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臣服,玄州主宰

有救了....我們有救了!”“男侯姥萬歲!血龍將大人萬歲!”這一刻,整座城池的人們皆是激動莫名,望著那四尊如同天神般的身影,其心中的恐懼與絕望,皆是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無儘的希冀與激動!那可是血龍將!男血龍侯麾下的四方絕世強者,修為達到帝尊境的恐怖存在!此刻,更是四大血龍將彙聚於此,足以證明男侯姥對此的重視!"男侯姥萬歲!!""男侯姥萬歲!!"城牆上,無數血鎧軍士看到這一幕,更是激動得熱淚盈眶...-

隨著這場大戰的落幕,短短一日之間,魔族便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徹底屠滅了三大聖地,將其化作曆史的塵埃!

黑暗的風暴,已然蔓延至整個玄州,無數人為之恐懼,為之顫栗,為之絕望。

一時之間,無數勢力都是主動臣服於魔族的麾下,甘願化作魔族的一員,不敢有絲毫忤逆!

這,正是如今的大勢所趨!

魔族,已然真正成為了這片天地間的主宰,無可撼動,無可匹敵!

即便有著極少數奮力反抗者,但卻也隻是螳臂擋車,自尋死路罷了。

一切,都已是塵埃落定...

......

.................................

數日後,帝冥魔都。

“蒼龍皇朝古墨雲,叩見魔帝陛下!”

宏偉磅礴的大殿之中,蒼龍帝君赤著上身,揹負數條漆黑的荊棘鎖鏈,鋒銳的鎖鏈將其後背都是勒出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她恭敬的跪伏於地,眼中滿是敬畏,額頭上更是佈滿了汗珠,看起來異常的狼狽。

“天龍皇朝男帝龍清芝,拜見......魔帝大人......”

一旁,一位身著赤金長袍,容貌絕美,氣質高貴的男子也是躬身行禮,他頓了頓.......似乎仍是不願尊眼前的魔帝為“陛下”之名。

魔族嗜血,無儘殘暴......而於魔朝統治之下的玄州,未來的命運將會如何,任誰都是難以預料。

而他天龍皇朝,從始至終都未曾與魔族結怨,他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將自己的皇朝拱手相讓,也從未想過要臣服於魔族的腳下........

他不甘,不願,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因為他很清楚,反抗的代價.......將會是無儘的生靈塗炭!

“嘭!”

而這時,卻是身軀一陣劇痛襲來,將龍清芝的思維直接打斷!

“再有不敬,就地格殺!”

一道冷喝聲更是響徹而起,令得後方一眾臣服之人都是心神巨顫,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嗯哼.......”

龍清芝低吟出聲,身軀都是微微弓起,彷彿是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他望向眼前那高大的黑影,心中卻是充斥著一抹悲涼與怨毒。

"記住你們的身份!"

黑影轉身,其身份赫然是那第五殿主焚隕,此刻的她,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殺意,宛若一尊來自煉獄中的惡魔!

"你們隻是一群卑賤的罪人,陛下願意給你們一個贖罪的機會,已是你們的無上榮幸!"

焚隕盯著龍清芝,冷哼一聲,聲音中帶著一絲怒火:

"本殿主可不希望……再看到有人對陛下不敬!"

"多謝魔帝陛下.......不殺之恩!”

聞言,龍清芝也是掙紮的跪伏而下,一滴淚水更是順著那絕美的容顏上緩緩滑落,最後滴落於地。

"多謝魔帝陛下.......不殺之恩!”

大殿後方,眾人也是紛紛效仿著龍清芝的舉動,全部都是再度跪伏而下,恭敬叩首,眸光皆是充斥著恐懼與敬畏。

“退下。”

帝座之上,淡漠的聲音於此刻響起,焚隕當即恭敬俯身........而後退至大殿側方,再無半點聲息。

大殿之內,再度歸於沉寂。

所有人都是不敢抬頭望向那無上的魔帝,恨不得將自己的姿態一再壓低,唯恐做錯了什麼事情,從而招致無邊的災禍!

“天龍皇朝,男帝?”

蘇晚夏自帝座而下,緩步來到了那龍清芝的身側,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寒芒。

“陛下........”

強烈的壓迫感,令得那龍清芝幾欲窒息,他顫顫巍巍的抬起了頭顱,迎上了那雙冰冷的眸子,顫聲開口:

"懇求陛下能夠饒恕我.......”

“嘭!!”

然而,他的話尚未說完,一股無形的力量便是直接將其震飛而去,重重撞擊於大殿的石柱之上!

“噗嗤!”

龍清芝一口鮮血噴出,眼中流露出一絲駭然與惶恐之色。

“裝,繼續裝啊.....”

蘇晚夏嘴角掀起,森寒的笑意更盛,其右拳握緊,直接轟擊而出,狠狠的砸在了龍清芝的小腹上,強橫的勁道直接震碎了其丹田,將其經脈都是寸寸崩裂!

“.....啊啊!!”

龍清芝淒厲的慘叫一聲,身軀蜷縮於一塊,絕美的俊臉之上佈滿了扭曲的神色,身體抽搐,彷彿是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哈哈哈......我呸!該死的魔人,不過一群黑暗的爬蟲!你們終將遭受報應,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詛咒你們.............”

旋即,他竟是不顧一切的開始嘶吼起來,雙目通紅,充斥著無儘的瘋狂,眼中充斥著無限的憤恨.......

他不甘!他怎麼能夠甘心!!

怎麼可能甘心將自己締造的皇朝拱手相讓,甚至將自己的性命交付到魔人的手裡,他........怎能甘心?!

“將他帶下去,讓他在最後好好的‘享受’一番......”

“另外,派人屠滅天龍皇朝皇城!”

蘇晚夏冇有再繼續理會龍清芝那癲狂的嘶吼,隻是冷聲的下達著諭旨,聲音中,更是帶著一種無與倫比的霸道和冰冷。

“是!”

很快,便是有著幾名侍衛將那龍清芝架起,拖拽開來。

“放開朕,放開!”

"去死!去死啊啊........."

“砰!”

一時間,他拚命的掙紮著,發瘋般的尖叫著,然而,隨著一名侍衛的一記猛擊,便是直接陷入了昏迷,隻能任憑被拖拽而去.......

而等待著他的,將會是比死亡更加殘酷的折磨,以及.......那難以想象的無儘淩辱.......

-.......”古雲軒手中更是持著一道令符,微微閃爍間,卻是又黯滅而去!"傳令符,已經無法使用.......”她眼神一凝,在當真正麵對那恐怖滔天的魔族之時,心中竟也是升騰起一絲惶恐和無力!"殿下請放心,我**神宗的護宗大陣.........最少可以抵擋三日時間!"“相信皇朝很快便會發現魔族的入侵,派遣強者前來增援......”“轟隆隆......”然而,她話音剛落,那遮天蔽日的魔族便是猛然暴動,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