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潰敗,通神王侯

色冰寒起來,心中充滿了森然殺意!又是.........幾個天玄宗的渣滓!!“小輩,吾乃薑明,乃是天玄宗的執法長老之一。”“你的手中,為何會持有我宗長老之物?!”其中一人望向蘇晚夏,指向其手中的破幽劍,冷哼一聲,語氣中充滿了質問之意。“嗬嗬,雲長老的“破幽”出現在這小子手中,那殺害雲蘭的凶手,已經不言而喻了.....”那為首之人冷笑不已,眼眸中流露齣戲謔之色:"跪下!然後自廢修為,跟我們回到天玄宗,...-

魔族的入侵,於九霄皇朝的西南方全麵展開!

一座又一座的城池因此覆滅,無數強者奮起反抗,可最終的結局........卻是隻能淪為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死亡,恐懼與絕望的味道不斷瀰漫,籠罩整片天地,令得這偌大的九霄皇朝都是陷入了一種極端的混亂與壓抑!

鮮血.......彷彿要將整個世界都生生浸染,化作無邊的猩紅地獄。

在這場大戰之中,九霄皇朝可謂是全線潰敗,不過短短一日時間,便有著超過百座城池淪陷,無數生靈慘遭殺害,一道又一道淒厲的慘叫聲更是於那恐怖的屍山血海不斷迴盪!

很快,便是有著越來越多的強者放下了那所謂的尊嚴與驕傲,向著魔族低頭臣服.....甘願成為魔族的奴仆。

兵敗如山倒,用來形容如今的九霄皇朝......已經是再合適不過!

然而,魔族卻並冇有因此而滿足。

她們的目標,可是摧毀那九霄皇朝的皇都,真正覆滅這屹立萬載的皇朝!

這場恐怖的覆世之劫........可纔剛剛開始!

......................

“轟隆隆!!”

遮天蔽日的魔軍不斷前行,將一切阻攔的事物統統碾碎,無數強者更是被肆虐屠戮,化為漫天血雨,灑落於蒼茫大地之上。

於魔軍前進的遠方,一座巨城的輪廓緩緩顯現,巍峨壯觀,宛若一座浩瀚巨峰聳立天地之間,令人不由得震撼不已。

天臨城,九霄皇朝南方最強橫的城池,亦是皇朝第一王侯“通神侯”的主城,坐鎮著超過數千位尊境強者以及十餘尊皇主境強者,可以說.......除卻皇城之外,它便是如今九霄皇朝內最為安全,最為強橫的地域!

“吼!!”

此刻,魔軍前方無數的陰影魔物不斷咆哮著,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異常,一個個都是變得躁動不已!

“嗡嗡.......”

很快,前方的虛空便是一陣扭曲,而後.......便是一道身襲淡金色長袍的身影緩緩顯現,其身形高挑挺拔,眉宇間充斥著無儘威嚴霸道,雙眸之中閃爍著一絲令人心悸的寒光。

“不死魔帝,前方乃是本侯主城之域,實不相瞞.......本侯已經有意脫離九霄皇朝,成為一方中立勢力。”

"本侯無意與魔族為敵,還請魔帝陛下給本侯一個麵子,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通神侯獨自一人踏足虛空,望向那簇擁於黑暗之中的蘇晚夏,沉聲說道。

"臣服........或者死.........”

黑暗之中,卻是一道冰冷的聲音緩緩傳出,猶如來自九幽地獄,讓人不寒而栗。

“閣下可是未曾聽清楚?本侯已與九霄皇朝再無瓜葛.........”

通神侯眉頭一皺,便是再度開口。

“陛下的話,你難道聽不明白嗎?!卑賤的人族!”

然而,還未待那通神侯說完,白陌雨便是一聲冷喝,聲音滾滾如雷!

“你.........”

通神侯聞言,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眼神冰寒刺骨,殺機凜冽。

她可是九霄皇朝中的第一王侯,皇主境七重天的恐怖存在,即便是九霄聖皇見到她.......也要敬她三分!

而今日區區一個魔人,也竟敢對她如此不敬?!

“轟隆!!”

恐怖的威壓瀰漫而開,使得周圍的空氣都是發出陣陣爆鳴之聲。

通神侯眸中閃爍著極怒之意,望向那前方幾乎無窮無儘的魔族大軍,森然說道:

"臣服?本侯的字典裡......從來就冇有臣服二字!"

“魔人,若你們要戰,那本侯......便奉陪到底!!”

轟隆隆!!

刹那間,狂風驟起,捲動天地,掀起一股股恐怖的颶風,將那無數的魔霧吹得翻湧飄揚,發出陣陣驚悚的嘶鳴!

通神侯之側,更是有著一道道身影自天穹而下,皆是散發出滔天威勢,氣息駭人至極!

“愚昧........”

濃鬱的黑暗之中,蘇晚夏的身影緩緩顯現,恐怖的黑暗之力如同活物般在她的體表繚繞不止,將那雙猩紅的魔眸更是襯托的更加詭譎可怕!

那三千白髮狂舞,於黑暗中更是顯得異常妖冶,如同鬼魅一般,透露出一股攝人心魄的凶煞之感。

“哼!”

見到蘇晚夏的出現,通神侯冷哼一聲,其右手一招........便是有著一柄金色的長劍懸浮而出,被其握於掌中。

此乃她的本命神兵,名為神陽,其威能滔天.......隕落在此劍之下的強者,已是不計其數!

嗡嗡嗡!!

神陽劍之上,符文閃爍,綻放出耀眼奪目的璀璨金芒,直衝雲霄!

“不死魔帝,可敢.......與本侯一戰?!

通神侯一聲暴喝,劍指蘇晚夏,無儘金色符文陡然迸射而出,彷彿化為一片金色的洪流,席捲八方!

“放肆!!”

“你有何資格與陛下一戰?!”

聞言,無數魔族強者當即便是怒吼一聲,浩瀚魔氣翻湧不休,如同一條條黑龍般沖天而起,將這一片天地都是渲染得昏暗無比。

“嗬.......”

而蘇晚夏,卻是戲謔般的一笑,望著那虛空之中的通神侯,眸中的寒芒一閃而逝。

“可笑的舉動,不過.......”

“既然你如此渴望死亡的降臨,那本帝.......便成全你!”

“轟轟!!”

霎時,蘇晚夏一步踏空,其身形瞬息閃爍千裡之外,與那通神侯隔空對峙,無儘的魔氣更是如同潮水般瘋狂翻騰,淹冇一切!

“狂妄!”

通神侯見狀,則是眸光一寒,渾身神輝爆閃,宛若烈日般照亮天地。

那一道道金光更是如同萬千利刃般,撕裂長空,狠狠刺穿虛空,將那黑暗的虛空撕扯得支離破碎!

-骨!“我.....我........”“嘭!!”又是一朵血花飛濺開來,將整座殿宇都是染得猩紅無比!“如果不想死,那就繼續......"那如同惡魔般的聲音再次傳出,令得那剩下的三人麵色劇變,渾身顫抖不止........當即便是將此行的目的全盤托出。“男血龍侯麼?”良久,聽聞這三人的講述,蘇晚夏躺落於王座之上,眉頭微皺。男血龍侯,九霄皇朝的王侯之一.........此番,竟是想讓自己主動獻上這曾屬於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