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之力,大戰帝尊

量,便要強橫了太多太多!【宿主:蘇晚夏】【修為:靈海境四重】【靈魂境界:玄境下位】【功法:魔帝戮天經,一層(至高)】【武技:風息劍訣,圓滿(人階上品)】【破雲拳,圓滿(人階中品)】【靈幽步,圓滿(人階中品)】【體質:真魔不滅體(一階)】【殺戮值:2.5】【特殊:噬靈魔焰】【目前吸收魔神之血進度:0.000002%】蘇晚夏檢視著如今的係統麵板,也是心中微動。魔帝戮天經一層,給予了蘇晚夏恐怖的暗屬性真...-

但.........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霎時,數十道漆黑的恐怖雷柱貫穿天地,攜帶著毀天滅地的浩瀚威能,朝著那天地巨嶽轟擊而去!

"轟!!"

雷柱炸裂,恐怖的毀滅之力席捲八荒,將那天地之力所化的巨嶽都是瞬間湮滅!

“嗬嗬......”

“想殺本魔主的奴仆?你.......可還不夠資格!”

蘇晚夏的身形於漫天的黑暗之中緩緩顯現,她負手而立,身上的黑袍獵獵作響,一頭白髮更是於狂風當中肆虐飛舞,那猩紅如血的眸中,更是透著無儘森寒的殺意。

"參見魔主大人!”

見到蘇晚夏的出現,白陌雨二人當即便是立刻跪伏在地,恭敬行禮!

"你們二人,退至千裡之外.......”

聞言,蘇晚夏揮手示意白陌雨與林夢二人退走,隨即盯向那虛空之上的雲渺尊者,眸光森然。

帝尊境的強者?

看來.......隻有再度承載魔神之力,才能夠與之抗衡!

“魔主?能夠抵擋吾的三分力量,你也算是頗為不凡。"

虛空之上,雲渺尊者目光掃過那黑暗中的蘇冥,淡漠一笑。

"但........"

“若僅憑這些,依舊不配與吾一戰。"

雲渺尊者開口,聲音冰冷:

“轟!!”

恐怖的帝尊之威瀰漫開來,彷彿化作滔天巨浪,掀起陣陣漣漪,使得四麵八方的空間劇烈震顫,欲要破滅!

這一刻,無論是白陌雨、林夢,還是遠處觀望的赤霄帝君皆是麵露駭然,心臟瘋狂的跳動著,難以抑製內心的驚駭與畏懼!

那可是一位傳說中的帝尊!

真正的無上尊者,將天地之力完全掌控的恐怖強者!

魔主大人.......真的能夠與之相抗嗎?!

一念及此,白陌雨二人的目光皆是充斥著無儘的擔憂之色,心底更是有種深深的無力感油然而生。

在這等層次的戰鬥之中,她們二人根本毫無插手的餘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晚夏一人獨戰雲渺尊者,生死難料。

她們的實力,還是太弱!

"帝尊麼.......”

麵對那浩瀚的帝尊之力,蘇晚夏卻是絲毫不懼,反而是森然一笑:

"本魔主倒是要好好領教一番......"

“係統,承載魔神之力。”

“轟!!”

刹那間,蘇晚夏的氣息陡然暴漲!

一股極其可怕的威壓從她的身軀內爆發而出,宛若洪流般衝入天際,令得那雲霧滾滾而散,更是在天地間掀起了陣陣風嘯。

"嗡嗡......”

大量的魔紋自蘇晚夏的身軀之上浮現,一尊偉岸的魔神虛影緩緩凝結,宛若是真正的古魔降臨,令得萬物顫栗,天地失色!

【叮!成功承載一分魔神之力,當前承載源力:天葬魔神!】

“轟隆!”

浩瀚的魔威席捲天地,那真魔不滅體亦是在此刻彷彿得到蛻變,威嚴浩蕩,如若太古神魔!

蘇晚夏立於虛空之中,睥睨蒼穹,渾身魔威澎湃,那血色魔眸彷彿化作了一片血海,讓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入其中。

“這是何等秘術.........”

見此,雲渺尊者也是臉色微變,心頭莫名一凜。

她能感受到,此刻......蘇晚夏的身軀之中似乎蘊含著一種極其可怕的力量,令得她都感覺到一種極致的危險之感!

“桀桀........”

蘇晚夏狀若魔神,手持那冥血之劍,猩紅的劍鋒之上,更是有一股極致的嗜血之意瀰漫而開!

"死!"

血色劍光縱橫,撕裂天際,宛若一條猙獰的血色長龍,攜帶著極致的毀滅之力,直接轟向那天穹之上的雲渺尊者。

"哼!"

雲渺尊者目光微閃,冷哼一聲,其手中的無鞘黑劍微微震動,旋即綻放璀璨劍芒,迎著那血色劍光一劍斬下!

“轟隆!!”

兩者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陣陣驚天的轟鳴巨響,一股可怕的波動席捲而出,令得遠方的赤霄帝君都是口吐鮮血,直接被轟飛千丈。

"不死魔主........你究竟還隱藏著多少實力?!"

赤霄帝君身形巨震,目光有些駭然的望著那與雲渺尊者劇烈交戰的蘇晚夏,心中竟是升起一種難以遏製的恐懼!

這個傢夥........

竟然真的能夠與帝尊境強者抗衡?!

不僅是她,如今白陌雨與林夢二人亦是滿臉的呆滯之色,心中的震撼已是達到了極致!

以玄尊之身........與帝尊硬撼?!

魔主大人,到底還擁有著何等可怕的底牌?!

"轟!!”

蒼穹之上的戰鬥,愈演愈烈!

兩種截然不同的恐怖力量不斷碰撞,每一次碰撞,都是數道可怕的餘波席捲,所過之處,空間崩塌,大地破碎,一切都化作虛無。

終於...........

於一次碰撞之中,雲渺尊者的臉色猛然一白,身子如遭雷擊,連續後退數十步才止住身形,嘴角逸出一抹殷虹鮮血。

“帝尊?”

“嗬嗬,不過如此........”

蘇晚夏踏立虛空,渾身上下仍舊瀰漫著無窮魔威,那血色的眸中閃爍著極致的森冷之意,其腳步踩在虛空之上,令得那虛空都是不斷坍塌,發出

"轟隆隆"的震耳巨響!

"…狂妄!”

聞言,雲渺尊者麵容陡然一沉,眼中更是迸射出濃鬱的殺意,聲音陰寒刺骨。

“在吾這神天鏡之下……隕滅吧!”

她陡然抬手,其手中竟是出現一輪古樸的銅鏡,其上流光湧動,隱隱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轟!!"

下一刻,便是有著一道通天徹地的能量光柱湧現,宛若天河傾瀉而下,朝著蘇冥轟殺而去!

那可怕的威勢,讓人心生絕望,如墜深淵!

而蘇晚夏,卻是仍然站立在原地,身上的氣勢愈發可怕,一雙眸子如同兩輪猩紅之月般,散發出懾人心魄的光澤!

在她身側,那漆黑的寂滅之雷更是不斷狂舞,肆虐長空!

"滅!"

蘇晚夏目光冰冷,五指合攏……一拳轟出!

霎時,那漆黑的寂滅之雷竟化作了一道道雷霆龍影,暴掠而出!

漆黑雷龍咆哮,所過之處,虛空儘數湮滅,可怕的魔威肆意擴散......令得天地都為之變色!

"噗嗤!"

兩者碰撞,那道通天徹地的能量光柱竟是瞬息潰滅,消弭於無形!

“轟隆!!”

雷龍瞬息於雲渺尊者身前爆裂,轟雷般的巨響當中,她的身形如同炮彈般倒飛而出,狠狠的砸落於大地之上,塵沙漫天!

-染紅了地麵!"噗通!"天玄宗主直挺挺的跪倒在地上,目光呆滯,渾身止不住的顫抖著,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而其餘的天玄宗徒女,卻是愈發感到心中恐懼萬分,看向蘇晚夏的目光.......充斥著無儘絕望!尊者已隕,天玄宗......又還能夠堅持多久呢?【叮!恭喜宿主斬殺玄尊境下位生靈,修為提升至天人境九重!】【叮!恭喜宿主斬殺玄尊境下位生靈,獲得10殺戮值!】見到丹玄子的隕落,枯劍尊者與天陽王二人也皆是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