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劫魔焱,滅亡歸途

螻蟻般輕鬆。【叮!突破任務已完成,宿主是否立刻突破至神府境?】【叮!獲得獎勵:魔帝戮天經二層,天心魔種!】“突破。”冇有絲毫猶豫,蘇晚夏當即便是選擇了突破,進入神府境!"嗡嗡!!"霎時,方圓百裡之內的靈氣都是瘋狂的朝著蘇晚夏體內灌注而去,朝著蘇晚夏的身體內湧去,化作一縷縷黑暗真元!"轟轟轟!"蘇晚夏的靈海之上,一方通體幽暗的神府驀然出現,彷彿有著一道道的雷霆咆哮而起,在蘇晚夏的體內肆虐!“轟隆!”...-

“該死.......”

徐山海身形暴退千丈,望向那已然完全破滅的護宗大陣,瞬間雙目通紅,殺意沖霄!

"發生了什麼?!”

“咻咻......”

與此同時,**神宗深處,數道氣息強橫的身影也是紛紛破空而出,大陣的破碎,令得她們也是從閉關中猛然醒轉過來!

"魔人?”

“徐山海!如今究竟是什麼情況?!”

其中一名麵容粗狂的老者暴喝一聲,渾濁的目光亦是死死的盯著遠方那如黑霧翻滾的魔族大軍!

她名肖天斬,乃是這**神宗的太上長老之一,修為已達皇主巔峰.......更是已經隱隱感悟到了一絲法則的力量。

徐山海麵容鐵青,咬牙切齒道:

"肖老,這群魔人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瘋子........小心!!”

“轟!!”

霎時,還未待肖天斬等人反應過來,卻又是見那無數魔族發動攻擊,鋪天蓋地的黑暗之力,更是猶如汪洋般席捲而下!

"放肆!!”

肖天斬怒喝一聲,周身散發出一層金光,其身後更是有著龍象虛影顯現而出,雙足踏地,整個人更是如同炮彈般衝向那無邊的黑暗之中。

"嘭!!”

一拳轟出,那浩瀚的拳印竟是直接將成千上萬的魔族生生震碎,化作漫天血肉!

她修煉的乃是上古秘法《龍象鎮獄功》的殘篇,其體內擁有著十方太古龍象之力,一舉一動,皆擁有著無窮偉力!

“該死的魔人,這裡.......不是你們能夠撒野的地方!!”

“轟隆!!”

一道道驚雷炸響,肖天斬力通八荒,竟是以一人之力阻擋那黑暗狂潮..........她麵色冷峻,渾身瀰漫出無儘金光,那原本就極具威勢的氣勢,此刻更是強盛幾分,宛如一尊神祇降臨,所過之處,所有魔族皆是被生生震爆!

"肖老的實力........果然是名不虛傳......”

古雲軒見此,亦是為之震撼,這等實力......即便是在整個蒼龍皇朝,都絕對算得上是頂尖存在!

“桀桀.....不錯的實力........"

“可惜........”

“你們的命運,早已註定......"

霎時,蒼穹之上的無數魔族紛紛退至兩側,魔厄那森冷的聲音亦是緩緩傳蕩而下,她眸中閃爍著一絲嗜血的寒芒,嘴角更是掀起一抹猙獰笑意。

“轟隆!!”

恐怖的魔威如同洪流一般席捲而下,令得那蒼穹都仿若要為此坍塌!

“吼!!”

一尊偉岸的魔影亦是顯現於虛空之上,仰天咆哮,那魔眸之中........更是有著無儘魔焰燃燒而起!

此刻,魔厄彷彿是化作了一尊太古真魔,那浩瀚魔威如同風暴般席捲天地,令得下方的古雲軒等人都是忍不住麵色駭然,身軀顫抖!

繼白陌雨之後,她已是成為了第二位真魔的傳承者,實力已是恐怖至極,比起白陌雨來......更已是絲毫不差!

而那傳承真魔的名諱,則為.........

淵厄劫魔!!

“儘情掙紮吧,這將會是你們最後的機會!哈哈哈......”

魔厄麵若癲狂,仰天狂笑而起,其右掌揮動間.......便是有著無儘的漆黑魔焰席捲而下,瞬息籠罩下方的整座**神宗!

“你........”

肖天斬目眥欲裂,湧動那十方龍象之力,竟是選擇硬撼那黑暗魔焰.........以保護全宗的安危!

"轟隆!!”

“.....呃啊啊啊!!”

那漆黑魔焰的威能,實在是太過可怕,僅僅隻是接觸一瞬,肖天斬的身軀便如同炮彈般倒射而去,渾身浴血......其身軀之上更是沾染了些許黑炎,不斷的劇烈哀嚎!

“轟!”

失去了外力的阻擋,漫天的黑炎便是如同火山爆發般,瘋狂肆虐而下,瞬間將整座**神宗覆蓋!

“殿下.......快退!!”

古雲軒身側的幾名護道者見此,皆是麵露驚駭的暴喝一聲,連忙是將其推離而去,自己卻是拚死抵禦!

“轟隆隆!!”

無儘的黑炎轟然落下,瞬間便是將整座**神宗化作死亡的煉獄,無數建築崩潰,大批弟子被焚殺當場,即便是少數的倖存之人........也是被大量的殘炎生生焚燒殆儘!

"......啊啊啊!!”

古雲軒劇烈的慘叫著,那數名護道者此刻已是化作幾灘血肉模糊的屍骸,以生命的代價,為她換取了一絲喘息的時間!

可即便如此,她如今的狀態也是極度糟糕,那黑炎的灼燒之痛,幾乎讓他無法承受,渾身筋骨寸寸斷裂,鮮血淋漓,那張飄逸的臉龐亦是因為疼痛而扭曲到了極點。

另一邊,那徐山海更是已經被焚燒得隻剩下了一顆頭顱........焦黑的雙眸中彷彿還殘留著臨死之前的最後一絲恐懼,以及一抹深深的悔恨之色!

“桀桀桀........”

“本殿主這厄劫魔焱的滋味,如何?!”

虛空之上,魔厄一臉猙獰......望著那下方那淒厲嘶吼的無數人族,心中更是充斥著極度的快感!

膽敢侮辱魔朝?!

這..........便是你們的下場!

“清掃此地,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活物!”

魔厄眼中泛著一絲嗜血的寒芒,冷酷的聲音從喉嚨中擠出,頓時,那厄劫魔焱更加凶猛,瘋狂的吞噬著這片大地上所有的生靈!

一時間,那淒厲的慘叫之聲更是此起彼伏,於虛空之上都是久久迴盪..........

“是!”

無數魔族亦是發出狂熱的嘶吼之聲,一個個都是衝下蒼穹,開始屠戮著一切的倖存之輩!

“慢.....慢著!!”

霎時,那古雲軒手持一塊玉牌,向著無數魔族大吼一聲,焦黑的臉龐之上卻儘是恐懼與絕望之色。

“我.....我是.......”

“噗嗤!!”

血肉被撕裂的聲音響徹,那古雲軒僅僅隻是剛剛開口,便是被一名魔族強者一劍梟首,而後.......更是將其頭顱生生碾碎,鮮紅的血液四濺開來,令得周邊的大量魔族皆是興奮的發出陣陣咆哮!

**神宗,這方傳承萬載的古老宗派...........亦是就此,走向了最終的滅亡!

-地上。蘇晚夏抬起頭,盯著武天行,聲音冰冷:"為什麼......我明明放過了你,你卻偏偏要找死呢?"“嘩啦.....”一陣狂風呼嘯,將蘇晚夏的黑袍吹拂而起,那一頭蒼白的長髮,隨風飄揚,宛若惡魔般邪惡!“果然......你們這些卑微的蟲子,都擁有著相同的本質......”“真是令人噁心.....令人厭惡至極......."“咻!”霎時,蘇晚夏的身形瞬息消失於眾人的視線之中,化為一道漆黑之芒,朝著武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