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殺天人,化身真魔

變得躁動不已!“嗡嗡.......”很快,前方的虛空便是一陣扭曲,而後.......便是一道身襲淡金色長袍的身影緩緩顯現,其身形高挑挺拔,眉宇間充斥著無儘威嚴霸道,雙眸之中閃爍著一絲令人心悸的寒光。“不死魔帝,前方乃是本侯主城之域,實不相瞞.......本侯已經有意脫離九霄皇朝,成為一方中立勢力。”"本侯無意與魔族為敵,還請魔帝陛下給本侯一個麵子,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通神侯獨...-

一念至此,武天行心中竟是感到有些隱隱後怕。

這樣的妖孽,若是再給她數百載的時間,必然將會是一尊無法估量的恐怖存在!

一時間,武天行看向蘇晚夏的目光,已經充滿了忌憚之色!

既然已經與之結仇,那今日留給此女的道路......便隻有死路可尋!

“噗!!”

一擊之下,陸鴻軒的身形暴退數步,其肩膀之上.......竟是生生洞穿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而蘇晚夏亦是不好受,其身軀已經佈滿了裂痕,皮膚外翻,露出些許白森森的骨骼!

不過.......

得益於真魔不滅體那恐怖的恢複能力,即便是這等傷勢......僅僅在十息之內,蘇晚夏便是已經恢複痊癒,看不出任何傷勢!

見此,陸鴻軒的臉色更加難看,心中對蘇晚夏的忌憚之色更濃,恨不得立刻將蘇晚夏挫骨揚灰!

"小雜碎,本座今日倒要看看你還有幾條命活!"

陸鴻軒眼中寒芒乍現,身體猛地化作一道流光,瞬間衝向蘇晚夏。

她手中持著一柄紫色玉劍,散發出萬丈神霞,一劍劈砍而下,宛若要劈破蒼穹,斬斷乾坤!

“那是.......天衍劍訣?!”

一名天玄宗的強者似乎是認識這招劍訣,頓時失聲喊道:

"天衍劍訣......此乃是天玄宗的最高秘典之一!”

“陸長老......已然真正怒了!”

一時間,眾人皆是眸光火熱,彷彿已經見到了蘇晚夏的淒慘下場!

"小畜生,去死吧!!"

陸鴻軒的眼睛通紅,殺氣沖霄。

她的一劍,蘊含著一道玄奧的劍意,宛若是有一條紫色蛟龍從天而降,朝蘇晚夏撲噬而去!

"嗡嗡........"

蘇晚夏雙眸微眯,其體內的漆黑神殿轟鳴震盪,黑霧翻騰間.....彷彿有著無儘的魔神之影顯現,一雙黑暗神瞳於虛空張開,彷彿要將這一切都吞噬殆儘!

"死!"

霎時,那魔神彷彿口吐真言.......一道貫穿天地的黑色雷霆,猛然轟落而下,與那紫色蛟龍轟然相撞!

這一刹那.....

整座天涯城都彷彿在劇烈的顫動著,無數建築物坍塌,一道道深達百丈的溝壑蔓延而出,猶如天塹般!

眾人臉色呆滯的望向蒼穹,隻見......彷彿有著一尊源自黑暗的不朽魔神屹立,其恐怖的魔眸掃視而下,令得眾生皆是心神顫栗,生出一種跪伏的念頭!

"呃啊啊啊!!”

陸鴻軒的慘叫聲響徹於天際,即便是天衍劍訣也是無法阻擋那恐怖的寂滅之雷,當即潰敗,其半個身子直接炸裂開來,鮮血飛濺!

她連連後退,臉色蒼白無比,目眥欲裂,看著蘇晚夏,眼底充斥著無儘的怨毒與憤懣之色。

她竟然........

敗在了一個神府境的螻蟻手中?!

“本座不甘......本座!!”

“嘭!!”

霎時,那虛幻的魔神之影狠狠一掌拍下,直接將陸鴻軒拍成一團血霧!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人境一重強者,修為提升至神府境七重天!】

【叮!恭喜宿主斬殺天人境一重強者,獲得10殺戮值!】

兩道係統的提示聲於蘇晚夏的腦海中響起,她的修為......亦是在這一刻瘋狂暴漲,直達神府境七重天!

那體內的至暗神殿,瞬息便是擴大了數分......彷彿蘊含著無儘的黑暗氣息,令人心悸無比!

"死....死....死......”

此刻的蘇晚夏彷彿已經失去了一切理智,那猩紅的眸子中,隻剩下了嗜血,還有殺戮的無儘**。

"桀桀桀......”

“我會殺光你們這些卑賤的生靈,哈哈哈.....死吧!死吧!!”

蘇晚夏癲狂的怪笑著,此刻.....其體內的魔性完全爆發而出,令得天涯城的所有人皆是感受到一種莫名的驚悚!

"該死,她殺了陸長老......快逃!快逃啊啊!!”

一些天玄宗強者臉上露出駭然之色,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一股寒意直衝腦門!

旋即,她便是暴喝著......直接將那禁錮空間的大陣解除,化作道道遁光,直奔城池外而去!

"想走?!"

蘇晚夏那血色的眸子閃爍,當即獰笑一聲:

"既然來了........就彆想離開!"

唰!!!

下一刻,蘇晚夏化身一道暗紅色的閃電,瞬間追趕而出,速度快至繼續!

“嘭!嘭!嘭!!”

蒼穹之上,數道血花如煙火般綻放而開,一道道慘嚎聲接連響起,瞬息化作無儘血霧瀰漫!

“是誰.....敢在我天涯城如此猖狂?!”

霎時,數道人影自城中的各處沖霄而起,向著蘇晚夏怒喝道。

“哢嚓.....哢嚓.....”

“饒命,饒啊啊!!”

此刻,武天行被蘇晚夏一巴掌拍碎其半個身子,整個人都癱瘓在地上,渾身是血,眼珠子幾乎凸出了眼眶,嘴角還有鮮血不停地湧現!

“嘭!!”

緊接著,蘇晚夏便是一腳狠狠踩踏而下,將其身子直接碾壓成肉泥!

“武閣主?!你.......”

眾多天涯城的強者睚眥欲裂,看見武天行的慘狀,一個個身軀顫抖不已。

武天行可是神韻閣的人.....此人,竟敢對神韻閣的人出手?!

“.......哈哈哈!!”

“卑賤的東西,這便是與我為敵的下場!!"

蘇晚夏仰頭長嘯,白髮狂舞,猶如一尊浴血的魔神般,令人感覺到心神戰栗!

她緩緩轉頭,森然的目光掃過天涯城的眾多強者,那陰沉而冰冷的聲音,亦是在此刻響起!

"現在.......該輪到你們了......”

-出一股滄桑、悠遠的氣息,彷彿是曆經了無儘歲月,亙古永恒,蘊含著令人心悸的力量!“神闕..........”軒轅折天輕輕地撫摸著手中的長劍,那劍身亦是微微顫動.....彷彿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歸來,歡呼雀躍!“皇朝的大劫之日,終究還是降臨了麼......”她眸光淡漠的掃視整片戰場,而後便是望向遠方的蘇晚夏,聲音冷漠如冰。“便是你,將朕締造的皇朝......逼迫至如此境地?!”聞言,蘇晚夏卻是淡漠一笑,反...