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怒

..啊啊!!""......救命,救命!!”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在這一刻,天涯城中再無一人敢與之爭鋒!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數以百計的生靈葬身於此,血腥之氣瀰漫,宛若修羅地獄!蘇晚夏手中的破幽劍,綻放出恐怖的黑芒,宛若死神降臨,收割著一條條性命!僅僅一炷香的功夫,整個天涯城,便彷彿化作了一座死亡的深淵!天涯城中的所有強者,也全部都被蘇晚夏誅殺一空,一個不留!“......哈哈,哈哈哈!”蘇晚夏...-

次日,帝冥魔都。

“陛下,屬下已不負您所托,將那**神宗夷為平地......讓那些卑賤螻蟻們知曉,我魔朝的威嚴!"

大殿之中,魔厄跪伏而下,恭敬稟告。

“很好。”

幽暗的帝座之上,蘇晚夏緩緩開口,那雙猩紅的魔眸之中卻是閃爍著陰沉與冰冷的光澤,令人為之心悸。

"不過,這**神宗的覆滅對於我魔朝而言.......可僅僅隻是一個開始罷了,接下來.......”

她眸中湧動著無儘森然,緩緩抬起手指,輕輕敲擊在那帝座的扶手之上。

咚....咚....咚.....咚.....

每一下敲擊,都彷彿帶著某種詭異的節奏,令得大殿之中彷彿都是有著一股無形的壓迫蔓延,讓人難以喘息!

蘇晚夏嘴角緩緩的勾勒起一絲弧度,看似溫和的笑容,卻彷彿充斥著令人心寒的冰涼!

“便從那蒼龍皇朝開始吧,本帝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轟隆!”

然而........

就在這時,不待蘇晚夏的話音落下,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卻是陡然於蒼穹之上炸響,令得整個帝宮都為之微微顫動!

“不死魔帝,你越界了.......”

蒼勁有力的聲音響徹而起,其中更是夾帶著一絲怒意,彷彿蘊含著一種莫名的波動,讓人心神俱震!

“嗡嗡......”

旋即,三道身影便是於虛空顯現,皆是身襲一身白袍,浩瀚的威壓如同潮水般擴散開來,瀰漫天際。

“放肆!是誰......膽敢在我魔都撒野!”

霎時,伴隨著數道暴喝聲,大量的魔族強者亦是沖天而起,望著那三道踏足虛空的身影,眸中皆是瀰漫著一種滔天的怒火。

帝冥魔都,乃是整個葬天魔朝的核心之域.........又豈容她人撒野?!

“嗡嗡......”

蘇晚夏等人的身形亦是顯現於虛空之中,此刻她的臉上......已是冇有了半分笑意,取而代之的,乃是無儘的冰冷,陰沉、暴戾以及殺意!

又是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哢嚓.....哢嚓....”

驀地,那恐怖的威壓更是如同風暴般席捲而出,一瞬之間.......蒼穹與大地都彷彿是下沉了數分,周邊的空間更是如蛛網般密佈起無數裂縫!

“魔帝,今日老朽三人乃是代表著四大聖地的意誌而來!

因你等覆滅**神宗的舉動,如今各大聖主已經做出了最終的決定,若你願意歸順聖地,那麼我們還可以考慮饒恕你等的罪孽,否則........”

感受到這種浩瀚的可怕威壓,一名白髮老者亦是緩緩開口,語氣淡漠,卻透露出一種毋庸置疑的味道!

她頓了頓,而後便是再度開口:

"若爾等繼續執迷不悟,那麼........這所謂的魔朝,便隻能夠化作曆史!"

冷漠的聲音傳遞而出,直刺眾多魔族的耳膜,更是令得她們臉色瞬間變得陰寒無比!

臣服?!

魔族的字典裡麵,可根本就冇有這臣服二字!!

什麼狗屁聖地,在魔帝陛下的麵前.......根本就是隻是一群卑劣的螻蟻罷了!

此刻,魔族的強者們皆是目露殺機,身軀上散發出無儘的煞氣,若非是蘇晚夏還未發話,隻怕是早已動手!

“.........說完了嗎?”

半晌,蘇晚夏那極致冰寒的聲音方纔自虛空之中傳盪開來,聽得那白髮老者眉頭緊皺,隱約間竟是察覺到一絲忌憚。

她名薑尋,乃是天瀾聖地的長老之一,其實力更是達到至尊境一重,於玄州之中.........已是那近乎傳說般的恐怖存在!

而在這葬天魔朝之中,她根本就未曾感受到任何至尊境強者的氣息!

可為何........在當麵對這魔帝之時,卻是會有一種莫名的壓抑?

就憑,這樣一個不入至尊的小輩?!

薑尋不屑的搖了搖頭,區區一個皇主境的魔人,就算是再怎麼強大.........也休想在一位真正的至尊強者麵前造次!

自己,必然是有些多慮了.........

心底如此想著,薑尋亦是再度開口,聲音變得愈加冷冽:

"老朽.........”

然而,就在這時......

蘇晚夏的身形卻是如同鬼魅般突兀消失,下一刻......

“嘭!!”

那薑尋竟是如同炮彈般倒飛而去,渾身的骨骼儘數崩塌,血肉模糊,其臉龐更已是被生生撕裂開來.........宛如那地獄中的惡鬼般,極為猙獰,觸目驚心!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是太快了,眾人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那薑尋便是已是身受重創.......瀕臨隕落!

“......聖地?”

“哢嚓.....哢嚓....”

蘇晚夏踩踏於薑尋的後背之上,恐怖的力量落下,令得其骨骼都是寸寸碎裂,體內的經脈更是根根斷絕開來!

“......啊啊啊!!”

薑尋慘嚎連連,淒厲無比,在那極致的痛苦之下.......她的靈魂都幾乎要徹底崩潰!

“薑長老!!”

“薑長老!”

兩道暴喝聲響徹,跟隨薑尋而來的二名聖地強者見此,也是紛紛暴掠而出,眸中滿是怒火。

然而.........

接下來的一幕,卻是令得那二人心臟驟然收縮,瞳孔劇烈收縮!

隻見,蘇晚夏一把抓住薑尋的後頸,而後.........

“哢嚓.....哢嚓......”

“.......啊啊啊!!!”

伴隨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撕裂之聲,蘇晚夏竟是直接將其脊柱生生抽離,隨手丟棄!

而她,亦是於此刻緩緩開口,語氣森然,宛若九幽閻羅:

"你們的末日.......即將來臨........"

-哼!”丹玄子一聲冷哼,語氣中帶著一抹怒氣:"為何要滅那蘇家?!一方小城的世家與我天玄宗有何交集,為何你卻要滅她滿門!"“...........”此刻,炎辰聽到丹玄子的質問,亦是臉色微微一僵,有些難堪。“是我請求師尊滅了蘇家,蘇家的那個賤人竟敢忤逆於我......我一時憤怒,便請求師尊滅了那蘇家!"這時,一位麵容清秀、身材修長、眉宇間有幾分傲然之色的男青年走進大殿,開口解釋道。“嗬嗬......你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