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變

乎眨眼即至!見到三人身上那個醒目的標誌,蘇晚夏又是臉色冰寒起來,心中充滿了森然殺意!又是.........幾個天玄宗的渣滓!!“小輩,吾乃薑明,乃是天玄宗的執法長老之一。”“你的手中,為何會持有我宗長老之物?!”其中一人望向蘇晚夏,指向其手中的破幽劍,冷哼一聲,語氣中充滿了質問之意。“嗬嗬,雲長老的“破幽”出現在這小子手中,那殺害雲蘭的凶手,已經不言而喻了.....”那為首之人冷笑不已,眼眸中流露...-

“砰!”

聞言,蘇晚夏便是將一枚乾坤戒放置於桌麵,淡淡地道:

"這裡麵有九萬八千枚下品靈石,三百餘枚一品丹藥,二品與三品丹藥各二十餘枚。”

“.......哦?”

武天行微眯著雙眼,目中精芒乍現,將那枚乾坤戒拿起,隨意檢視了幾下,便放置在桌上,嘴角勾勒出一抹略帶驚訝的笑容,讚歎道:

"姑娘可真是財力雄厚!”

話音落下,他便是緩緩拿出一枚玉簡,遞給了蘇晚夏:

"此乃地階下品武技,《九霄劍訣》,其威能恐怖......不過其要求也是頗為苛刻,需要達到神府境修為,方可修煉。"

武天行言語之間,頗有幾分自豪。

地階武技,那可是能夠引起腥風血雨的存在,其價值,自然是非凡無比。

“你想要什麼?”

見此,蘇晚夏亦是麵露一絲似笑非笑之意,直截了當地問道。

地階武技,不可能是區區十萬靈石可以換到的,蘇晚夏心中有數,對方的目的,顯然不止如此。

果然!

這時,武天行的嘴角突然翹起一抹詭異弧度,目光灼灼地盯著蘇晚夏:

"姑娘果然聰明,那我便也不拐彎抹角了,希望姑娘能夠答應鄙人的請求,加入我神韻閣。"

"加入神韻閣?"

蘇晚夏眉毛微挑,似乎有些意外。

"不錯。"

武天行點頭一笑,繼續說道:

"姑娘如此年紀便已經達到神府境,實乃天縱之姿,加入我們神韻閣後,必定會受到神韻閣的大力栽培,將來前途無量。"

武天行的聲音,充滿蠱惑,令人怦然心動。

而蘇晚夏則是嘴唇微抿,目光深邃,並未說話。

半晌,她將那枚乾坤戒收好,隨即抬頭看向武天行,神色有些冷漠地說道:

"抱歉,恕難從命。"

聞言,武天行當即便是眼睛微眯,目光陡然冷了下來:

"怎麼,難道姑娘覺得我給你的條件不夠優越?還是覺得神韻閣不配讓姑娘屈居?"

武天行的語氣,充滿了一股濃鬱的傲慢,令人極其不舒服。

從來冇有人膽敢拒絕神韻閣,這是對神韻閣的藐視!

蘇晚夏看了武天行一眼,目光森然而冰冷,猩紅的眸子微微閃爍,其淡漠的聲音便是響徹而起:

"若再多一言,便殺了你....”

武天行眼睛猛然一縮,心中竟是在此刻生出一種莫名的危險感。

他武天行是何等存在?

半步天人境的強者,神韻閣七十二大閣主之一,地位尊崇,權勢滔天,跺跺腳,都要令得整個天涯城顫抖!

而此時,他竟是不敢多言一分.....隻能望著蘇晚夏的身形愈發遠去。

“呼.......”

良久,武天行終於是從這種狀態中,脫離出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目光閃爍,陷入沉思。

那少女,究竟是何人?!

他的心中,升起一縷警惕,隱隱感覺到,自己彷彿惹到了一個巨大的麻煩!

“周老。”

武天行將心中的疑惑壓製,看向門口處,沉聲喊了一句。

"閣主。"

一名眸光陰翳的白鬍須老者,身軀挺拔,麵若刀削斧鑿般棱角分明,聲音沙啞。

“盯著那個丫頭,有任何情況立刻通知我。"

武天行目光陰冷,語氣低沉,透出一抹寒意。

說完,他便是拿出一道傳音令符.....說道:

“陸長老,我好像......尋到了你們天玄宗的仇人。”

“嗡嗡....”

話音落下,那傳音符便是化作光點消散開來,將其傳遞至遠方。

而武天行的眼中,也是浮現出一抹冷冽之色,眸中閃爍著陰毒凶狠之光:

“拒絕神韻閣?”

"嗬嗬.......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能夠從這天涯城中逃脫。"

..................

“為何不殺了他?!”

“你可是真正的魔,何必要與這些低賤的凡人混在一起?!”

“那個卑賤的螻蟻,他有什麼資格與你交談?!”

“屠滅這座城池,將眼前的人類通通殺儘!!”

離開了神韻閣,蘇晚夏的腦海中便是彷彿響起了數道憤怒的咆哮聲。

那代表著她的某種**,是其心中真正的魔性。

蘇晚夏早已經捨棄其人類的身份,如今....她乃是一尊真正的魔,隻有殺戮與鮮血,才能令她感到至高的愉悅。

“不,我不能......他與我無冤無仇,我不能如此。”

“懦夫!看看這座城中的人類.......他們並非你的同類,他們隻是你的食物!”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若你想要複仇,就必須殺光這些卑劣的螻蟻,才能獲得真正的魔神之力!”

蘇晚夏頭痛欲裂,兩種不同的思維,在瘋狂地爭鬥,使得她的心神變得愈發混亂。

她終究隻是少女心性,雖然經曆了無儘的痛苦......但仍對這個世界抱有一絲希冀。

她的內心深處,還是不願殺戮任何的無辜之人,但其隱藏的那份魔性......卻是不斷的影響著她的心智,使得她越來越偏激。

蘇晚夏緊緊握住母親所留下的那枚玉佩,其眸中也是逐漸恢複清明。

“我是人,亦是魔,終究需要最後一分底線....”

蘇晚夏閉上雙眸,默唸著,將那份暴戾的殺戮**壓製下來。

“嗯?”

突兀的,於她的靈魂感知範圍,竟是驀然察覺到數股強大的氣息,正快速朝著此地飛掠而來!

-的魔眸掃視而下,令得眾生皆是心神顫栗,生出一種跪伏的念頭!"呃啊啊啊!!”陸鴻軒的慘叫聲響徹於天際,即便是天衍劍訣也是無法阻擋那恐怖的寂滅之雷,當即潰敗,其半個身子直接炸裂開來,鮮血飛濺!她連連後退,臉色蒼白無比,目眥欲裂,看著蘇晚夏,眼底充斥著無儘的怨毒與憤懣之色。她竟然........敗在了一個神府境的螻蟻手中?!“本座不甘......本座!!”“嘭!!”霎時,那虛幻的魔神之影狠狠一掌拍下,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