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霄驚變,雲渺尊者

擊,蘊含著強橫霸道無比的力量,令人驚駭欲絕!天人之威,浩蕩無窮!“轟!!”蘇晚夏被狠狠的鎮壓而下,整個人都是陷入了大地之中,深埋於塵埃。"嗬嗬.......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此子必然是那魔道中人,絕不可輕饒!""殺了這魔頭!為那三位長老複仇!""魔頭.....受死!"..........隨著數位天玄宗強者一聲怒喝,皆是爆射而出,催動其各自的武學,轟向下方那道被泥土掩埋的身影。“轟轟轟!!!”數...-

通天帝城外。

黎明逐漸來臨,天際的晨曦,透過層層烏雲,照耀而下。

赤霄帝君孤身一人站立於城門之外,身著那莊嚴華貴的帝袍,仰望著天空之中的朝霞,其心中的悲涼卻是愈發濃鬱,越加的難以釋懷。

很快,遠方的黑暗.......便將那初生的光明徹底吞冇,隻剩下那無邊的永夜,籠罩著整座帝城。

“嗡嗡......”

於黑暗之中,白陌雨與蘇晚夏二人身形緩緩顯現,她們俯視著那通天帝城........以及那赴死的赤霄帝君,眼中充斥著無儘的冷冽:

“一座空城?”

“赤霄帝君......這便是你最終的手段?“

白陌雨冷漠一笑,一揮袖袍,那恐怖的威壓如同山嶽般鎮壓而下,令得那赤霄帝君身形一顫........險些跪倒在地。

僅僅隻是天人極巔的赤霄帝君,又如何抵擋住如今白陌塵那恐怖滔天的威淩之勢?

“跪下!”

冰冷的聲音響起,猶如一柄利劍直刺赤霄帝君的內心深處,令得她身體一陣痙攣!

"哈哈哈.......”

“朕即便是死,也不會向一個魔人臣服.......替朕轉告不死魔主,她終究......會為她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赤霄帝君仰天長嘯,聲音中帶著一抹瘋狂與決然。

".......不知天高地厚!"

白陌雨眼中寒芒閃爍,手中的劍刃陡然綻放出一縷璀璨奪目的劍芒,竟是欲要將這通天帝城一擊葬滅!

"轟......"

劍光破空,帶著一股令人窒息的鋒銳劍意,將虛空都撕裂出無窮的空間漣漪,彷彿將這方天地都一分為二!

而此時,赤霄帝君卻是選擇閉上了雙眸,隻是靜靜等待著死亡的臨近........

她已經徹底陷入絕望,知曉今日這通天帝城怕是難逃覆滅之劫,但她更是不願跪倒在這個惡魔之下,寧可死在這戰場之上,也要保留那最後的一絲尊嚴。

但,就在她以為必死無疑之時.......

“唉.......”

一道低沉的歎息之聲,卻是突兀的自虛空之中響徹而起。

緊接著.......

“嘭!!”

一聲震天巨響傳蕩而開,卻是那一道道璀璨的劍芒,儘皆崩潰瓦解,化作點點星光消散。

赤霄帝君猛地睜開了雙眼,看向那聲音傳出的方向,赫然有一道人影,緩緩的浮現而出。

那是一位年邁的老者,身著一襲青色長衫,其深邃的眼眸中有著無儘的滄桑之感,彷彿曆經萬千歲月的磨礪。

她手持一把無鞘的漆黑長劍,站在那裡,便似乎能夠洞察天地一切變幻,如同一尊偉岸的神祇。

“前輩,您是.......”

赤霄帝君瞳孔驟縮,眼中湧動著不可置信之色。

".....吾名雲渺尊者,於三百年前隱於這赤霄國境。”

“今邪魔作亂,天下生靈塗炭,吾雖是一介閒雲野鶴之人,但亦是看不下這等喪儘天良之事!"

雲渺尊者目光平靜的注視著那赤霄帝君,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澤:

"赤霄國主,吾欽佩你所做出的選擇,雖萬千邪魔壓境........但你仍心懷蒼生,堅守本心,這一點,吾甚為欣賞。"

“而你今日.....命不該絕!”

"吾會誅滅一切邪魔,還這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話語落下,雲渺尊者腳步緩緩踏出,霎時......天地間風雲變幻,萬物齊鳴,一股浩瀚的威壓自她身軀之上散發開來,令得赤霄帝君身心俱顫,心中升起無儘敬畏之意:

"朕,替這赤霄帝國.......叩謝尊者大恩!"

她毅然俯身,向那雲渺尊者磕首拜謝。

而雲渺尊者隻是輕輕抬手,托起赤霄帝君,並未受其大禮,隻是眸光冷冽的看著那無窮無儘的陰影魔物,淡漠的吐出一字:

".....滅!!"

霎時,無儘天地之力湧動......竟是化作一片遮蔽蒼穹的灰濛色巨掌!

“轟!!”

一掌落下,大地震顫,天地皆寂。

數百萬陰影之魔瞬間湮滅,被那天地之威絞殺殆儘,不複存在。

這恐怖的一幕.......令得林夢整個人都是呆滯,腦海中嗡鳴作響。

這等力量.......絕不可能是尋常的尊境強者,聖尊?!亦或者是帝尊?!

“放肆!”

白陌雨怒喝一聲,化作劍魔之身.......那通天徹地的劍意,在虛空中凝聚成一柄足有數萬丈之巨的恐怖天劍,向那雲渺尊者斬落而下。

"轟隆隆!!"

巨響聲彷彿震盪萬裡,那雲渺尊者卻隻是再度一掌轟落而下,將那天劍生生拍碎。

"嘭!!"

白陌雨身軀如同炮彈般倒飛而出,狠狠的砸入地麵,更是在大地之上犁出了一道長達數裡的溝壑。

"咳咳.......”

她渾身劇顫,猩紅的鮮血不斷自嘴角溢位,氣息亦是變得萎靡無比。

“白殿主!”

林夢忍不住驚撥出聲,連忙來到白陌雨的跟前,將她扶起。

"無事....."

白陌雨搖了搖頭,臉色依舊慘白,身上的傷勢卻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哦?”

蒼穹之上,那雲渺尊者見此,也是略微露出幾分訝異之色,道:

"不過區區下位玄尊........竟能夠抵擋吾之一掌,還真是令吾頗為意外。"

“不過........”

雲渺尊者頓了頓,無窮的天地之力再度湧動,如汪洋大海般翻騰而起。

"在吾這帝尊之力下,你們又該如何抵禦?!"

"轟隆隆......."

霎時,雲霧翻滾,蒼穹變色.......無窮天地之力彷彿化作一道遮天大嶽,自九霄而落!

-尊者,於三百年前隱於這赤霄國境。”“今邪魔作亂,天下生靈塗炭,吾雖是一介閒雲野鶴之人,但亦是看不下這等喪儘天良之事!"雲渺尊者目光平靜的注視著那赤霄帝君,眼中閃動著莫名的光澤:"赤霄國主,吾欽佩你所做出的選擇,雖萬千邪魔壓境........但你仍心懷蒼生,堅守本心,這一點,吾甚為欣賞。"“而你今日.....命不該絕!”"吾會誅滅一切邪魔,還這天下......一個朗朗乾坤!"話語落下,雲渺尊者腳步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