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隕落,葬世魔瞳

!而蘇晚夏,則是仍然坐落於王座之上,彷彿剛纔四大血龍將的聯手一擊隻是虛幻一般,根本無法撼動她絲毫!"咳咳.....”一名血龍將臉色慘白,嘴中鮮血直流,臉上更是佈滿了難以掩蓋的驚駭之色:"你究竟做了什麼?這種詭異的手段,我等竟是毫無察覺!"“嗬嗬.....”蘇晚夏緩緩轉頭,冷漠一笑,此刻.....那猩紅的眸中卻是有著一圈一圈的魔紋浮現,散發著無儘的死亡之芒。葬世魔瞳!在剛纔的那一瞬,她便是讓四人陷入...-

“嘭!”

漫天的煙塵之中,雲渺尊者的身影破土而出,其衣衫破爛,身上更是佈滿了傷痕,鮮血淋漓!

“噗!”

她一口鮮血噴出,身形踉蹌,其目光駭然的盯著那虛空之上的魔影,瞳孔緊縮:

“很好......很好.......”

雲渺尊者臉龐扭曲,聲音嘶啞而低沉,眸中更是湧現出滔天的憤怒與怨毒之色。

她可是堂堂帝尊境至強者,竟被一個區區隻有玄尊境的魔人重創?!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轟隆隆!!”

霎時,那雲渺尊者的身軀竟是不斷的膨脹而起,竟是化作了一個足足數十萬丈高的巨人,其身軀表麵.......更是有著大量神秘符文浮現,散發出一種古老、浩瀚的強橫氣息!

一時之間,整片天地都是變得昏暗起來,蒼穹之上......更是有著一片浩蕩雷雲滾滾而動!

那一道道雷鳴響徹,彷彿是天地都為之震怒!

"天地法相!”

林夢目睹這恐怖一幕,當即倒吸一口涼氣,更是失聲驚撥出聲!

傳說之中,那能夠真正掌握天地之力的至強者.......皆是擁有著凝聚無上法身,令得天地之力彙聚一身的恐怖手段!!

“轟隆!!”

於那恐怖的法相之身麵前,蘇晚夏的身影就彷彿是螻蟻般渺小,而那施展天地法相的雲渺尊者.......則仿若是一尊通天徹地的巨神,屹立於天地之間,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壓迫!

"哈哈.......於吾這天地法相之前,你.......就如同那卑微的蚍蜉無二!"

雲渺尊者目露凶光,其聲音如同萬雷轟鳴,在虛空中炸響!

霎時,她右掌抬起......朝著虛空狠狠一按!

"轟隆!!"

可怕的力量轟碎虛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如漣漪般朝四麵八方蔓延,即便是數萬裡之外,都能夠清晰地聽見這一聲轟然震響!

“哼!”

見狀,蘇晚夏嘴角卻是微微勾勒,他冷哼一聲,其眸中更是閃過一絲嘲弄。

"不過一具虛幻的法相罷了,也敢在本魔主麵前猖狂?!"

話音剛落,蘇晚夏體內的魔神之力陡然運轉到極致,恐怖的魔元洶湧而出,令得四周的空間都是破滅為漆黑的虛無!

“此刻.........麵見魔神!"

“轟!!”

蘇晚夏的體內,驀地湧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那是一股令得天地都為之顫抖的極致力量,如同風暴席捲而開,千萬裡蒼穹都為之震盪!

“轟轟!!”

雲渺尊者那龐大的身軀更是被衝擊得後退數步,每一步落下,都會將大地踏碎,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

“你.........”

她臉色劇變,望向那前方的無儘黑霧,眸中湧動著無邊駭然。

“嘭!!”

霎時,一隻恐怖的魔爪竟是突兀從那黑霧中探出,攜帶著似要毀滅萬物的恐怖威勢,朝著雲渺尊者狠狠拍落!

“轟哢!!”

那魔爪遮天蔽日,籠罩了天地,將天地都撕裂開一條條恐怖的裂縫!

高達數十萬丈的法相之軀狠狠的砸在地麵上,將一方山脈都是壓成粉末,塵埃瀰漫。

雲渺尊者身上的氣息,更是在這一擊之下......瞬間萎靡到了極點!

那法相之軀瞬間潰散,她艱難的抬起頭顱,望向那黑霧之中隱現的恐怖魔眸........大腦都是瞬間陷入一片空白!

那是一雙怎樣的眸子啊!!!

其中充斥的,是無儘的死亡,是極致的毀滅,是最深的絕望......

彷彿,這一雙魔眸,便是這世間最可怕的東西,裁決著一切......永恒的終結!

“啊啊啊!!!”

“嘭!!”

雲渺尊者瘋狂慘叫,彷彿是無法承受那雙眸中所蘊含的恐怖意誌,其頭顱竟是轟然炸裂開來.......血雨紛飛!

【叮!恭喜宿主斬殺帝尊境下位生靈,修為提升至聖尊境中位!】

【叮!恭喜宿主斬殺帝尊境下位生靈,獲得10殺戮值!】

【叮!魔神之力承載結束,恭喜宿主獲得:葬世魔瞳!】

“嗡嗡......”

很快,黑霧散去,蘇晚夏的身形也是再度出現.......此刻,她那猩紅的眸中,竟是佈滿著無窮漆黑魔紋,其中更是充斥著無儘的死寂與殘忍,彷彿能夠葬滅一切,吞噬掉所有的光明!

而她的修為,更是在短短片刻之間獲得暴漲.......從玄尊境中位,突破到了聖尊境中位!!

片刻,蘇晚夏的眸光逐漸清明,眼底的魔紋亦是緩緩收斂,恢複常態。

葬世魔瞳,這乃是天葬魔神的至高瞳術,蘊含著極致的死亡,毀滅與絕望,僅僅一眼.......便是令得帝尊境的雲渺尊者思維崩潰,神魂俱滅!

此等手段,簡直堪稱是逆天,令人膽寒!

“魔主大人.........”

很快,白陌雨與林夢二人亦是飛掠而來,其眸的崇敬之色毫不掩飾,如視神明!

果然,魔主大人........是無敵的!!

此刻,她們的心中更是隻剩下了對蘇晚夏的仰慕,還有那濃烈到極致的膜拜之意!

“嗯。”

蘇晚夏輕輕頷首,其身形閃爍間......便是已經來到了那通天帝城上方。

“即便是帝尊境的強者,都不是你的對手嗎?”

赤霄帝君苦澀一笑,看向蘇晚夏的目光,此刻早已經不像之前那般怨恨,反而充斥著深深的佩服與震撼。

“看來,是我赤霄帝國.......徹底敗了......”

“嘭!”

話音落下,她竟是一掌將自己的心脈生生震裂......倒落而亡!

“愚昧........”

蘇晚夏眸光森然,望向那倒在血泊之中的赤霄帝君,隻是冷冷吐出兩個字。

“轟隆!!”

下一刻,她心念一動......整座通天帝城竟是瞬間崩滅,化作一片廢墟之地。

蘇晚夏一步踏空,冰冷的聲音於天穹響徹而起:

"找到所有的殘餘皇族,以及任何膽敢包庇她們的勢力......全部誅殺!"

-的東西,竟然膽敢將目標放在本魔主的身上......."蘇晚夏眸子冰冷無比,盯著三人,嘴角浮現出一抹嗜血殘忍的詭異笑容:"既然如此,那便由本魔主送你們上路!"話音剛落,蘇晚夏陡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她的身影已經突兀出現在那落天侯的身側,右拳毫不留情的轟向後者的頭顱!"什麼?!"那落天侯神色驟然一凜,渾身汗毛乍豎,頭皮炸裂,渾身冰涼,感覺一股濃鬱的危險氣息將自己鎖定,根本無從躲閃!“轟!!”下一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