派中,林夢狠狠的踩踏於古雲派門主的頭顱之上,滿臉獰笑:

"忤逆魔主大人?這便是後果.......這便是代價!!"

她指向那由無數古雲派弟子堆積而成的屍山血海,目光中充斥著無儘的瘋狂與快意!

昔日,古雲派無數次打壓她影魔宗........更是三番五次的將她逼入絕境,讓她幾乎是一敗塗地!

如今......在臣服於魔主大人之後,她終於是有了複仇的機會!

“桀桀.......”

她手持一柄魔刃匕首,在那古雲門主的目光之下,竟是一刀一刀的將其血肉生生削下,而後餵給那身側的陰影之魔。

“......啊啊啊!!”

“林夢......你不得好死,本座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古雲門主麵色扭曲,發出淒厲至極的慘叫,可卻是根本無法掙脫那些陰影之魔的束縛,最終被一刀一刀淩遲而死,成為了一具血肉模糊的骷髏,鮮血淋漓。

林夢舔了舔嘴角的血跡,眼睛微微眯起,一臉猙獰的道:

"桀桀,做鬼也不放過我.........你可還冇有那個資格......."

說罷,林夢再一次轉過身,望著古雲派中的殘存的眾多門徒,眼中充斥著嗜殺的癲狂之色:

"死吧....死吧.....死吧!!”

她瘋狂的咆哮著,一刀接著一刀的揮出,將那些殘存下來的古雲派弟子儘數屠戮!

而古雲派........亦是於這場猩紅的盛宴之中,走向最終的滅亡。

..........................

通天帝城,赤霄皇宮。

“陛下,焚火聖宗,劍天閣,古雲派三宗,皆.....皆已被屠滅滿門.......”

華麗的鎏金大殿中,一名黑衣侍衛俯身於地,渾身都是忍不住劇烈顫抖,額頭上更是冷汗淋漓,顯然......已是恐懼到了極致。

“嗬..........”

龍椅之上,赤霄帝君輕撫著手中的龍紋玉璽,有些自嘲般的一笑。

“這便是我赤霄帝國的終幕?可笑......真是可笑......”

“陛下......”

黑衣侍衛欲言又止。

"去吧,打開城門.....遣散一切與皇族無關之人,將她們統統驅逐!"

“陛下,您這是要.......”

聞言,黑衣侍衛頓時驚駭欲絕,連忙開口道。

"朕知道........你想說什麼,但,這是朕最後的決定,去吧!"

龍椅之上,那赤霄帝君亦輕歎一聲,有些無力的擺了擺手。

"是!"

黑衣侍衛身形一顫,旋即緩緩退下。

而赤霄帝君,也彷彿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般,癱軟在龍椅之上,眼中流露出一絲黯淡:

“不過……”

"這亡國之君的名號,可不怎麼好聽啊........"

-...或者死.........”黑暗之中,卻是一道冰冷的聲音緩緩傳出,猶如來自九幽地獄,讓人不寒而栗。“閣下可是未曾聽清楚?本侯已與九霄皇朝再無瓜葛.........”通神侯眉頭一皺,便是再度開口。“陛下的話,你難道聽不明白嗎?!卑賤的人族!”然而,還未待那通神侯說完,白陌雨便是一聲冷喝,聲音滾滾如雷!“你.........”通神侯聞言,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眼神冰寒刺骨,殺機凜冽。她可是九霄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