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龍使者,風雨欲來

上,令得玉桌頓時炸裂,化為無儘粉末。“不死魔主?不過一個碰巧得到力量的卑賤魔人........也敢在本侯麵前如此放肆?!"他暴喝一聲,聲浪滾滾傳遞,令得整個血龍府都是劇烈的晃動。"傳令下去,讓四大血龍將立刻出手,屠滅那些狂妄的魔人!“本侯要在一日之內........見到那不死魔主的腦袋!!”“遵命!”下一刻,一道充滿恭敬的聲音便是隨之響徹而起。血龍將,那可是男侯姥座下最頂尖的強者,每一人的實力.....-

三月後,葬天魔殿。

巍峨雄偉的魔殿矗立在蒼穹之巔,彷彿亙古存在,濃鬱的黑霧繚繞而起,更是令人感受到一種無儘的陰寒與肅穆。

殿門之前,幾名身襲黑鎧的魔族守衛筆挺站立,身上皆是流淌著無與倫比的煞氣,宛若一把把鋒利無匹的劍刃,鋒芒畢露,令人心驚!

自四大勢力,以及那通天帝城覆滅,葬天魔殿.......便是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這一方廣袤疆域的真正主宰,萬勢臣服,統禦一切!

其中,更是有著無儘生靈被種下魔種,化作魔族.......成為蘇晚夏的永恒之奴!

【宿主:蘇晚夏】

【修為:聖尊境上位】

【靈魂境界:天境下位】

【功法:魔帝戮天經,四層(至高)】

【武技:破滅劍訣,圓滿(天階下品)

天嶽神印,圓滿(天階下品)

神影天動,圓滿(地階上品)】

【體質:真魔不滅體(三階)】

【殺戮值:15.5】

【特殊:噬靈魔焰,寂滅之雷,天心魔種,暗影喚魔,葬世魔瞳】

【目前吸收魔神之血進度:0.001%】

魔殿深處,蘇晚夏緩緩睜眸,眸中深邃無垠,散發著令人不敢直視的恐怖魔光,彷彿能夠吞噬世間萬物。

如今的她,雖然修為並未提升太多,但對於力量的掌控卻已是達到了一個極為驚人的地步。

即便是再度麵對那雲渺尊者,也已是能夠輕易鎮殺!

"魔主大人........”

霎時,林夢的身形出現於殿外,單膝跪地,對著蘇晚夏恭敬行禮。

如今,她也已是成功覺醒體內魔種,成為蘇晚夏座下的第二殿主,其修為更是達到玄尊巔峰.........距離聖尊,也隻差一步之遙!

“何事?”

蘇晚夏冰冷的聲音響起,語氣淡漠,冇有絲毫的感情波動。

"有幾人自稱是九霄皇朝的使者,他們已經在殿外等候多時。"

"哦?”

聞言,蘇晚夏的眸子微眯,旋即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九霄皇朝?

那可是一方真正的龐然大物,即便是在整個玄州........都算得上是頂尖勢力。

"帶他們進來吧。"

蘇晚夏沉吟一番,隨即開口說道。

"是,屬下遵命。"

林夢應了一聲,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

片刻,便是幾道身襲華貴長袍,氣息強橫,卻又是隱隱帶著幾分傲慢的身影,緩緩走入大殿之中。

“嗬嗬,竟然讓我們等了這麼久.........可真是好大的架子。"

其中,一名身襲青袍,麵容俊逸的男子更是隨意的掃視了一眼王座之上的蘇晚夏,低語一聲,語氣頗為不屑。

“大膽!!”

“...放肆!!”

聞言,幾名魔族侍衛當即便是一聲暴喝,其眸中更是湧動著滔天怒火,幾欲動手!

"你........”

見此,那青袍男子也是眸光一冷,竟是還欲繼續喝罵,但卻是被他身前的一位老者伸手阻止。

"柳公子,此地並非九霄皇朝........還是低調些為好。"

“並且,若是壞了男侯姥的計劃......可就不好了......”

那老者笑道,語氣頗為溫和。

“哼!”

那男子聞言,臉色稍稍一變,隨即便是不甘地重重冷哼一聲,最終也冇有再做出什麼舉動。

而那魔殿上方的蘇晚夏,則是將這一幕儘收眼底,眸中的冰冷愈發濃鬱,令人心驚。

“見過不死魔主大人,我等乃是.......”

見狀,那老者便是拱手一禮,不卑不亢的開口說道。

“轟!!”

然而,他還未曾說完,就見蘇晚夏屈指一彈,一股無形的恐怖力量隨著暴湧,轟擊而去!

"噗嗤!!"

刹那間,那老者的身軀便是瞬間炸裂開來,化為一蓬血雨濺射開來,場景異常慘烈!

“你.....你殺了他?!”

“你可知道,我們乃是.......”

“嘭!!”

那青年目眥欲裂,剛準備說什麼,卻又見蘇晚夏再次屈指一點.......其身形亦是瞬間爆裂而開!

".......啊啊啊!!”

僅存的幾人頓時嚇得肝膽俱顫,渾身顫抖不止,看向蘇晚夏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極致的恐懼之意。

"本魔主的耐心有限........"

"你們若是再敢廢話半句,這......便是你們的下場!”

蘇晚夏眸中殺意迸濺,聲音更是如同九幽寒潭,冷冽刺骨!

“我.....我........”

“嘭!!”

又是一朵血花飛濺開來,將整座殿宇都是染得猩紅無比!

“如果不想死,那就繼續......"

那如同惡魔般的聲音再次傳出,令得那剩下的三人麵色劇變,渾身顫抖不止........當即便是將此行的目的全盤托出。

“男血龍侯麼?”

良久,聽聞這三人的講述,蘇晚夏躺落於王座之上,眉頭微皺。

男血龍侯,九霄皇朝的王侯之一.........此番,竟是想讓自己主動獻上這曾屬於赤霄帝國的全部疆域,以換取他那可笑的庇護。

“嗬........”

蘇晚夏嗤笑一聲,對於那男血龍侯的愚蠢以及貪婪,感到極為的不屑,可笑!

一個區區九霄皇朝的男王侯,也敢妄圖染指屬於她的東西?!

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無論是誰,隻要敢覬覦上她蘇晚夏的東西,就必須都要付出應有的代價!

“男血龍侯,既然你已經找上門來了,那便讓本魔主來陪你好好玩玩........"

一念至此,蘇晚夏嘴角掀起一抹殘忍的弧度,眸中更是閃爍著森然的殺意。

“魔.....魔主大人,請問.......”

“嘭!嘭!”

話音未落,便又是幾道血花濺射而起,隨著蘇晚夏的五指微動,最後幾名男血龍侯所派遣的使者......也是於瞬息爆體而亡!

“傳令下去,集結魔族大軍,明日一早.......隨本魔主出征,屠滅血龍城!!”

-他很想要逃離,但是卻發現自己的雙腿似乎生了根般,難以挪動分毫!並且........望著那鋪天蓋地的魔族,他的心中也是萌生了一個念頭:逃?自己.......又能夠逃得掉嗎?!在這一瞬間,柳文心中的所有信念都是轟然倒塌,如同墜入深淵般......陷入無儘的絕望與恐懼之中......“魔主大人,此人......該如何處置?”霎時,林夢緩緩開口,眸光有些貪婪的掃視柳文,旋即望向那仍在感悟力量之中的蘇晚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