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劍影,一拳碾滅

神殿若隱若現,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動。蘇晚夏立於魔山之巔,眸中充滿了嗜血的寒芒,其聲音響徹蒼穹:"吾不死魔主,今日創立葬天魔殿.......限赤霄帝國所有勢力於三日之內臣服於本魔主,否則........"“死!"一聲咆哮,震懾萬裡山河,令得眾生心顫!無數強者皆是心神劇震,駭然抬頭朝著蒼穹望去,卻是能夠隱隱看見一座遮蔽蒼穹的巨型魔山屹立,散發出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葬天魔殿?!一時間,整個赤霄帝國上...-

“轟!!”

雲晴目中寒芒一閃,其身軀之後.......竟是有著一片浩瀚的星河異象顯現,她右手一握,於無儘星光的凝聚之下,更是有著一柄略微虛幻,卻又帶著無儘浩然之勢的星辰長劍浮現!

“嗡嗡.......”

一時間,那可怕的神性氣息,皆是令得無數魔族感到極其的煩躁不安,六大殿主更是麵露無儘殺意,身上的魔紋閃爍而起,如同有著無儘魔龍咆哮一般,令得周圍虛空都是劇烈扭曲起來!

雲晴一步踏出,那宏偉的星河異象當中,更彷彿有著一尊無儘偉岸的天神踏步走出!

天地色變,風起雲湧!

她手持星辰長劍遙指著蘇晚夏,以及下方百億的魔族大軍,神色平靜而傲然,宛若君臨九天的絕世仙王!

“很好.......”

蘇晚夏目光冰冷,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弧度,不知為何........感受到此人的氣息,竟是令得她體內的帝魔之血開始沸騰,彷彿是遇上了某種宿敵般。

“全軍.......退至萬裡之外,本帝會親手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生生碾碎!”

她抬起手來,示意魔軍暫時撤離至後方,那冥血魔劍更是顯現於手中........沾染著縷縷魔焰,更是散發著一股無窮煞氣!

“你身上的氣息,可真是令本帝感到厭惡至極........是誰的傳承,讓你有了這樣的底氣?”

蘇晚夏一步破碎空間而行,於那雲霄對峙而立,她輕笑一聲,猩紅的魔眸中更是迸射出一抹濃鬱到極致的殺意,彷彿要將對方生生撕裂開來!

"哼!”

聞言,那雲晴卻是冷哼一聲,視若無睹,她手掌猛然握住劍柄,霎時間........諸天星辰都彷彿為之牽引,神秘而繁瑣的符文於虛空之上浮現,瀰漫著驚天的氣機,令得鬆鶴宮的眾人皆是心悸無比,渾身汗毛倒豎!

此刻雲晴的氣息,已是到達了一個讓她們根本就無法想象的程度!

"極星......滅世......."

雲晴低喝一聲,一劍揮動,其體內的那一絲星神之力都是在此刻被徹底啟用,彷彿是一道星河翻湧,攜著那無可匹敵之威!

“轟!!”

一劍出,天昏地暗,虛空破碎,天地之間........唯有那一片璀璨無窮的星河!

即便是百萬裡之外,都是清晰可見那一道化作星河般的劍影,宛若是能夠將這一方世界毀滅,將一切生命都全部葬送!

"去死吧!"

雲晴雙目冰冷,如同那屹立於星河之中的巨神,身周無窮星光繚繞,如同十方大日般耀眼奪目!

“轟!!”

劍鋒呼嘯,劃破蒼穹,那一道星河劍影更是以驚人的速度朝著蘇晚夏暴掠而去,所過之處,空間都是寸寸崩裂,化為齏粉!

而麵對那可怕的劍光,蘇晚夏卻是一臉冷漠,她雙手負背,站在那一片星河劍影的麵前,身軀巍峨挺拔,如山嶽般不可撼動!

“吼!!”

那一刻,蘇晚夏的身後.....彷彿有著萬千真魔之影顯現,如同一座座巨型山巒般矗立,仰天怒吼,幾乎是要令得乾坤顛覆,萬物沉淪!

"滅........"

那猩紅的魔瞳中無儘魔紋顯現,亦是化作那葬世之瞳,從嘴中吐出一個冰冷到令人心悸的音節。

“轟!!!”

一瞬之間,天塌地陷,日月無光,無數的虛空炸裂開來,如同那天災降臨,可怕到了極點!

於蘇晚夏一擊之下,那浩瀚的星河劍影竟是頃刻間化作無形!

“轟隆!!”

無儘風暴肆虐,天空都是被生生撕裂,露出了漆黑的虛空裂縫!

“嘭!”

漫天的黑暗之中,蘇晚夏的身影亦是再度顯現,其身上未曾有著任何傷勢顯現,那浩瀚恐怖的魔威如同潮水般洶湧澎湃,令得遠方那些鬆鶴宮的弟子都是忍不住想要跪伏在地,心神戰栗!

“...............”

雲晴臉色煞白,以她如今的力量........施展那一式極星之劍,已是幾乎將體內那一絲星神之力耗儘,可即便是這恐怖滔天的一擊.......竟還是無法將其斬殺?!

“帝摩大人.......帝摩大人.......”

一時間,她也是心中大亂,不斷呼喚著那存在於她體內的帝摩星神殘魂,希冀藉助星神的力量.......將那些魔人直接鎮殺於此!

但.........

無論她是如何呼喚,那帝摩星神都是冇有做出任何的迴應,反而是讓雲晴心底陡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兆,讓她心中愈加慌亂起來!

“怎麼?為何不繼續使用那等力量?”

望著那臉色稍顯慌亂的雲晴,蘇晚夏不由得冷笑連連,看向後者的目光,更彷彿看向一個死人!

“你........”

“轟!!”

霎時,蘇晚夏已是身形瞬間閃爍,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雲晴身旁,右拳緊握,毫不留情,直接轟砸在了其腹部!

“噗嗤!!”

雲晴口噴鮮血,身軀如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狠狠撞擊在遠方的一座大山之上,令其整個山峰都是轟塌,塵埃滾滾!

如今蘇晚夏的力量,又豈止數百億斤?!

簡直就像是萬座巨嶽自蒼穹落下,那種磅礴浩瀚的恐怖力量,瞬間便是令得雲晴身受重創,渾身骨骼崩潰,五臟六腑都是生生被震碎,整個人如同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口鼻溢血,氣息萎靡!

“咳咳.......”

雲晴艱難地掙紮而起,若非她如今的修為已是到達了至尊之境,隻怕早就被蘇晚夏一拳轟碎.......屍骨無存!

“當真以為........你就是她們的救世主?”

“....啊啊啊!!”

蘇晚夏一腳將那雲晴的右手碾碎,俯瞰著這個在自己腳底下苟延殘喘的傢夥,嘴角噙起一抹殘忍的笑容:

"你體內的傢夥.......為何還不曾出現,莫非.......她已經放棄了嗎?"

"...哢嚓.....”

“....呃啊啊啊!!”

說著,蘇晚夏又是將其另一條胳膊碾碎,劇烈的疼痛幾乎讓雲晴失去了理智,淒厲慘叫連綿不絕!

-的怨毒之色!此人的實力,遠超他此前的預料!如此可怕的魔人,絕對不能夠留在世間!並且,若是能夠得到那雙眸子.......自己的實力,必定會得到一個暴漲!屆時......他於皇朝之中的排名,也能夠有所提升!一時間,血龍侯腦海中思緒萬千,目光閃爍不定......似乎在盤算著什麼。“真是無趣......”這時,蘇晚夏也是輕歎一口氣,搖了搖頭,似乎覺得頗為失望。“隻差一點,這四個廢物便會徹底淪為本魔主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